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待到宝成劫数来(求订阅!)
    ps:冬至快乐!

    是日。

    山风行于水上,云霞满谷。

    天光垂照,一望金黄,明辉和火焰相磨,发金玉之音,声声入耳。

    上有云,下有水,中是山。

    山容水姿,阴阳汇聚,氤氲出大若丹相。

    陈岩大袖飘飘,站在崖头,松光缭乱,斜影细细,照出他冷峻的面容。

    “大人。”

    不多时,青蝉上来,低声禀告,道,“整个工程完成。”

    “嗯。”

    陈岩点点头,庞大的神念轰然落下,沉入到摩空云岛最中央的核心宝池中。

    轰隆隆,

    法力一落,刹那间,无风无波的水面之上,出现玄妙纹理,横竖上下,如同周天棋盘,交点上宝灯盏盏,散发明光。

    大阵引动水火阴阳之力,汇聚到正中央十丈大鼎中,龙虎出没,烟霞袅袅,不时有清音发出。

    “开始。”

    陈岩检查无误,纵身而下,整个人踏入宝池中,衣袂带风,双手不断地打出道诀,激发大鼎的力量。

    哗啦啦啦,

    下一刻,

    一种接一种的天材地宝自四面八方飞起,然后按照先后落下,井然有序,半点不乱。

    严谨,有序,从容不迫。

    上下,左右,五光十色。

    陈岩神念强横,法力深不见底,经书上关于炼制九真太始灵宝剑的文字熟烂于心,整个过程居然给人一种行云流水般的从容。

    像是寒月照山,冷光拂过枝头。

    像是清泉许许,水声呜咽石音。

    像是千百鹤舞,新水之下涟漪层层。

    像是冰皮初解,晶莹玉色满山中。

    青蝉和褒玉两人相对而坐,听到声音,心中浮出一幅幅的画面,美轮美奂。

    两人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眼中的喜悦。

    形于器,发于声,自然化物。

    有这样的异象,可想而知,炼制法器的过程非常顺利。

    卢心悦曳裙摇佩,纤丽非常,她玉手托着龙鼎,走来走去,却在盯着外面。

    在她看来,陈岩小心谨慎,思维缜密,计划周全之下,炼制法器肯定会顺风顺水。

    现在要担心的,反而是外部的干扰。

    要知道,这可是在摩空云岛,周围不知道潜伏多少妖人,古兽,凶禽,甚至不为人知的修士,谁也不能够保证,他们会不会恰好来到岛屿,见宝起心思。

    再说了,在一个月前,他们赶走的赵无极可是冥河宗的太上长老,这样的魔头巨擘可不是吃了亏不吭声,肯定蓄意报复。

    三千里外。

    有山名西陵。

    崖高谷深,冷松森森。

    满地霜花遥遥,风吹来,飒飒作响。

    山顶之上,冷光片片,若梅花盛开,摇曳有姿。

    时候不大,三座嶙峋怪石之上,出现了人影,整个人朦朦胧胧,看不清面容。

    “赵道友,”

    率先说话的是个女子,火红法衣,手段风流,声音软软的,极为动听,她捋了捋被风吹乱的鬓发,开口道,“不知道有何事?”

    赵无极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道,“我知道两位道友最近正在修炼秘术,今天特意告诉你们一个消息,在摩空云岛中,就有合适的人选。”

    “合适的人选,”

    女子念叨一句,声音依然是软媚可人,道,“有金丹三重的仙门之人来了?”

    “不是金丹三重,而是法身圆满,半步真人。”

    赵无极面上笑容阴鸷,有一种阴森之色,道,“如果擒拿之后,可想而知,可将你们的秘术或者法宝提升到一种何等的境界。”

    “半步真人。”

    女子一听,先是一惊,然后沉默下来。

    这个时候,自从到来后就沉默的第三人开口了,他的声音嘶哑难听,冷如彻骨,径直道,“赵无极,半步真人,单论实力,在我们每个人之上,你到底有何图谋?”

    “哈哈,”

    赵无极大笑几声,面不改色,道,“我能有什么图谋,只是想到两位道友的困境,正好得到消息,就提一提。”

    两人都不说话,盯着赵无极,似乎要在对方的脸上看出花来。

    都是千年老妖了,装什么白莲花?

    糊弄鬼谁啊!

    赵无极见此,放下小心思,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虽然在很多人看来,刚才的手段很普通,对面两人不可能上当,但试一试,又没有坏处,万一成功了呢?

    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可不会在乎什么丢脸,什么面皮,有利就好。

    两人听完之后,等了一会,红裙女子伸出春葱般的玉手,放到膝前,笑了笑,道,“原来是赵道友吃了不小的亏,想要报复啊。刚才还说的这么好听,一副为我们两人着想的样子。”

    赵无极面皮比城墙厚,充耳不闻。

    第三个人突然开口道,“赵无极,听说你在摩空云谷中借助水火阴阳潮汐要洗去五福六运法衣的烙印,从而融入自身,护佑自己的天鬼之身。这样看来,那件法衣也落到对方手中去了吧?”

    “五福六运法衣,”

    红裙女子美眸中放出异彩,看向赵无极,道,“没想到赵道友真是了不得,竟然真的将五福道人的道统收入囊中,佩服,佩服啊。”

    赵无极面上的笑容敛起,第一次露出凝重之色开口道,“天蝠王,你对本座倒是很上心啊。”

    天蝠王嘿嘿一笑,背后似乎有长翼展开,阴风阵阵,针锋相对地道,“五福道人的道童本王谋划了这么久,却让你捷足先登,”

    红衣女子不管两人的纷争,直接道,“赵道友,你既然得到了五福道人的道统,可不能太小气,我和天蝠王帮你对付仇家,再抢回宝衣,出力是很不小的。”

    “好。”

    赵无极底牌被看穿,无可奈何,只能在心里狠狠地把天蝠王咒骂了几遍,然后开始和两人商量,讨价还价。

    三个人,都是修行上千年之人,知道什么时候该争取,什么时候该退缩,用最短的时间就达成共识。

    “我们走。”

    三个人有了决断后,马上起身,或是驾驭遁光,或是乘坐法器,或是坐在凶禽之上,向摩空云谷方向前去。

    这个时候,正是紧要时刻,陈岩看着丹炉中有了雏形的尸解法器,面上露出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