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七十八章 万事俱备待东风(求订阅!)
    陈岩抬目看去。八)

    天观云,云照水,水映山。

    寥寥数笔,玄水金湖,中矗火山,汩汩有声。

    尚未接近,就有一种清丽标格之姿,跃然纸上。

    果然是摩空云岛,和经书上的插图一般无二。

    他站在栏杆前,法目一开,神光璀璨,再看到银光扶摇,纯白如雪,若狼烟笔直裂青穹,像天马脱缰行万里,浩浩荡荡。

    刚硬,孤直,冷冽。

    “真有人抢先一步。”

    陈岩大袖飘飘,眸子青青,映出气象,银光晶莹之中黑气如龙,血绕如晕,风吹不散,不是善类。

    “是魔门之人?”

    陈岩身后的无形剑无声无息转动,出清音。

    下一刻,

    金湖之水倏尔一开,层层晕光叠加,上举若莲花,一个人影自上面显现出来,青衣罩身,眉若碧绿,面容有阴鸷之色。

    此人看上去是青年模样,身材消瘦,看到半空中的天宫,先是一愕,然后恢复平静,开口道,“道友止步。”

    陈岩自天宫中转出,正了正头上的道冠,从容自若,衣袂带风,行了一礼,道,“我要炼制一件重要法器,需要占用此地,道友可否行个方便?”

    “当然,对道友造成的不便,我自会补偿。”

    人影碧绿的长眉抖动,声音变得阴森,道,“多谢道友好意,可是本座不准备离开。”

    “是吗?”

    陈岩上前一步,背后的无形剑再转,有杀伐之气呼之欲出,道,“道友何不再考虑一二?”

    轰隆隆,

    话音落下,千百剑光升起,若银河翻浪,像玉叶风起,层层叠叠,弥漫四周,天上地下,无处不在。

    冷冽杀意,灭绝生机,令人呼吸都变得困难。

    人影脸色变得不好看,拢在袖中的手指抖动,道,“半步真人,真是好威风。本座是冥河圣门的太上长老赵无极,劝你一句,要三思后行。”

    冥河圣宗可谓是鼎鼎大名,传承万年,整个宗门建立在神秘的冥河之上,杰出弟子辈出,纵横天下。

    这样的宗门,潜势力只会在无极星宫之上,不会在无极星宫之下。

    要是在平时,陈岩遇到这种人物,或许会想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但现在事关元神大道,自然是法剑斩出前路。

    叮当,

    无形剑如轮转动,度又缓慢到迅疾,冷光咄咄,漫天的杀机似乎要凝为实质,封锁左右。

    “哼,”

    赵无极见此,知道不能善了。

    作为魔道巨擘,自从他得道以来,不知道抢夺了多少人的机缘,地盘,宝物,天材地宝等等等等,死在他手下的人更是难以统计。

    因此他这次面对别人的抢夺,第一反应不是愤怒,不是耻辱,而是静下心,看如何应对。

    陈岩没有任何的犹豫,再次上前一步,拔剑就斩。

    森森然剑气凝成笔直一线,纯粹到难以想象。

    锋锐,迅疾,刚烈,杀伤力十足。

    与此同时,大哉九真天玄宫轻轻一震,自其中跃出万千的雷光,铺天盖地,封锁左右。

    “起。”

    赵无极见此威势,知道凶多吉少,他毫不犹豫,大袖一挥,祭出一件兽面圆环。

    轰隆隆,

    法宝一出,迎风而涨,正中央的兽面似乎要活过来一样,幽幽深深的目光,居然透过空间,直接照在陈岩的灵台上。

    混乱,杀戮,暴戾,嗜血,等等等等,各种负面情绪爆,引起幻觉。

    此宝是用一块远古魔神的头骨炼制而成,日夜以法力滋养,渐渐引出了深藏在里面的魔性,措不及防下,让人很容易吃亏。

    陈岩却是神魂得道,比起寻常仙宗之人,对这样的法宝有更强的抵抗力,他念头一起,灵台之中,日月星三光大盛,堂堂皇皇。

    “斩。”

    陈岩破掉法宝的影响后,无形剑由虚化实,快逾闪电,倏尔一折,就将人影自中间斩杀。

    哗啦,

    人影被无形剑斩中,化为一缕黑烟,里面的面孔一扭曲,然后归于虚无。

    很明显,眼前的这个魔宗长老只是一具分身而已。

    陈岩并没有意外,收了法剑,大袖一展,径直往里走。

    金水激荡,火焰满山。

    两者交辉,金赤之色相磨,晕光晕水。

    整个岛屿自然而然生出玄妙的磁场,难以用言语描述。

    陈岩循着气机,很快来到岛屿之下,见谷裂如缝,上覆虬松森森,松影映照下,灵脉交汇处矗立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宝池。

    再仔细看,宝池中魔云升腾,神咒如珠,叮叮当当落下,里面是一件法衣,大气古朴,隐有古风。

    “不像是魔门之宝。”’

    陈岩手一招,将法衣拿过来,感应着其上的气息。

    那个魔宗长老是借助岛中奇异的水火阴阳路子,强行将自己的印记打入法衣中,然后占为己有。

    这样的手段,并不稀奇。

    “倒是这法衣,”

    陈岩拿到手里,神念往里一探,越觉得其不同凡响,能够让冥河宗的太上长老不惜这么远赶来摩空云岛,不是凡物。

    “哈,”

    陈岩笑了笑,自言自语地道,“这样一看,和那个冥河宗赵无极的仇越结越大了啊。”

    强驱逐,斩化身,夺宝衣。

    新仇旧恨,一起来。

    话是这么说,但他根本不在意,事有缓急,难道顾忌因果,一直畏缩不前不成。

    “起。”

    陈岩念头一起,将法衣直接送给圣天玄将,这位已经初步生出智慧的无上傀儡,体内灵窍一开,就进行炼化。

    做完这个,陈岩将大哉九真天玄宫接引下来,悬在岛屿之上,澎湃而无所不入的法力渗人地面,以此为中枢,构建大阵。

    在同时,早有准备的青蝉和褒玉等人,领着重新炼制的傀儡,布置法阵。

    炼制尸解法器是个不小的工程,关系到成道,不能有半点的马虎。

    陈岩更是精益求精,盯着他们的动作,任何一个不合适,就重新再来。

    认真,严格,不近人情。

    在这样的局面下,围绕岛屿的禁制法阵逐渐起来,炼制尸解法器的时机马上就要成熟。

    在同一时间,冥河宗的太上长老赵无极收到了自己化身灭亡的消息,面色阴沉。

    ps:求下订阅,推荐票,月票,打赏。(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