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六十七章 借问千年恨深浅 只应独有龙鳞知(求订阅!)

第六百六十七章 借问千年恨深浅 只应独有龙鳞知(求订阅!)

    ps:是第四更吧?

    罡雷到。

    纯白如霜,涂银泼汞。

    层层叠叠的毫芒,澄明干净,不染尘埃。

    无声无息,无念无想。

    杀机入肌肤,毁灭浸灵台,神与灭合,相顾茫然。

    天池龙君不闻雷音,不听雷响,只是雷光照身,就有一种战栗的感觉,浑身上下不舒服。

    像是冬日看雪,身不着衣,骨肉在外。

    不是冷,而是难受。

    “咄。”

    龙君静立不动,口吐真言,声自天外来,是清亮龙吟,腾腾沉沉,浮空看月,本性真如。

    叮当,叮当,叮当,

    咒自心发,虚空引气。

    字字横空生光,晶晶莹莹,莹莹亮亮,隔绝雷光所产生的气机。

    不是法宝,不是神通,而是近乎于天赋,镇神安宁,不惧外邪。

    “哈哈,”

    陈岩大笑,衣袖挥动,刚才漫天的雷光倏尔一变,破裂成珠,化为雷球,滚滚落下,不计其数。

    轰隆隆,

    雷珠碰撞,元气来朝,紫青白红绿,黄黑金赤蓝,五颜六色,姿态不一样。

    没有了刚才的摇曳人的神魂,而是最为纯粹的杀伤力,泰山压顶一样,暴力碾压。

    不同的元气,不同的罡雷,同样的毁灭力量。

    排列整合,万雷大阵。

    “这是什么神通?”

    龙君退后一步,很是惊讶。

    要知道,诸天元气,姿态各异,本质不同,强行扭曲到一块,不仅不会是一加一大于二,更可能是彼此对冲碰撞,形不成合力。

    而现在的局面下,诸天元气,林林种种,却是排列有序,分工配合,给人一种震撼的精致,错落有序。

    “秩序,”

    龙君再退后一步,以他修炼近乎万载的龙身,也不愿意硬抗这样的罡雷,太过危险。

    “起。”

    龙君用手指向,轰然而鸣,一点明光乍现,形似葫芦,两头大,中间窄,通体枯黄,微微一晃,里面就传来惊涛骇浪的声音。

    葫芦之中,似乎装满了五湖四海中的水,无量无尽。

    所有的雷珠收入到里面,并不起波澜。

    可是陈岩看得清楚,葫芦晃动,明显是承受力量到了极限。

    很明显,对面的龙君暂时能够用法宝压下罡雷,但肯定无法举重若轻地化去。

    “爆。”

    陈岩念头一起,法身上周天灵窍激荡,和诸天的元气共振,刚刚压制下的雷珠,开始暴动。

    哗啦啦,

    像是天下大乱,揭竿而起,纷纷扬扬,肆虐周围。

    咔嚓,咔嚓,咔嚓,

    雷珠一个接一个地爆炸,沸腾,呼吸,产生的毁灭力量,让天池龙君不得不施展全力镇压。

    “镇。”

    陈岩看准机会,立刻召出至宝大哉九真天玄宫,沛然不可抵御的力量降临,笼罩八荒,横扫大千。

    半步元神真人全力驾驭至宝,简直天崩地裂。

    整个小界中的虚空都开始扭曲,出现黑洞衍生,如同末世。

    火山喷发,烈焰燃烧,河海干涸,等等等等,非常可怕。

    人宝合一,攻击到达。

    “好凶猛的法宝,”

    天池龙君面上冷得几乎要刮下霜来,眼前之人,看似年龄不大,但神通惊人,法力浩瀚,连手中的法宝都出乎意料的犀利。

    和他一比,自己漫长的岁月真是白活了。

    “难怪都说现在大劫大运,这样的人物放到以前是万年一遇啊。”

    天池龙君心中感慨,手上的动作却不慢,他自袖中取出一面宝鉴,高有尺许,镌刻金纹,细细密密地凑到一块,如同栩栩如生的蛟龙。

    宝鉴飞到空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正中央的镜面不是明光,不是玉光,而是幽幽深深,不见底色。

    最深处,似乎有一尊盘踞在莫名之地的龙影。

    轰隆隆,

    宝鉴一出,就有一股强悍绝伦的力量升腾,和大哉九真天玄宫分庭抗争。

    “孽龙投影,果然如此。”

    陈岩见到天池龙君祭出的法宝,不惊反喜,他早有打算,云袖如大翼般张开,自里面跃出一个小小的符牌。

    符牌不大,质地看上去像玄黑龙鳞,花纹叠加,散发出一种神秘气息。

    若仔细看就会发现,符牌的气息和宝鉴的气息似乎是同源而生。

    “这是?”

    天池龙君一看,先是一愣,随即脸色大变,断喝道,“没想到她还留下这么一手。”

    怨念十足,愤恨滔天。

    不用问就知道,此符牌来自谁。

    “咄。”

    陈岩双手若莲花般绽放,不断地打出法诀,法力灌注到符牌中,幽幽深深的光华越发深沉,似乎要吞噬整个天地。

    嗡嗡嗡,

    刚才还威压凌天的宝鉴开始受到影响,最中央的孽龙之影飞快缩小,很快就消失不见。

    宝鉴的威能,于是减弱。

    天池龙君见此变化,即使是再深沉,都要怒发冲冠。

    他本来融合了当年那个神秘孽龙留下的法宝入了宝鉴,彻底修复了宝鉴,并更上一层楼,修为提升。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一下,反而是相当于自己亲手埋下隐患。

    现在被人引动,真真是作茧自缚。

    “哈哈,”

    陈岩大笑,这符令是他的化身自卢心悦手中得到的,乃是当年的孽龙留下的一片龙鳞,自有妙用。

    因为不论是还是卢心悦都明白,天池龙君能够脱颖而出,并成为天池之主,当年的孽龙帮助很大,不可避免地留下了她的痕迹。

    况且自孽龙飞升后,她留下的不少神通法门和法宝等等等等,天池龙君也不会无动于衷。

    正是因为这,陈岩才信心十足地和天池龙君交手。

    原因非常简单,天池龙君虽然很强大,但自己手握杀手锏,关键时候,一击致命。

    手握底牌,何惧之有?

    轰隆隆,

    陈岩暂时用龙鳞化解了宝鉴的力量后,整个人一跃而起,彻底和大哉九真天玄宫合二为一,力量节节升高,铺天盖地。

    轰隆隆,

    陈岩往下一落,将天池龙君罩在其中,令他无法动弹。

    “想要镇压我?休想?”

    天池龙君一怒之下,化出千丈龙身,吞云吐雾,雷霆环绕,不停地挣扎。

    两个人开始进入另一阶段的比拼,而陈岩已经占据上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