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五十七章 从容赴死为大计(求订阅!)
    午下。

    日光晶澈,横影如枝。

    两侧偃柏,虬干老叶,斑驳的绿阴,自上而下,照在人身上,有一种压抑的阴森。

    风一吹,枝叶飒飒,隔松清音。

    五个人看到陈岩以无上法力凝成擎天大手,硬撼大阵化出的凶煞之宝,浩浩荡荡的紫气金焰,铺天盖地。

    日月星辰,山河大地,俱在其中演化。

    浩浩凶威,霸绝四方。

    他们脸色都不好看,似乎台前摇曳的松影进了心里,枝枝丫丫的让人心慌不安。

    好一会,琨摩挲着手中的拂尘,声音冷冽,道,“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龙女螓首微抬,肤如凝脂,领如蝤蛴,美眸中泛着奇异的光彩,给人一种明珠生晕的明艳,轻笑一声,道,“海之儿女,何惧生死!”

    话音一落,她抬袖,展衣,曳裙,高高抬腿,整个人如同风中的荷叶摇摆,环佩叮当的声音,汇成诗韵,是绵长欢快的曲子。

    音作曲,曲生香。

    袅袅香气,如烟似霞,弥漫上下。

    倩影在其中起舞,徘徊,转动,若隐若现,若有若无。

    时间不大,曲终人散。

    龙女已经消失不见,整个人融入到凶煞之宝的磨盘中。

    她的座位上,一滴眼泪殷红若胭脂,不染尘土。

    “哎。”

    琨叹息一声,手一招,将眼泪收起,纳入玉盒中。

    以后若有机会,或可以再次转世,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又是何等的样子。

    “水族牺牲,岂能只有一人?”

    泾河龙王扶冠出列,目光炯炯,说不出的洒脱自然。

    他看着浩森水光,霜气未满,冷冷的细芒在跃动的波涛上。

    偶尔有三五只水鸟点过,荡开涟漪晕晕。

    千顷山水,自上而下看,所为杯口,一饮而下。

    “去休。”

    泾河龙王深吸一口气,哈哈大笑,身子蓦然炸开,化为千百龙影,齐声呼啸,冲向半空中的磨盘。

    龙吟惊天,四方风云。

    生的坦荡,死的洒脱。

    唯一的眷恋,不是家族,不是儿女,而是养育自己的那一片海。

    曾记否,霜石海岸,白沙珠贝,详实安然。

    “狮子搏兔尚需全力,何况面对半步真人?”

    又一个龙族强者走出,身材颀长,俊美非凡,他长长的法衣自肋下飘动,血丹为色,金黄染音,每走一步,都有火焰升腾。

    他来到场中,整理了下身上的衣冠,神情有点落寞,有点伤感,有点不舍,但最后收敛一空,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坚决,行礼道,“我先去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琨大人和荆兄了。”

    “以后有机会,再相见。”

    他说完之后,拿出腰间悬挂的酒葫芦,拔开葫芦塞子,将美酒喝得一点不剩,浑身的精气化为一道笔直的狼烟,冲天而起,打入磨盘里。

    轰隆,

    金焰升腾,交织如花,说不出的耀眼夺目。

    “想不到。”

    琨想着刚才舍弃性命的龙族后辈,一时之间,心情复杂。

    说起来,自己这个后辈,以前根本看不上眼。

    原本在族中是数一数二的资质,却不喜欢修炼,每日饮酒作乐,喜欢美色,醉生梦死,最是愿意享受。

    好吃,懒做,怕吃苦,没上进心,不争气,等等等等,几乎是所有的坏毛病一个不少。

    要不是他真的天资过人,对这个水族大阵的理解远超同辈,说什么也不会带他出来。

    真是没想到,在紧要的关头,自己这个后辈还是能够站出来。

    “有此大义,算是我水族好男儿。”

    琨大笑一声,看着身边剩下的唯一一个,道,“我们不能辜负了他们的牺牲。”

    “嗯。”

    另一人点点头,不说话,法力激荡,打入到磨盘中。

    轰隆隆,

    半空中的磨盘再次膨胀,细密的篆文交织,字字绽放光明,讲述厄运灾难,削减气数的道理。

    三十六头凶兽花纹真的活了过来,或生有三首,或高过千丈,或头大若山岳,或身上长满龙鳞,等等等等,各有姿态。

    齐齐吼叫,声势震天。

    “这是?”

    陈岩看着自己的法力大手在凶兽撕裂下,片片崩塌,到最后,化为如环如云的元气,璀璨似锦绣,可是上面的一抹灰白,触目惊心。

    很显然,磨盘力量大增,和刚才不可同日而语。

    “他们是真拼命了。”

    陈岩感应着充塞空间内外无所不在的凶戾之气,一种上天入地的恶念,定住自己的灵台,任凭再是变化,都无济于事。

    只论诡异而杀伤力强大,这凶煞之宝,还要超过自己千辛万苦凝练出的大哉九真天玄宫。

    不愧是需要用大阵勾连才能够化形,非同一般。

    咔嚓,咔嚓,咔嚓,

    三十六头凶兽睁开眼,目中射出黑光,只是一闪,就落到陈岩身上,扎入灵窍之中,而上面的五行之轮熠熠生辉,生出莽莽大力,罩住空间。

    五行轮盘,能定人灵台,无处可躲。

    三十六凶兽,则吞噬人法力精气,削去气数。

    两者配合,无往不利。

    “这似乎是凝练出了一件无上至宝的虚影,”

    陈岩抬起头,看着磨盘上越来越清晰的花纹,不由得想起当日和大头娃娃在洞中见到的仙家之宝,其浩瀚的气息,令人影响深刻。

    “起。”

    陈岩诸般念头一闪而过,身子一摇,身上浮现出山与海,云鹤月,细纹勾织,翩翩如画,法衣由模糊到清晰。

    叮当,叮当,叮当,

    法衣出现,宝图弥漫,层层叠叠的篆文不断地生灭,细细密密,连绵不断。

    在他全力祭出下,法衣的力量越来越强。

    可是磨盘的来历非常之神秘,即使是现在只是一缕虚影,但其可怕的威势,依然无惧任何的规则,打破任何的常识,纵然宝图化成的法衣了得,依旧抵挡不了。

    见到这一幕,琨放下心来,开口道,“大势已定。”

    另一个姓荆的龙王,也长出一口气,道,“这样的话,他们三人没有白牺牲。”

    轰隆隆,

    磨盘继续往下压,发挥出的力量越来越强大,整个空间响起莫名的歌谣,似是黄昏挽歌。

    ps:上一章的章节号写错了,应该是六百五十六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