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五十九章 破阵(求订阅!)
    ps:双十二,大家也别光忙着剁手啊,不要忘记投票订阅……

    是日。

    磨盘乌光大盛,衍化煞气滔滔。

    若奔湍大浪,似山河将崩,弥漫上下,无穷无尽。

    乍一看,天青作素壁,黑色一抹。

    观之触目惊心,毛发为立。

    阴风袭人,让陈岩神情凝重。

    四人献祭大阵,化为阵灵,终于激发出这个凶煞之宝的最大威能。

    以生死取影,横斜竖直,要人性命。

    阎王要你三更死,不死不行!

    陈岩念头百转,却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身子一摇,元气归窍,凝成璀璨的篆文,叮当作响。

    咔嚓,

    下一刻,

    磨盘力量降临,不再像上次那样似真似幻,而是真正显化出来,扎入法身,锵然有清音。

    “嘿。”

    陈岩吐气开声,眉头皱起,身后玄光摇曳,若雪溅雷涌,拨弄珠玉,纯白胜霜,施展全力。

    哗啦啦,

    即使这样,也抵挡不住磨盘的汲取。

    法力汩汩而出,若山中溪水,八转九折之后,落入潭中。

    每一下水碰潭影,都有一种莫名的冷冽,萧杀若冬日。

    陈岩惊而不乱,抱元守一,观想鲲鹏之相,上天为鹏,下水化鲲,随物赋形,自然之道。

    高台上。

    松柏森森,瘦韧坚硬。

    风一吹,筋脉在外,若虬曲之龙,不屈之意,跃然纸上。

    四人果然是以精血献祭,性灵仍在,居于松上,拇指大小,呼啸往来。

    调动大阵的力量,不断将凶煞之宝的威能提升。

    琨则是大步走动,衣袂带雨,风起云涌,踏罡步斗,心与阵合。

    “正是如此。”

    琨作为整个大阵的执掌之人,自然能够感应到磨盘的变化,这件凶煞之宝终于可以从对方的法身上吞噬法力,虽然是涓涓细流,但比刚才要快不少。

    “积少成多,终能削去他的境界。”

    琨放下心来,目光炯炯。

    大局底定,成功在望。

    南海水族登陆的愿望,指日可待。

    叮当,叮当,叮当,

    似乎为了应和龙君的喜悦,高台之上,响起清脆的琴音,铮铮然,香气弥漫,夹杂在竹荫之下,令人心情高兴。

    发于心,形于色,乐在怀中。

    纵然是以琨的沉稳,这一刻,都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南海水族孜孜不倦的努力,

    前赴后继的牺牲,

    代代九死不悔的决心,

    这一天,终于见到了曙光,白白的,灿灿的,耀眼而温暖。

    可是半盏茶后,琨就觉得不对了。

    眼前这个家伙的法力怎么会这么雄浑,到现在还没有枯竭?

    即使是半步真人,也不可能啊。

    “难道,”

    琨有了某种猜测,脸色变得铁青。

    刚才的和煦美好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悲风晓月,雨泣打荷,冰雹累累,滚落在地。

    冰雹滚动,碾在青石上,发出沙哑的声音,怎么听怎么难受。

    陈岩仰起头,目光璀璨。

    磨盘就在头顶,庞大的黑影笼罩,在眉宇间交织成扭曲的黑影,宛若活物。

    煞气滚滚,冷冽逼人。

    陈岩却没了惊慌,镇定自若。

    原因很简单,他已经对这凶煞之宝有了少许了解。

    在他的体内,五劫升天门大开,自不同的时空,接引不同的元气,滚滚而来,化为法力。

    在同一时间,宝匣的空间里,牛头蛇身的小家伙也将最近积蓄的宝气送过来,天青宝气,品质之高,超乎想象。

    所有的积蓄全开,就是要打持久战。

    陈岩已经明白,磨盘的力量极其霸道,贯通时空,无事规则,自己的宝图和法身都不能够抵挡,但它吞噬的能量却是有限的。

    或者说,凶煞之宝吞噬的能力不可思议,但迫于眼前的阵势和布阵之人的修为,导致此宝存在的时间有限。

    只要能够扛下去,让主持大阵之人先崩溃,凶煞之宝不打自破。

    “这次我的付出可不少。”

    陈岩看着自己五劫升天门和宝匣空间中的元气宝气飞快流失,喃喃自语,道,“等破阵之后,肯定得找镇海王再要补偿。”

    “时也,运也,命也。”

    高台上的龙君目光锐利,澄明下照,看到陈岩精神焕发的样子,没有半点被吞噬法力的疲惫,叹息一声,满是无奈。

    计划赶不上变化,谁能够想到,这次破阵之人,有这样一个人?

    太不符合常理!

    “还是要试一试。”

    琨感应到自己的法力飞快消耗,知道自己再不采取行动,恐怕还没等凶煞之宝吸干对方的元气,而自己就要支撑不住了。

    “咄。”

    琨身子一摇,张口喷出一道血箭,打入磨盘中,中央五行轮盘上绽放出五彩光晕,层层叠加。

    轰隆隆,

    磨盘力量大增,吞噬法力的力量上升,由小溪化为小河,不停流出。

    “哼,”

    陈岩冷哼一声,目中寒芒跳动,这是对方的孤注一掷。

    水中央。

    莲花郁郁,细雨萧萧。

    松风纵起,散落七八,照在身上。

    又过了一会,陈岩敏锐地察觉到磨盘的力量开始滑落,倏尔长啸一声,拔地而起,背后的无形剑携带霜白之气,雷霆般斩出。

    轰隆隆,

    剑气洋洋洒洒,各自旋转,碰撞,交织,呼啸玄音。

    只是半个呼吸,就上了高台,径直冲琨杀去。

    刚才琨以精血强行提升大阵的阵势力量,孤掷一注,赢了固然可以将陈岩彻底打压下去,但失败了,就会被对方锁定气机。

    这样的做法,是实实在在的双刃剑。

    见到剑光凭空斩来,琨长眉挑了挑,大袖一摆,一件宝盒飞出,花纹精致,龙飞凤舞,打开之后,氤氲五彩之光,吞噬周围。

    可是虽然他抵挡下了这一次的攻击,但被陈岩锁定气机后,各种攻击纷至沓来,剑光,雷法,神通,等等等等。

    繁多若天上星辰,连绵不断。

    琨要是抵挡攻击,就无法控制大阵,要控制大阵,就无法抵挡攻击,终于落到进退维谷的局面。

    再抵挡了几个回合,琨顾此失彼之下,被漫天罡雷打中,身子一个踉跄,手中的动作慢了三分。

    轰隆隆,

    陈岩趁着这个机会,猛地发力,破阵而出。

    这才是大局底定,大功告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