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七十四章 寡情寡义 至诚至信
    陈岩回到落云谷。

    正值日晚夕照。

    荷芰浮水,风松奏乐。

    松柏蟠曲之间,烟霞落宝林,诗成斜山归。

    还有两三只仙鹤,三五头灵鹿,六七个白猿。

    淡妆浓抹,山水成画。

    他徘徊在山中,林下,石前,身姿如龙,如鹤,如鹰,灵动,飘逸,锐利。

    姿态百变,浓墨一笔。

    硬生生入画,莹光点点,若即若离。

    不一会,陈岩走完八八六十四步,回到崖前,面上的神情敛去,重新恢复到冷峻蓦然。

    这个时候,召集的众人纷纷到来。

    陈岩扫了一眼,径直开口,第一句话就是石破天惊,道,“接下来,我会彻底放下谷中事务,将之交给三王党,自己专心凝练法器,冲击元神大道。”

    他不管下面人的反应,继续道,“愿意离开的,可自行离开;不愿意离开的,我可以托付给朝廷的璐王,他会安排。”

    声音平静,不大不小,但字字如玉,不容置疑。

    青蝉和褒玉等人只是稍微惊讶,就安静下来,反正他们是要跟着陈岩走的。

    苟淮仁沉吟少许,出列行礼,道,“陈大人,不知我等苟家上下该如何?”

    “苟道友,”

    陈岩摆摆手,眼前之人算是自己人,自然不会亏待,道,“我们以前签下的法契作废,你和你们苟家可以回转,各种天材地宝都分一部分。若是你想留在落云谷,那我就把你推荐给璐王,他会重用。”

    “大人离开了,我待在这里也没意思,还是回家吧。”

    苟淮仁有自己的考量,落云谷可不是善地,没了陈岩这个半步真人坐镇,肯定是风起云涌,刀光剑影,他可没有信心护住家族。

    能够离开,是好事。

    陈岩点点头,吩咐褒玉一句,道,“你带苟家主下去,不能亏待了人家。”

    “是。”

    褒玉答应一声,曳裙缓行,环佩叮当,来到苟淮仁身前,道,“清吧,道友。”

    “大人后会有期。”

    苟淮仁再行一礼,大袖一展,跟在褒玉后面,飒飒然下山去了。

    至于其他人,也相继离开。

    他们要开始准备,各有分工。

    众人全离开后,崖上变得安静下来。

    只听到山风习习。

    老松森森,松影照在身上,有三分凉意。

    有锦鳞从水中跃出,吐着泡泡。

    陈岩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笑了笑,屈指一弹,腰间的符牌亮起,层层叠叠明光由内到外,凝成光镜。

    璐王的人影自光镜中出现,锦衣罩身,神情凝重,道,“陈谷主,你真要彻底将落云谷交给我们?”

    “我说话算话。”

    陈岩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和三王党的人沟通过,从容不迫,道,“接下来,我会周游天下,冲击元神大道。”

    璐王沉默好一会,一时之间,心情复杂,等了等才开口道,“陈谷主说舍弃就舍弃,干脆利索,不染尘埃,真是让我等佩服。”

    不得不讲,天时地利与人和,落云谷已经膨胀为一股天下间举足轻重的势力。

    和各大势力合作共赢,以后发展的潜力巨大。

    这是真正的根基,连大燕王朝都垂涎不已,前一次甚至要巧取豪夺,可想而知其重要地位。

    而现在自己却能唾手可得,璐王的心情真的很复杂。

    陈岩却是真的不在意,他回来之后,重新执掌落云谷,并不是有经营势力的心思,而是要建立关系和其他势力联合从而收集所需的天材地宝。

    如今计划一切顺利,天材地宝收集齐全,落云谷不仅没了作用,反而成了累赘。

    这样的局面下,舍弃才是最好的选择。

    陈岩没有废话,开口道,“璐王还是要尽快派人来,接管落云谷,我最多再停留三五日,就会离开。”

    “最多三日,我的人就会抵达落云谷。”

    三王党的人对这一行动非常重视,派出的是真正的精兵强将。

    朝野上下都知道,落云谷是块硬骨头。

    谷主陈岩神通无量,让北海王等人都灰头土脸,无可奈何。

    而三王党却能够不费一兵一卒,兵不血刃地接管落云谷,等传出消息,该是何等之振奋人心!

    其中收获的声望,震慑,以及人心,难以用语言描述。

    “我前几日斩杀了恒天大帝,”

    陈岩又想起一事,提醒道,“他们寻不到我,小心拿落云谷出气。”

    “陈谷主斩杀恒天大帝后,可是让这群藏头缩尾的家伙们疯狂了一把啊。”

    璐王想到自己得到的消息,成竹在胸,道,“神灵不弱,不过我们三王党也不是软柿子,()现在朝廷和神灵联合对抗幽冥势力才是大局,不会闹得过分。”

    “你心中有数就行。”

    陈岩交代之后,了无牵挂,法身晶莹剔透,若暖玉生烟,完美无瑕,道,“以后有机会再见。”

    璐王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陈岩,拱手道,“以后再见谷主,就要称呼一声真人了。”

    精气神合一,勘破天人之关,元神上入九天,下临幽冥,逍遥自在,无拘无束,才有资格称之为真人。

    “借王爷吉言。”

    陈岩当然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道一声谢,散去清光。

    不知不觉,山风大了。

    吹着枝头,叶子飘飘落落,满地霜红。

    陈岩负手而立,看着山,看着水,看着林,看着亭,风物如是,人已不同。

    “挥一挥袖,不带走半片云彩。”

    京城中。

    璐王看到符牌上渐渐隐去的清光,似乎是西风吹过的叶子,没了生机,他静静地一个人坐在亭中,岩下的清泉呜咽,如他此时的神情。

    半盏茶的功夫后,璐王才叹息一声,展袖起身,去见自己的八哥和九哥。

    八贤王听过后,也沉默了好一会,摇摇头道,“真是干净利索,是个修道之人啊。”

    “说走就走,毫不留恋。”

    老九在殿中踱步一圈,道,“在陈岩的眼中,无论是他一手建立的落云谷,还是我们这样的盟友,都是他通往元神大道的船或者舟,待用过之后,就舍掉登岸。”

    “寡情寡义,寡情寡义。”

    璐王听了,插了一句,道,“话是如此,可是陈岩对自己的大道可是至诚至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