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三十六章 挽狂澜在既倒 扶大厦于将倾
    半空中。

    清羽纤纤,翩足摇摇。

    霞落凫鹥尽,日隐千山白。

    稀稀疏疏的影子坠到水面,薄晕生妍,荡开波纹,不知深浅。

    莫名的曲子随风而起,破碎凌乱。

    像是美人垂泪的玉珠,散落一地,让人神伤。

    陈岩蓦然而惊,停下身子,手中的无形剑霜白如雪,冷光织衣。

    “怎么会?”

    陈岩转过身,法目一开,日月巡视,毫光迸发于层叠空间,寻到气机。

    不是英雄白发,不是红颜迟暮,而是山势苍茫,落日余晖。

    悲凉,难言,寂寞。

    “展道渊,”

    陈岩辨明其中的变化,剑眉不由得轩起,好一会才道,“水族之人,到底用了何等法门,竟然硬生生将展道渊的境界打落?”

    本是英伟绝世之姿,凌跨众人,居于云端之上,高风绝尘。

    可是现在修为跌落,碌碌无为,普普通通。

    其中的残酷,比得上生死的大恐惧。

    “想不到水族有这样的手段。”

    陈岩神情凝重,身上法衣激荡,云图绵长,山海在列。

    他明白展道渊的实力,于是才更知道水族此手段的可怕。

    可谓是匪夷所思,旷世少见,是真真正正的杀手锏。

    到时候,自己该如何应对?

    高台上。

    上影下花,郁郁青青。

    青螺悬檐角,梵钟四下鸣。

    沙鸥脉脉起舞,春水照沙冷。

    五道光华闪烁之后,烟霞缭绕,玄音清越,盛大磅礴的气机,如万盏金灯,熠熠生辉。

    琨首先出现,只是没了以往的出尘,长眉低垂。

    其他四人相继显出身影,光暗摇曳,给人一种虚弱的味道。

    他们的气息,前所未有的暗淡。

    好一会,琨扶了扶头上的高冠,眸子一转,彻底化为金黄,他缓声道,“诸位辛苦了。”

    “大人,”

    泾河龙君抬起头,面容模糊一片,可见元气消耗何等之多,道,“镇海王拳意精神,凝若实质,凌空飞仙,天马风流,只能暂时镇压。”

    “是啊。”

    舞龙女只剩下一道影子,淡红携翠,纤弱精致,道,“不愧是被众人认为是大燕王朝有资格冲击人仙大道之人,拳意精神太过可怕。”

    琨作为众人之首,点点头,没有说话,屈指一弹。

    眼前层层空间扭曲,化为光镜,映照出景象。

    水光粼粼,石色嶙峋。

    横斜枝头左右,森森然杀机弥漫。

    镇海王整个人曲蜷如龙蛇,天门上拳意精神凝若画面,上面是细细密密的文字,不大不小,字字纯青,讲解仙凡差距,天人隔离。

    每个人看到文字,都能够生出一种说不出的出尘感,像是能够羽化飞升,满室留香。

    在地为人,入天成仙。

    他的武道意志,从来就是这么纯粹。

    少顷,黑光乍现,凝若锁链。

    自上而下垂下,每一根都似活物般张牙舞爪,扎进了镇海王的肉窍里,要汲取其精气。

    可是拳意精神太过凝练,铁板一块,即使是锁链玄妙非常,但却无法成功。

    现在锁链捆缚镇海王,将之镇压,无法伤害。

    “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龙君琨深吸一口气,目光凛然,用手敲着玉磬之声,叮当作响,道,“诸位,我们要毕其功于一役。”

    四个人点点头,神情凝重。

    他们都知道,最后一人是最硬的骨头,半步真人的厉害,没人能够忽视。

    同样的,他们等人运用神通镇压展道渊,百世侯,镇海王,付出的不小,已经不是全盛时候。

    “出手吧。”

    琨长啸一声,运转力量。

    “起。”

    泾河龙君四人全部站起,双手不断打出各种法诀,引动阵法中生生不息的凶煞之气。

    全力出手,风起云涌。

    滚滚煞云压下来,酝酿沸腾。

    磨盘再次出现,正中央五行交映,外围三十六个凶兽图案真的要活过来了,鳞鳞甲甲,摇摇动动,噼里啪啦作响。

    轰隆隆,

    磨盘落下,凶煞之气弥漫,将方圆百里化为凶狱,肆虐张扬。

    “来了。”

    陈岩负手而立,背后无形剑若光轮徐徐转动,似缓实疾,杀机内敛,他看着磨盘逼近,知道它就是让自己的三位同伴损失惨重的罪魁祸首。

    “是什么手段?”

    陈岩看着磨盘落下,将自己的眉宇照出一片乌黑,似乎有鬼哭狼嚎之音传来,天地伟力从四面八方拥挤,让人无法脱身。

    “斩。”

    陈岩哼了声,无形剑骤然化为一道剑光,冲霄而起,森森霜雪般的剑意,只是一闪,就打在磨盘上。

    下一刻,

    无形剑和磨盘碰撞,激射出难以估量的霹雳火星,绵绵长长。

    一种是携带凶煞之气,亘古存在,削人胸前三气,打落凡人,一种是有形无形,锋芒毕露,所向睥睨。

    两者碰撞,针尖对麦芒。

    龙君琨皱了皱眉头,在场的几人对视一眼,都能够感应到对方的压力。

    他们连续镇压三人后,力量减弱,再对上这个半步真人,可谓是从来未有。

    “很奇异的法宝。”

    陈岩一击无功,收回无形剑,法身一摇,诸天灵窍震荡,浩瀚的法力自其中迸射出来,化为擎天大手,上面托举日月星辰,山河大地,风云雷电,剑林佛海。

    轰隆隆,

    力量加持之下,一种横扫天下的绝世姿态跃然而出,神秘而浩瀚的磨盘居然被硬生生挡住,无法再次前进。

    所有人都低估了陈岩的法力,虽然有阵法封锁四方,气机不畅,无法恢复,但他以元气大法王之身融合五劫升天门,能够从冥冥之中抓取元气,化为法力。

    水族等人以东西南北四面阵门的优势,可以窥探陈岩神通和法宝的虚实,但他们以为可以最大可能地消耗陈岩的法力,这个算盘是真的落空了。

    而现在陈岩真的彻底爆发,以无上法力,悍然摇动阵法中枢凝练出的凶煞之宝的时候,才真正将他惊天动地的力量展露无疑。

    即使是是没有至宝级别的大哉九真天玄宫,陈岩自身的力量和战斗力,也绝对是天下巨头的层次。

    “要糟糕。”

    五人的脸色很难看,知道这次恐怕无法善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