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剑气荡空破云去 风平浪静路在前
    陈岩横剑而出。

    晶晶然天光照下,若新镜初开,四面空波。

    依稀风姿烟雨,冷光胜雪。

    画面清丽,疏疏然别有萧杀。

    “斩。”

    他干脆利索,出来之后,毫不废话,无形剑一拨,倏尔分化出千百剑光,如龙腾,像鹤舞,似虎跃,是狼突。

    耀眼的银光纵横,千变万化,难以测度。

    这一刻,霜光冷意充塞整个天地,冷冽的杀机无处不在。

    四个神灵没想到陈岩一句话不说就动手,先是一愣,才反应过来,同时吟唱咒语。

    下一刻,

    万千的金线从天边延伸过来,金灿灿,明晃晃,堂堂正正,璀璨光明。

    金线纵横交织,上面是一个又一个的人影

    天下为棋盘,横竖自有道路,不能越雷池一步。

    叮当,

    正在此时,剑光未落,啸声又起。

    初始之时,尚不可闻,倏尔拔高,若银瓶乍迸,到最后,越来越大,山崩地裂,浩浩荡荡,震慑四方。

    浩瀚,伟岸,直入灵台。

    虚空生剑音,剑音引雷霆。

    轰隆隆,

    难以想象的雷霆衍生,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如同潮水一样席卷,纵然是四位神灵布置下的大阵在这样的雷潮之下,都是摇摇欲坠。

    陈岩锐气很盛,势头正猛,仰天长啸,号令天地元气,千军万马,纷纷扬扬,纵横开阖,所向睥睨。

    蛮横,霸道,勇往直前。

    一举一动,都是锋芒毕露,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强横力量。

    四个神灵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和无奈。

    惊讶的是,见面更胜闻名,这个家伙真是棘手,实力凡脱俗。

    而令他们感到无奈的是,谁也没想到对方会直接舍下落云谷不管,飘然离去,打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他们得到消息后,就匆匆赶来,时间不足,准备不充分。

    这样的局面下,他们不可避免地落入下风。

    “诛神灭灵。”

    突然之间,陈岩身子一摇,看准机会,自背后升起四道符箓,长有半尺,篆文扭曲,古朴浩大,散灭绝之力。

    哗啦啦,

    符箓到了四尊神灵近前,无风自燃,弥漫出一种极为玄妙的禁锢力量。

    “这是什么?”

    四尊神灵嗅到了危险的气息,符箓散出的力量,本能地让他们感到不舒服,身上的神力流转都晦涩了半分。

    “杀。”

    陈岩大步走出,整个人和大哉九真天玄宫气息合二为一,本来就澎湃激昂的力量再次拔高,上升到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

    咔嚓,

    陈岩身与剑合,斩出第一剑,薄若蝉翼的无形剑上花纹细腻,剑刃上纯白一片,似乎跨越了空间,出现在最左面的神灵心口。

    咔嚓,咔嚓,咔嚓,

    剩下的三剑不分先后,同样斩出,击中目标。

    好一会,陈岩收起无形剑,转身往回走。

    轰隆,

    不到半个呼吸,原本四尊威风凛凛的神灵分身自眉心开始,出现细密的裂纹,像是破碎的瓷器一样,化为齑粉。

    轰隆隆,

    这下子引起连锁反应,神灵布置的大阵引爆,金黄色的波涛汹涌,卷起千百丈。

    如果从站在大哉九真天玄宫中的卢心悦来看,一个少年提剑在前,缓步行走,身后是黄金潮汐,澎湃汹涌。

    少年走得不紧不慢,金色潮汐是越卷越高。

    一小一大,一动一静。

    画面足够震撼人心。

    陈岩平平静静地走入天宫,散去身上的恐怖杀机,整个人变得温润平和,回到云榻上坐下,开口道,“继续前进。”

    雷池一震,大哉九真天玄宫破空飞走。

    只剩下极天上云开崩裂,潮汐汹涌,金灿灿的神灵之力涌动,支离破碎,似乎是在无声地诉说刚才的一幕。

    陈岩在天宫中喝着灵茶,对刚才的斗法并不放在心里。

    来的四位神灵当然是非常强大,不逊色于恒天大帝,但到底来的只是分身,力量不足。

    再说了,他们匆忙赶来,准备不足,就是不甘心。

    要是这样再斩不了他们,怎么能够称得上半步真人,天下巨头?

    “尸解法器。”

    陈岩更多地心思是放在九真太始灵宝剑的炼制上,全神贯注。

    九真太始灵宝剑非常玄妙,几乎能够将肉身的的精华斩出,然后精气神合一凝练元神。

    正因为这近乎逆天的效果,炼制此尸解法器不光是需要的天材地宝让人头皮麻,炼制的难度同样是不小。

    反复琢磨,仔细推敲。

    陈岩甚至还在天宫中寻找材料,炼制了几件其他的法器用来练手,增加经验。

    整个天宫中,松影斑驳,溪水叮当。

    陈岩坐在云榻上,竹荫片片,照的眉宇间一片青绿。

    全心全意参悟尸解法器,如痴如醉。

    卢心悦则是半躺在软榻上,梅枝横斜下来,开满小花,遮住娇躯。

    祭炼手中的龙鼎,期望有所收获。

    圣天玄将则是面无表情,坐在嶙峋怪石上,身上白玉生烟,袅袅无形。

    至于青蝉和褒玉两人,没有修炼,而是在翻阅书架上琳琅满目的经书孤本,五花八样,万万千千。

    当然,最快活的非大胖娃娃不可,小东西没人管,没人问,爬来爬去,自玩自乐。

    饿了,有丹药吃;渴了,有玉液喝。

    困了,在树下睡;无聊了,就扑蝴蝶玩。

    天宫上的众人,相安无事,一片平静安详。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之间,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光晕由远而近,看上去五光十色,但仔细再看,却又单调黑白。

    时时刻刻变化,难以捉摸。

    叮当,叮当,叮当,

    天宫深处,悬挂的玉磬无风自鸣,清脆而短促的声音,传的很远。

    “到了。”

    陈岩扶了扶头上的道冠,展袖起身,三两步后,来到窗前,看到惊虹贯空,五色十光,又夹杂黑白玄洞,无声无息。

    诡异,神奇,玄妙。

    看似美丽如斯,但有致命的杀机。

    卢心悦手托龙鼎,翩然来到跟前,和陈岩并肩而立,她蹙着黛眉,美眸中光芒闪烁,喃喃道,“日陨光界到了。”

    “到了。”

    陈岩大袖飘飘,目光变得深邃无比。(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