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六十章 阵去人空江上月 欸乃一声天放晴(求订阅!)
    陈岩振衣长啸。

    倏尔无形剑一跃而起,化为千百剑光。

    森森然,泠泠然。

    耀光生雪,璀璨光明,向四面八方斩去。

    少顷,裂帛之声传来,连绵成韵,曲曲婉转,清亮明澈。

    下一刻,

    沛然不可抵御的天地元气如同挂钩之鱼,忽得解脱,冲开海上的大阵禁制,落入里面。

    汩汩汩,

    甘霖降下,凝玉成湖,驱散煞气,泾渭分明。

    再仔细看,或大或小,烟光弥漫,风吹香走,如若霞云。

    “大阵破了。”

    琨站在高台上,喃喃一句。

    他仰起头,看到虚空中各种元气涌下,如龙如蛇。

    天洗一青,晶莹剔透。

    晶晶然的冷光照下,在眉宇间流转。

    第一次是觉得如此之刺眼!

    轰隆隆,

    不多时,一道惊天锐气降下,翩若惊鸿,无一点尘俗气,落地化人,镇海王踱步而出,没有以往的顾盼生姿,而是变得冷漠。

    镇海王来到台前,先和陈岩见礼,郑重地道,“这次多谢陈谷主,本王会同陈家乃至整个海州感谢阁下大恩。”

    即使是他,都小看了水族摆下的大阵的厉害,展道渊和百世侯两人修为被削去,自己被镇压。

    要不是眼前的人施展无上法力,扭转乾坤,这次整个海州都遭劫了。

    陈岩稽首还了一礼,面上无悲无喜,道,“王爷不必客气。”

    镇海王点点头,表示记在心里,然后转过身,直视前方。

    高台上。

    虬松寒柏,森森萧萧。

    老叶劲枝,横斜左右,照出琨略显憔悴的身影。

    他的身后,四个模糊的影子在松光翠影里摇曳,像是风中的灯光,随时熄灭。

    好一会,镇海王踏前一步,开口道,“龙君。”

    琨摆摆手,直接打断镇海王的话,冷着脸道,“你找了一个好帮手呐,既然大阵已破,我们南海水族自然会遵从契约,百年之内,绝不会进犯海州。”

    镇海王没有什么可说的,面容冷峻。

    虽然是获胜方,但付出的代价不小,展道渊和百世侯的事情处理,绝对会很麻烦。

    琨说完之后,看向陈岩,纵然是他修为再深,人再深沉,但水族的一败涂地依然让他怒火中烧,咬着牙道,“不知道阁下如何称呼?今日之赐,我们南海水族必有厚报!”

    最后四个字,几乎是从牙齿中咬出来的一样。

    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无法洗刷他心中的愤恨。

    不同戴天啊。

    陈岩洒然一笑,并不在意,道,“本座来自于落云谷,欢迎阁下有空前往。”

    “落云谷,”

    南海水族离北方太过遥远,通常只关注南中土,对北方的了解并不详细,他想了想,才有了眉目,道,“原来是落云谷谷主陈岩。”

    “正是本座。”

    陈岩正了正头上的道冠,英姿焕发,道,“龙若若有暇,本座欢迎。”

    “好,好,好。”

    琨连说了三个好,最后深深地看了陈岩一眼,奇妙的笛声从袖中传出,脚下高台节节升高,显出大龟之相。

    轰隆隆,

    大龟分水,浪花叠叠,不多时,消失不见。

    待水族人一走,天光自青穹上照下。

    峰岛森罗,驾轶云霞。

    不知何时,片片荷叶,随波摇动,大若鸥凫。

    天浸白波,叶浮绿水。

    没了以往的萧杀,取而代之的是平静,安详,自然。

    陈岩和镇海王两人并肩而立,看着景象,都沉默不言。

    一个人是在回想阵中的玄妙,特别是最后的凶煞之宝,简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蕴含非常深刻的道理。

    一个则是在思考回去后该如何处理后事,心情不佳。

    直到在外面等候的花想衣和坚石侯等人发现他们的行踪,才打破平静。

    “王爷,”

    花想衣玉足一点,踏莲而来,走到近前,向来憔悴惹人怜的玉颜上露出笑容,道,“你们总算出来了。”

    “嗯。”

    镇海王呼出一口浊气,大袖挥动,道,“是破阵了。”

    “展师兄和百世侯,”

    花想衣美目一转,看到躺在湖面上的两人,先是一愣,随即俏脸变色,问道,“他们是怎么了?”

    “在破阵中出了意外。”

    镇海王说了一句,吩咐上来的人道,“将展道友和百世侯放置到飞行法器中,我们回王府再说。”

    轰隆,

    话音一落,花想衣祭出龙子华严松竹图,画卷铺开,祥光瑞气,霞彩连连。

    画蕉若雨,竹似烟。

    晶晶莹莹的清光自内向外,似乎要溢出来一样,垂到地面,叮当作响,不断生灭。

    众人上了飞行法器,离开南海,像海州方向行去。

    虽然大破了水族摆下的阵势,海州百年之内无忧,可由于展道渊和百世侯两人的样子,使得气氛凝重。

    领头之人沉默,使得其他人也都小声小气的。

    一路无话,飞行法器顺利进入海州,在王府的后园中落下。

    “王爷。”

    陈岩下了法器后,整理了下衣冠,开口道,“我也乏了,要一个人安静几天。”

    “应该的。”

    镇海王当然明白陈岩在破阵中的付出,毫不犹豫地吩咐身边人道,“给陈谷主收拾下观海园,准备府中所有机密宝库的目露,任陈谷主挑选合适的丹药,或者法器,选中之后,直接去取,不用再来问我。”

    “是,王爷。”

    身边的人第一次听自家王爷这么大气的命令,先愣了愣,马上反应过来,来到陈岩身前,恭恭敬敬地道,“陈谷主,请跟我来。”

    “先走一步了。”

    陈岩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大袖一震,从容离开。

    “幸亏这次有陈谷主在。”

    坚石侯在路上已经知道在大阵中发生的各种事情,再想到当日在寿阳城中陈岩只手擒拿的无敌威势,赞叹一句。

    花想衣明白陈岩和陈家的复杂关系,摇摇头,一饮一啄,真是玄妙。

    镇海王在园中坐了一会,然后起身检查了一下展道渊和百世侯两人的情况,眉头皱成疙瘩,道,“情况很糟糕。”

    坚石侯和花想衣两人一听,神情立刻紧张起来,展道渊和百世侯身后都是关系甚大,他们出了问题,非常麻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