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天外忽传龙宫信 宝真玄水座上闻
    璐王来得很快。

    白龙蟒服罩身,腰悬玉佩,风尘仆仆。

    眉宇间倦色郁郁,像剥凿青螺后的浓墨一点,长松落落,夕阳山下。

    钟声外来,人自憔悴。

    他强打精神,推门进园。

    入目的是一条小径,铺着鹅卵石,纯白如霜雪。

    两侧是垂柳依依,柏树茂茂。

    风吹枝动,有一种清新的味道扑鼻。

    璐王大袖展开,继续前进,走到小径的尽头,就看到有亭翼然,居于崖上,片尘不染,珠玉垂檐。

    两个人正在亭中对弈,皱眉思考。

    秀丽的侍女在身后打着香扇,寂声不语。

    小亭,有人,敲棋声。

    松光,花色,两寂静。

    不是诗句,而胜似画卷。

    璐王见此,嘀咕一声,整理下自己的衣冠,大踏步上前,朗声笑道,“镇海王,陈谷主,好雅兴啊。”

    啪嗒,

    陈岩将黑子叩在棋盘上,整个棋面顿时如同活过来一样,蛟龙四起,云烟升腾,铮铮然杀气横行四方,围攻中央,然后抬起头,笑道,“璐王,别来无恙。”

    镇海王见对方攻势如潮,围杀过来,锋芒毕露,叠叠向前,自己一时之间,居然落入下风,无法还手,忍不住摇了摇头,推开棋盘,站起身。

    “璐王,”

    镇海王打了个招呼,不卑不亢,神色淡淡的,他本身的实力,加上陈家在海州的格局,让他有这样的底气。

    “镇海王劳苦功高啊。”

    相比之下,璐王表现地很热情,拉着镇海王不停地说话,道,“有王爷镇海神针,保境安民,压制水族,我父皇和满朝上下都非常满意。”

    “都是陛下隆恩。”

    镇海王喜怒不形于色,对于他这样的人物,即使是朝中政权更迭,对他来讲影响也不大。

    璐王知道眼前这个人的厉害,滴水不漏,睿智深沉,三王党不知道派过多少人来游说,都没有效果,想到这,他不由得看了陈岩一眼,使了个眼色。

    陈岩心领神会,咳嗽一声,笑道,“王爷,我和璐王认识很早啊。记得第一次见面,我还未中解元,被人追杀,还得多亏璐王出手相助。”

    “嗯,是这样啊。”

    镇海王一听,放下刚才拒人千里的冷漠,道,“璐王急公好义的名声,纵然是海州,也是如雷贯耳。”

    陈岩笑了笑,道,“刚才下棋有点乏了,我到林下休息,两位王爷慢聊。”

    他点到为止,不再多说,起身出了小亭,往外走。

    林外枝叶横斜。

    天冷之后,霜色弥漫,火红如锦。

    三五只小鹿跑来跑去,呦呦轻鸣。

    陈岩徜徉在林中,嗅着香气,听着叶落的声音,心神一片平静。

    自己可不是平白无故地给璐王穿针引线,他是个明白人,总要有所表示。

    再说了,如果真能成功,更是利大于弊。

    反正不管怎么讲,自己有好处。

    叮当,

    正在这个时候,一点星芒凭空出现,倏尔一转,化为郁郁大星,六角垂芒,文字俨然。

    “是分身传来的消息。”

    陈岩目光一动,用手一引,大星融入到眉心中,各种消息先后浮现。

    “天池龙宫,孽龙,飞升之秘,”

    陈岩眸子深深,消化玉符中的消息,自己分身从卢心悦手中可是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真是喜人。

    “真是纷至沓来,”

    陈岩在树下走来走去,法衣上沾上霜光,晕开细细的涟漪,随着他的动作生灭,喃喃道,“看来我要调整下计划,先去天池一趟了。”

    “事有先后,不得不如此。”

    陈岩有了决断,等彻底解决天池龙宫之时,自卢心悦手中借到其母亲留下的神秘法宝,再找杀上门去找恒天大帝。

    又过了半个时辰,璐王从外面进来,大袖飘飘,虽然眉宇间依然是疲倦不堪,但整个人身上洋溢着喜悦。

    很显然,他和璐王的交谈算得上顺利。

    不管怎么讲,有了好的开始,以后的发展会容易地多。

    “哈哈,陈谷主,”

    璐王一出现,就笑容满面,道,“这次要多谢你帮忙引见啊。”

    “以璐王的身份,想来海州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陈岩开了个玩笑,虚指一抬,树下出现两个藤椅,青花细藤,非常精致,道,“请坐。”

    璐王大袖一拂,稳稳当当地坐到上面,道,“海州当然是想来就来,不过要想见镇海王就不容易了,别说这样聚在一起说话。”

    “嗯。”

    陈岩倚在座椅背上,身子舒展开,眼睛半睁半闭,道,“希望王爷能够心想事成。对了,还有一事,我准备近日去天池一趟,对付恒天大帝的计划要推后了。”

    “推后,”

    璐王的眉头皱了皱,然后又舒展开。

    要是以前,他肯定不愿意,本来是计划好的,推迟的话,容易生变。

    可是现在情况不同,拉拢镇海王是大局,如果真的能够和镇海王结盟,那产生的影响可比击杀一个恒天大帝大多了。

    而眼前的少年和镇海王关系莫逆,不能得罪。

    想了想,璐王才开口道,“不是不可以,不过恒天大帝现在对我们的攻势越来越肆无忌惮,陈谷主最好是早去早回,我们齐心合力,拔掉这个钉子。”

    “当然。”

    陈岩呼吸着林间的清新气机,天门上烟霞氤氲,符箓翩翩,道,“恒天大帝挡着路,他就死定了。”

    挡着路。

    可不是挡着三王党的路,而是他手中掌握的宝贝,有自己炼制尸解法器所需的材料。

    阻人成道者,自然得分个输赢。

    “那我就放心了。”

    璐王心情很好,笑着从袖中取出一个玉匣,道,“这是八哥得到的一点宝真玄水,虽然不多,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宝真玄水,”

    陈岩听到这四个字,从藤椅上坐直身子,接过之后,用手摩挲着玉匣上的纹路,神念探入其中,察觉到其中空间里的造化真意,好一会才开口道,“八王不愧是朝野上下皆口称赞的贤王,果然是大手笔。”

    璐王也是心疼,面上却不会表现出来,大笑道,“我们是有口皆碑,从来不会亏待实心实意的盟友的。”

    ps:整本书进行了三分之一,争取在元旦左右晋升元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