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入宝山不空手归
    陈岩长笑起身,用手一指,身姿扭曲之间,细细密密的篆文自灵窍中生出,凝成一篇字字珠玑的龙符。

    龙者。

    八风之音,承云正风。

    能大能小,能升能隐。

    能合能散,能潜能见。

    能弱能强,能微能章。

    幽幽然潜于渊水,浩浩乎鸣在九霄。

    飞腾于宇宙之间,潜伏于波涛之内,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

    龙的力量,龙的智慧,龙的精神,尽在这文章之中,符文变化之内。

    明白道理之人,不分高低,不怕贵贱,不惧强弱,自然鲤鱼化龙,然后飞龙在天。

    “龙之道,造化也。”

    陈岩衣袂带风,云气萦绕,双手一推,将龙符彻底打入宝库门户的龙影里。

    下一刻,

    宝库门户上的龙影发出清亮的声音,似乎从不知名的时空中活过来,金灿灿的光华,将周围氤氲出赤金般的色彩。

    晶莹,高贵,深远。

    来自于九天之上,俯视苍生。

    咔嚓,

    硕大的龙口张开,一道笔直的通道出现在眼前,似真似幻,周围涌动时空力量,像是晶莹的细沙,无声无息流淌。

    宝库开了!

    陈岩面带笑容,智珠在握。

    卢心悦是峰回路转,惊喜交加。

    至于天池龙君则绷不住刚才的从容了,吼道,“宝库的禁制,是四海龙族以化龙池上的精神意志烙印凝练而成,蕴含龙之智慧变化,你怎么能理解的如此深刻?”

    “难道你见到了真正的化龙池不成?”

    “绝不可能!”

    声音若雷霆,在周围激荡,引起涟漪阵阵。

    可以想得出,龙君是如何的愤怒,如何的不甘,如何的不敢置信。

    “走。”

    陈岩不去管他,大袖一展,率先进入宝库。

    “什么人?”

    “大胆。”

    “居然敢硬闯宝库!”

    宝库之中,有人看守,见有生人进来,自然不会善罢甘休,祭出法宝打来,五光十色,熠熠生辉。

    轰隆隆,

    神通法宝连绵成片,上有龙影抬头,张牙舞爪,可见他们配合默契。

    可是在强势的力量面前,再是配合默契也是无用功,陈岩身后玄光如轮,铮铮然剑音出鞘,倏尔化为千百,就将他们个个击破。

    然后剑光再闪,将所有人打倒在地。

    虽然没有取他们的性命,但都已经没了抵抗力。

    “在这里呢。”

    卢心悦循着气机,很快就发现自己母亲留下的法宝。

    此宝高有十丈。

    形似大鼎,通体幽深。

    鼎耳横空,似活灵活现的蛟龙。

    尚未接近,就有一种鼎沸万物,造化生灭的气机传出,演化异象。

    “是好法宝。”

    陈岩上下打量了几眼,能够感应到扑面而来的深沉意念,澎湃而深邃的道理,邪恶和正统交织。

    “咄。”

    卢心悦伸出手,挤出精血,打到大鼎上,然后口诵咒语,身姿如舞,像是在诵读祭文一样,绵绵长长的力量自虚空降下,与之应和。

    嗡嗡嗡,

    大鼎立生变化,晕开光轮。

    陈岩看了几眼,发现卢心悦进展的很顺利,只不过她修为太低,要完全收服大鼎,即使是有她母亲的布置,恐怕也得一段时间。

    “这样的话,”

    陈岩目光一扫,周围都是晶晶亮,宝光氤氲,气机如龙,不知道积蓄了多少宝贝,万万千千,看不到尽头。

    “不能入宝山而空手归啊。”

    陈岩神情一动,背后的玄气升腾,化为遮天大手,上下左右,不断地擒拿。

    琳琅满目的法宝,郁郁香香的丹药,旷世少见的天材地宝,珍贵宝贵的典藏,等等等等,大手所到之处,统统纳入到大哉九真天玄宫里。

    来者不拒,海纳百川。

    龙君见陈岩这样大肆搜刮,心都在滴血。

    这可是天池一代代传承下来的积蓄,是底蕴所在,经此重创,不知道多久才能够恢复。

    太狠了!

    “悔啊。”

    龙君真的很悔恨,恨到骨子里。

    他要是早出关一天,就能够早一日发现陈岩的化身伎俩,抢先将之灭杀。

    如果不是有分身在,对方沛然不可抵御的法身,怎么可能如此之快的就降临龙宫?

    要知道,龙宫之中的禁制可不是吃素的,遇到蛮横冲撞,就会自动抵御。

    越是强大之辈,对其气机的排斥能力越强。

    陈岩不管不顾,运起法力,四下摄取,干净利索。

    在传说中,龙宫向来是黄鹂堂皇,宝物无数。

    好不容易来一次,要不虚此行。

    半盏茶的功夫后,只听轰隆一声,十丈大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然后化为巴掌大,落到卢心悦的袖中。

    她脚下一点,裙裾飘飘,来到陈岩跟前,轻声道,“我们该离开了。”

    “好。”

    陈岩最后运起法力,捉来一个宝玉葫芦,里面是金灿灿的宝液金汁,浓稠非常,散发香气。

    别看葫芦不大,但沉重如山岳。

    要是一般的金丹宗师,搬运起来都费力。

    天元上金水,外面难得一见的炼器材料,融入法宝之中,可以让法宝坚不可摧。

    在外面,通常一滴就让人抢破头,这一葫芦,简直是闻所未闻。

    叮当,

    陈岩将葫芦收入天宫中,直接打开,金液自葫芦口中流出,熏熏如醉,顺着禁制法阵流转,氤氲光泽,琉璃晶莹。

    哗啦啦,

    金液四下流淌,渗入到阶下,池中,把手里,等等等等,金光升腾,似火焰燃烧。

    “名不虚传。”

    陈岩点点头,他直接使用,作为至宝的资粮。

    “走吧。”

    陈岩招呼一声,法力一沉,涌入雷池之中,澎湃的力量从中枢中激荡出现,禁制法阵层层叠叠,大放光明。

    轰隆隆,

    大哉九真天玄宫化为大星之相,径直冲破龙宫禁制,来到天池上。

    “他怎么办?”

    来到水面之上后,卢心悦皱起黛眉,看着天宫下方的天池龙君,她的这位父王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庞大,马上就要脱困而出。

    “结下的仇恨不小。”

    陈岩可不会认为对方吃了这么大的亏,会不找自己爆发,要知道,匹夫一怒,尚且血溅五步,何况这天池之主?

    “那只能这样了。”

    陈岩目中厉色一闪而逝,法力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