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六十四章 目光如炬识伎俩 插翅难逃两茫茫
    卢心悦曳裙莲步,走出宫殿。

    抬眼看去,就见阶下青青,松柏森森,一个青年人挺拔俊美,眸若星辰。

    天光松影照在身上,交织若霞衣。

    风一吹,影随人动,翩然出尘。

    “是三太子啊。”

    卢心悦美眸睁开,腰间的环佩叮当作响,韵律十足,道,“真是父王召见,他老人家可向来不待见我这个野丫头。”

    后面三个字,可谓是怨气横生,讥讽的意思毫不掩饰。

    反正这个时候,没有顾忌。

    龙三太子似乎没有听到,扶了扶法冠,不疾不徐,然后看了卢心悦身后的陈岩一眼,道,“还有这位陈不周陈道友,也请随我进宝宫一趟。”

    “可有父王手诏?”

    卢心悦踏前一步,她不是不相信,而是想拖延时间。

    “小十九真是认真。”

    龙三太子笑了笑,自袖中取出符令,长有半尺,金灿灿,明晃晃,正中央蟠曲如龙,正大唐明,威严肃穆。

    卢心悦拿到手中,翻来覆去的看,继续拖延时间。

    陈岩明白身边人的算计,大袖一展,行礼道,“敢问龙三太子,不知道龙君要见陈某有何事?”

    “父王年轻之时去过东荒,结识了不少好朋友。”

    龙三太子说话慢条斯理,完全不像其他龙子龙女那样暴躁,面上露出温和的笑容,道,“现在听说有东荒年少俊杰来访,很是高兴,可能会跟陈道友问一问东荒的风土人情。”

    “原来是这样。”

    陈岩点点头,恍然大悟的样子,同样是玉树临风,翩翩佳公子,用沉稳的语气答道,“那我可要好好准备准备。”

    “那可不比,随便说说就好。”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各有算计,好不热闹。

    时间流逝,树梢上嫩叶的影子都开始拉长。

    纵横竖斜,光暗对立,像是棋盘。

    争斗像走棋,无声无息。

    过了好一会,龙三太子抬起头,见卢心悦还是看个没完,几乎要从头到尾再来一遍,终于忍不住,手一招,将符令收到袖中,脸沉了下来,道,“小十九,走吧,不要让父王久等。”

    说完,他大袖一拂,哼了声,转身往前走。

    卢心悦和陈岩对视一眼,不约而同,跟在后面。

    三人脚步轻快,不多时宝宫在望。

    只见左右立有牌楼,东曰金鳌,西曰玉蟾,玉光粼粼,清澈可爱。

    尚未接近,就有一种深渊如海的气势逼人。

    龙三太子走上前,和阶上等候的道童耳语了几句,然后对陈岩和卢心悦两人,道,“你们稍等,我去向龙君禀告。”

    陈岩和卢心悦见对方离开,于是凑到一块,灵台传音,交换意见。

    “怎么办?”

    “不变应万变。”

    “你的本体怎么还不到?”

    “快了。”

    吱呀,

    正在此时,宫门再次开启,祥光如云,瑞气胜霞,风姿绰约的贝女出现,用糯软的声音,道,“十九公主,陈公子,龙君唤你们进去。”

    陈岩和卢心悦两人整理衣冠,跟在贝女身后,沿着玉阶,迈步入殿门。

    往里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半亩大小的寒池,清净透彻,横竖玲珑石,叠绕阴映,秀若天成。

    寒池中养有尖尖白蛟,游来游去,吐着霜气。

    足有千百头,力量弥漫。

    再往上看,宝座凌空,俯视寒池,积翠堆云,玄音清亮。

    天池龙君稳稳当当坐在上面,面如冠玉,身披锦衣,看面容像十五六岁的少年人,温温和和,满是书卷气。

    乍一看,根本不像龙君,而是像从京城考中三甲的得意书生。

    只是其身上澎湃宏大到充塞整个龙宫的力量,让人知道,这就是一言九鼎,无人能敌的龙君。

    “小十九,”

    龙君目光平静,让人看不出喜怒哀乐,或许人的情感早已经泯灭,他看着下面的卢心悦,道,“当年遇到你的母亲,真不知道是对是错。”

    卢心悦一听,娇躯一震,她是第一次听到座上人这么风淡云轻的提到自己的母亲。以前的时候,他每次都是咬牙切齿,愤恨之意非常吓人。

    龙君继续说话,道,“要不是她,我也不可能窥视到那至高无上的境界,同样因为她,吞噬我的龙精,从而让我在接下来无数的岁月中无法踏前一步。”

    “还有这样的辛秘。”

    陈岩听得目生异彩,当年的爱恨纠缠,非常复杂啊。

    “直到现在,我才突破桎梏,正式踏入玄之又玄的境界。”

    龙君眸子中光怪陆离,浩森烟波,道,“小十九,本来我不应该难为你,不过你身上有那女人留下的开启法宝之印记,事关飞升之妙。”

    顿了顿,他看着下面两人,突然展颜一笑,说不出的轻松写意,道,“想不到你胆子不小,这么早就找帮手要对付我了。”

    卢心悦没有说话,尖尖的下巴,有种倔强。

    “这位道友,”

    龙君将目光投向陈岩,咄咄照人,眉宇间的萧杀之意,似乎化为实质,殿中传出剑音呼啸,道,“你这样来,难道不怕本王灭你这具化身?”

    “化身?”

    殿中的人一惊,齐刷刷地看向陈岩,非常惊奇,以他们的眼力,要不是龙君点破,居然看不出眼前这位是一具化身。

    特别是龙三太子,更是惊讶地瞪大眼睛,他可是刚刚还和陈岩交谈了一会,也没有发现任何的破绽。

    “怎么可能?”

    龙三太子不敢相信,也不能不相信,一时之间,不由得楞在当场。

    “龙君真是好眼力。”

    陈岩出列,没有否认,对方慧眼如炬,抵赖又有何用,平白辱没自己的身份。

    “真是一件玄妙的法宝,”

    天池龙君高居其上,身若天庭,在他的目光之中,似乎看到了晶晶莹莹的时光星辰砂砾,不停地变幻,像是未来一样捉摸不定。

    要不是他这次闭关之后,打破桎梏,见得真意,恐怕也无法一眼看破。

    “道友能够以一具化身就将我天池上下的人蒙蔽,连我二弟都看不透,肯定不是普通人物,敢为如何称呼?”

    天池龙君手按紫玉拂尘,声若洪钟。

    “在下陈岩是也!”

    回答慷锵有力,发金石之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