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六十五章 太极阴阳天绝雷(求订阅!)
    宫中。

    水光涟漪,寒池凝霜。

    千百小蛟游弋,鳞翻浪起,铮铮然有声。

    稀疏影子叠到高台,风吹摇曳,凝重肃穆。

    天池龙君皱眉想了想,没有印象,笑了笑,道,“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这才多少闭关多少年,就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说完之后,他一摇手中紫玉拂尘,指着下面,道,“道友若是自缚其手,本王能够给你一个体面,不然的话,”

    陈岩虽然是化身在此,但一样是峥嵘强势,听完之后,剑眉一轩,当即道,“我陈某人和天争,和地搏,和人斗,从来不会自己投降。”

    “龙君有本事,且大可来取我性命!”

    字字如铁,刚硬果决。

    如同千斤的石轱辘碾在青石路上,很沉,很有力量。

    嗡嗡嗡,

    话音落下,四面响应。

    “哈哈,”

    龙君突然大笑一声,不再多说,自王座上站起,身子一拔,如山岳般伟岸,似渊水般深沉,浩瀚的力量自天门中升起,化为金灿灿的大手,当空罩下。

    大手张开,化为龙爪,匪夷所思的力量,凝固空间。

    尚未落下,周围就氤氲出一层冷光,如水般流转,无声无息。

    “去。”

    陈岩长啸,背后连绵星光升腾,倏尔跃出,化为细细密密的罡雷,碰撞之后,浓郁的毁灭之力充塞周围,演化出星辰幻灭的恐怖景象。

    天生星辰,陨落毁灭。

    地动山摇,不可阻挡。

    可是下一刻,金灿灿的龙爪横空落下,举轻若重,就将漫天的星辰罡雷毁去,然后屈指一弹,暴戾的力量撕裂周围,出现空间洪流。

    好一个天池龙君,真的是凶威盖世,居然借助法宝之威,加上自己的无量力量,开辟短暂的空间缺口,要将陈岩放逐在时空乱流中。

    这一招,可谓是十足狠辣,要是真被打入时空乱流,陈岩就是翻天覆地的本事,也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起。”

    卢心悦这个时候出手了,她纤纤玉手一摆,毫光迸发,飞出一个似圆盘非圆盘的法器,上面玄黑的文字响彻,讲述古老而又悠久的岁月。

    此法器名为孽天盘,乃是多件法器组合而成,当日她回到龙宫就迫不及待从各个龙子龙女手中收回法器,就是因为此。

    孽天盘不光是蕴含着她母亲留下的元神之秘,还是一件十足十的大杀器。

    哗啦啦,

    孽天盘真是非同凡响,一刷之下,居然把龙君志在必得的一手刷的偏离。

    正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陈岩见此,抓住时机,身子滴溜溜一转,化为星珠本体,流光溢彩,不可捉摸,逃出了空间乱流的吞噬之力。

    龙君面无表情,大手一挥,凭空将聂天平打飞,然后沛然不可抵御的力量彻底定住陈岩,让他刚离龙窟,又入虎穴。

    哗啦啦,

    陈岩目光一转,就发现自己身子周围浮现出千百龙影,或是仰天长啸,或是踏云升腾,或是飞天变化,或是藏于渊水,姿态各异,栩栩如生。

    难以想象的力量弥漫,沸腾,咆哮,群龙噬骨,撕裂一切。

    “镇。”

    陈岩没有办法,只能再次化出星辰宝珠的本体,晕晕星光流转,似真似幻,不可捉摸,难以触及。

    可是这一次,龙君有了准备,法诀一起,龙腾天外,盘踞在未来之上,横目相对,虚空断裂,前面无路。

    “看打,”

    卢心悦见星光暗淡,若有若无,知道不妙,马上再次祭起孽天盘,冲龙君劈头盖脸打过来。

    “定。”

    龙君抬起头,自背后飞出一个长鼻烟壶,形似龙蟠,扭转玉成,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转,吐出黑白两道玄气,阴阳鱼浮现。

    此图一成,蕴含玄妙不可测的威能,孽天盘虽然足够强大,但无法越雷池一步。

    说到底,还是卢心悦道行太浅,和龙君比起来差太远,即使手中的孽天盘别有玄妙,但根本无法抗衡。

    “灭。”

    做完这个,龙君彻底腾出手来,口吐天音,围绕着陈岩的千百龙影同时咆哮,张口吐出一道道的罡雷。

    此罡雷看似玄黑,但染有一层白霜,黑白交织,古典深沉。

    刚一发出,就引动四方气机,漫天吟唱。

    “阴阳两仪天绝雷。”

    卢心悦看着眼中满满的白光,似乎能够照到自己的灵台深处,每一寸肌肤都在颤抖,俏脸变色。

    轰隆隆,

    在雷霆之下,爆炸连环,晕彩生光之中,没有任何的生机,只有最为纯粹的灭杀之力,冷冷的,让人心悸。

    星光彻底暗淡下去,好像没了声息。

    “该死。”

    卢心悦银牙紧咬,美目冒火。

    闭关而出的天池龙君,修为和神通比以前更为强大,两人联手,都不是一个层次的。

    要不是顾忌宝宫,说不定只是一招就可能将他们拿下。

    “该怎么办?”

    卢心悦急地团团转,她现在已经明白,自己的这个父王这么多年来破解了不少自己母亲留下来的秘密,可越是如此,自己的处境越危险。

    自从小时候起,她就知道,座上人看似温和,但实际上寡情寡义,最是狠辣无情,挡了他的道路,必死无疑。

    雷霆生灭,毁灭之力纵横。

    这一刻,陈岩危在旦夕。

    “结束吧。”

    天池龙君宣判一般,用手一指,一道璀璨到无与伦比的光华射出,洞穿所有,化为虚无,任何的抵挡,任何的挣扎,任何的应对,都在这惊天一指下变得脆弱不堪。

    这一击,石破天惊。

    这一击,有去无回。

    这一击,生死轮回。

    卢心悦娇躯一个踉跄,几乎要站不住,陈岩化身一旦陨落此间,只凭自己一个人,无论如何是逃不走的,等待自己的将是悲催命运。

    不说是以后再进一步,就是保住性命都困难。

    轰隆隆,

    雷霆继续,星珠颤抖,眼看陈岩的化身就要被灭绝之时,突然之间,一股伟岸的力量自上而下,宏大到难以想象的气机铺天盖地,充塞空间,旋即剑音如雷,声音清亮,道,“吃我一剑!”

    ps:感冒发烧,有种醉醺醺的感觉,不想检查了,有错别字的话,以后再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