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六十三章 龙君出关 刀光剑影
    天池。

    浩森水光,弥漫万顷。

    天上冷光照下,波影泛银,玉彩流转,晶莹明净。

    时而有白鸟自之上振翼而起,千千百百,鸣声传出很远。

    若有人在此,肯定会赞叹一声美景天成。

    说不得还诗兴大发,留下千古名句。

    只是没有人知道,在水面之下又是何等的刀光剑影,暗流迭起。

    且说水下龙宫中,烟霞氤氲,祥光阵阵。

    陈岩的化身坐在云榻上,背后璀璨的星光铺开,连绵不见尽头,浩瀚若星空,曳光生辉。

    “咄。”

    陈岩掐了个道诀,星空之上,有一颗大星突然绽放明光,瞬间膨胀,角芒上生出浓烈的杀伐之气,其气乌黑如墨,形似蛟龙,吞噬所有的光彩。

    大星一出,刚才还晶彩光绕的宫殿瞬时变得漆黑。

    幽幽深深,不见其底。

    莫名的力量涌动,似乎是不一样的世界。

    “你还真沉得住气。”

    卢心悦见到这一幕,细眉一挑,发声道,“要是你真的陨落,修炼的各种秘术都会成空的。”

    “急又怎样?”

    陈岩睁开眼,不紧不慢地说话,道,“我们谁也没有想到,天池龙君会这么快自小世界归来,要不是他还没真正露面,我们现在恐怕就会被撕成碎片。”

    “也离得不远了。”

    卢心悦没好气地接了一句,在室中走来走去,道,“那个老家伙一发话,我二叔钱塘君现在只能退避三舍,留给我们的时间最多一两天。”

    顿了顿,她走到榻前,螓首低垂,问道,“你的本体还得多久抵达?能不能催一催?”

    “不妥。”

    陈岩摇摇头,不赞同,道,“天池龙君既然归来,要是我再发信,要被其察觉,会引起更大的麻烦。”

    “说的也是。”

    卢心悦知道自己急躁了,吐出一口浊气,纤纤腰肢扭动,如风摆柳枝,道,“那只能够等你本体到来了。”

    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旋即金晶之火熊熊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焰苗,澎湃的气机由远而近,铺天盖地。

    轰隆隆,

    赤光如山,推在宫门上。

    卢心悦看向外面,发现影影绰绰的人影,是龙子龙女领头。

    “难道那个老家伙现在就出现了?”

    卢心悦悚然而惊,想了想,尚未感应到那种充塞整个龙宫的无上意志,才放下心来,断喝道,“你们干什么?”

    “小十九,”

    龙十五太子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哈哈大笑,用手指点着卢心悦,道,“现在二叔出门了,没人再护着你,我们自然是有怨抱怨,有仇报仇!”

    “不错。”

    其他人来势汹汹,他们吃过亏,手中的法宝被洗劫一空,早憋了一肚子火,现在抓住机会,纷纷发作。

    “原来是嗅到风声来找麻烦的。”

    卢心悦冷着脸,玉颜含霜,道,“真是放肆。”

    “看打。”

    龙十五太子性情火爆,恨之入骨,直接动手,打出神通,炎炎火光,冲霄而起。

    “打。”

    其他人也不甘落后,在后面出手。

    各种攻击,如同烟花璀璨。

    时刻变化,连绵成片,五彩缤纷。

    “起。”

    虽然对面之人人多势众,但卢心悦真不怕他们,她纤纤玉手连连挥出,打出法诀,调动宫中禁制的力量。

    轰隆隆,

    下一刻,整个宫殿中冒出细细密密的篆文,金灿灿的,然后凝成大片大片的烟霞,护住左右。

    当年卢心悦的母亲可是留给她不少宝贝,现在取回来真身后,修为大幅度提升,组合到一块,发挥出的威能惊人。

    “无量光。”

    陈岩紧跟其后,扬手打出一连串的星芒,四下激射,锋锐无可匹敌,森森然的寒意,比得上神兵利刃。

    两人同时出手,配合默契,不但没有落入下风,而且以少敌多,将来犯之人打的团团后退。

    “可恨,”

    龙子龙女们气的跳脚,恨得牙根都痒痒。

    他们是听到风声,自己的父王要出关,而钱塘君有事外出。

    这样一来,小十九就没了依仗,正好趁此机会,好好教训她一顿,出口恶气。

    可是如今这个样子,对方守得稳固,居然打不进去!

    他们暴跳如雷,可是没有好办法。

    不多时,一道惊虹贯空,倏尔一折,化出人影,正是龙三太子,招呼众人,道,“父王择日出关,到时候他老人家会给各位兄弟姐妹们主持公道,大家先回去吧。”

    “呼,”

    见到外面众人潮水般退去,卢心悦长出一口气,黛眉皱起。

    看他们肆无忌惮的样子,就知道龙君的态度。

    本来还以为能拖几天,等到陈岩本体降临,没想到计划真的不如变化快。

    “静观其变吧。”

    陈岩重新坐回座位,手捏道诀,不停地推演,真要是天池龙君出手,肯定不敌,到时候只能尽可能逃走。

    一夜无话。

    只剩下檀香木案上的金灯熠熠,灯花儿时而一涨,嘭地一声,袅袅的香气横浸在左右,沁人心腑。

    翌日清晨。

    卢心悦梳洗打扮后,坐在窗前,看着美玉之外,红珊瑚横生斜起,拇指大小的赤鱼钻来钻去,有上百头,非常灵活。

    她笑了笑,取来玉碗,用手捻起里面的鱼饵,投了进去。

    哗啦啦,

    众鱼抢食,汩汩往外吐着泡泡。

    陈岩则坐在云榻上,继续参悟卢心悦的神秘母亲留下来的各种法门,越参悟越是觉得玄妙,深不可测。

    “大有收获。”

    陈岩神采奕奕,明白很多以往不懂的道理,这一刻,他真的迫切希望本体能够快到来,这样的知识要是被毁了,太可惜。

    直到中午,室中的天光越来越盛。

    晶晶然,灿灿然,辉辉然,赤芒上下,烟光有无。

    少顷,突然之间,一道恢宏博大的气机自远处升腾而起,须臾弥漫整个龙宫,玄音清越,金花坠落。

    龙宫上下,欢呼雀跃,恭迎降临。

    陈岩和卢心悦各自停下来,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的惊容,天池龙君出关了。!

    很快,有声音自宫外传来,冷冽刚硬,打破了室中的宁静,一字一顿地道,“小十九,父皇要见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