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五十八章 不是对错各有路 奉于牺牲真丈夫
    ps:周一,求下推荐票!

    半空中。

    磨盘染墨。

    煞气遥挂,悬若瀑布。

    自上而下,稀稀疏疏,垂到水面。

    倏尔海风大起,滚滚而来,暴戾如沸水出鼎,又似千百雷霆怒吼,或乌鸟凌空展翅,气象万千。

    飞龙凶兽,三十六头,姿态各异,桀骜不驯欲噬人。

    换个胆小的,别说是对抗,恐怕嗅到气机,就会灵台失守,成为行尸走肉。

    以无上大阵为根基,接引天地之间的煞气,引动莫名的恶意,从而出现的凶煞之宝的虚影,就是这么可怕。

    陈岩仰起头,目光幽深。

    他身姿挺拔,足空驾水,身上宝图所化的法衣鼓荡,层层叠叠,山和海,日与月,灵窍共振,不时发出清亮的玄音。

    细细密密的音节连绵成曲子,韵长声促,可是依然挡不住磨盘中诡异神秘力量的入侵。

    “到底是什么法宝?”

    陈岩灵台被五行轮盘定住,神魂都无法挪移,只能够硬抗,以他的见识,都不明白此宝的来历。

    咔嚓,咔嚓,咔嚓,

    这个时候,磨盘转动,发出一声声难听的声音,似乎在九天之外,又如同响在耳边。

    下一刻,

    陈岩就感应到,自己体内的法力在流失,虽然不多,但如同坚固的堤坝有了缺口,开始变得摇摇欲坠。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就是这个道理啊。

    “哪里会这么容易。”

    陈岩冷哼一声,盘膝而坐,法力如晕,水犀云拥,霜白胜雪。

    层层叠加,日月在上。

    撑空观水,星辰杳杳。

    以日月星三窍,统御诸天其他灵窍,千百元气自其中激射而出,各依规则,横生变化,凝练出一幅浩瀚的图卷。

    图卷展开。

    天青做底色,晶莹澈净。

    里面有日,有月,有星,有山,有水,有光,有磁,有雷,有电,有云,有树,有花,有鸟,有虫,有龙,有凤,蝉鸣,等等等等。

    千般岁月,万里乾坤,尽在其中。

    叮叮当当,

    不可计量的篆文在画卷中出现,幻灭,变化,衍生,诸天元气,包罗万象。

    陈岩面对前所未有的压力,居然将自身的所学融为一炉,从而凝练出一种形似法宝,又若拳意精神,或是神通的存在。

    轰隆隆,

    画卷一出,切口平滑,斩在磨盘垂下的割取之力上,就像是抽刀断水,虽然无法彻底将水斩断,但毫无疑问,可以延缓水势。

    “这个?”

    琨看到图卷横天,似有还无,郁郁青青,金灯万盏,先是一愣,随即面色变得凝重,喃喃道,“怎么这么像拳意精神,居然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血之力。”

    “气血。”

    荆姓的龙王皱了皱眉头,很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道,“这个人修炼的法身之道,圆满无暇,怎么可能有气血?”

    “我也不知道。”

    琨摇摇头,他见多识广,但也没有看过这种局面,完全弄不明白到底如何。

    小元神。

    这个境界的玄妙,难以用言语描述。

    从来不落文字,水到渠成。

    要不是陈岩机缘天降,接引了不知名世界的宝气,融入自身,鲤鱼化龙,恐怕根本没法触及到。

    “这个家伙真不安分。”

    琨看着画面变化,和磨盘的力量争锋,眉头皱成疙瘩。

    本来三人牺牲,融入磨盘,所向睥睨,镇压四方。

    可这么一来,凭空打断,就增添了不少的变数。

    变数可不是一点两点,一来他们催动大阵可是要消耗力量的,要是压不住陈岩,恐怕自己就会崩溃,二来镇海王在阵中镇压,如果不小心让他逃出,非常麻烦。

    到时候,可能就会功亏一篑。

    “大人、”

    荆姓龙王站起身,笑了笑,道,“本来我还以为有机会见到我们南海一族的兴盛,走上陆地,没想到,还是不行。”

    “这样也好。”

    荆姓龙王似乎放下了所有,一身轻松,道,“牺牲总要比见证伟大。”

    琨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这个人,是他最看好的后辈,将来有资格冲击更高的境界,可是现在为了水族大局,不得不慷慨送死。

    南海水族这么多年不断壮大,他也亲眼见到不知道多少族中的牺牲,可是每一次见到,还是有一种感动。

    没有这么多水族人的牺牲,就没有南海的一家独大,没有他们的鲜血染红,就没有整个族群对陆地常年不褪的渴望。

    “大人。”

    荆姓龙王庄重行了一礼,染红长啸一声,显出真身,乃是百丈蛟龙,携带风云,整个投入到磨盘里。

    轰隆隆,

    他的肉身炸开,化为精气符箓,粒粒饱满,蕴含着对阵法的理解,融入磨盘中,自冥冥之中,接引力量。

    琨站起身,大步在高台上来回走动。

    不紧不慢,挥袖携云。

    每一步迈出,都有一种莫名的旋律,和大阵的中枢应和。

    作为执掌大阵之人,他不可能再舍身驱阵,但总要用尽全力,不能够让自己的后辈们白白牺牲。

    轰隆隆,

    磨盘之中,五行轮盘上冒出丝丝缕缕的金芒精气,三十六头凶兽如同狂暴一般,破天大吼,吞噬的力量前所未有。

    咔嚓,咔嚓,咔嚓,

    陈岩借助小元神境界凝练出的画面在这样的力量下都开始节节崩溃,上面的日月星辰,山河大地,全部陨落,生命流失。

    “水族。”

    陈岩蓦然抬起头,看向阵法深处。

    他看到空空旷旷的高台上,寒枝横斜,上面开着霜花,有一种萧杀的气机。

    琨大袖摇摆,双鬓霜白,神情从容坚定。

    而周围的其他水族之人,早就不见了踪影,只剩下莫名哀伤的曲子,由悲伤转为高亢。

    奉为牺牲,九死不悔。

    “原来如此。”

    陈岩那一会,就感应到自己至宝大哉九真天玄宫的变化,罩定的龙女爆裂,现在再看,就完全清楚了,镇守大阵的四人,不惜舍身融入大阵,也要获得胜利。

    “真是很大的决心啊。”

    陈岩明白,水族四人舍弃的或许不是生命,而是一身的精气,他们现在融入磨盘中,成为类似于阵灵的存在,可以让大阵发挥出前所未有的威能。

    只是这样一来,他们以后只能寄托在大阵中,或许运气好能再转世一次,只是以后能不能再踏上修道之路,都是二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