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八十二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八方风云十年后
    岛上。

    岚气如纸,冷光沉水。

    山风十里石弄影,青莲临岸木成荫。

    晶晶的光,青青的水,摇摇的叶子,袅袅的香气。

    夜来似画面,诗句在其中。

    陈岩回到谷底,大袖一挥,将斩杀冥河宗太上长老所得的精气和法宝送入雷池镇压,然后手一引,九真太始灵宝剑握在掌中。

    叮当,叮当,叮当,

    薄若蝉翼的剑身无风自鸣,上面精致古拙的花纹翩翩起舞,交织如韵,连绵成片。

    灵动,飘渺,玄妙,难以捉摸。

    “大人炼制的法剑真是奇妙。”

    卢心悦美眸盯着九真太始灵宝剑,只觉得幽幽深深不见其底,如同面对浩瀚的星空,难以想象。

    再想到法宝炼成之时,引动天上雷劫。

    由此可见,这不是自己的错觉,而是真真正正不简单,不是凡物。

    “希望不要辜负我的心血。”

    陈岩用手摩挲着剑身上细密的花纹,目光咄咄。

    要炼制此尸解法器,真是不容易。

    一来、四下活动,纵横开阖,收集材料。

    二来、在这个过程中,免不了结下因果,以后会是隐患。

    三来、雷劫霍霍,借大阵之力才能渡过。

    卢心悦从法剑上收回目光,扶了扶头上云鬓,道,“大人,接下来如何?”

    “做准备,待时机,冲元神。”

    陈岩哈哈大笑三声,衣袂扬起,招呼众人上了天玄宫,然后法力一起,轰隆一声,整个大星自摩空云岛拔地而起,轰隆一声,直入云霄。

    冥河宗。

    真魔圣殿前。

    中央有一株参天古树,高有千丈,华盖遮天,垂荫上百亩,郁郁葱葱。

    仔细看,大叶小叶,细细密密,如同剪刀裁剪,别有纹理。

    而树根则如同虬龙盘踞,不见土壤,扎根在虚空中,自不知名的重重空间中摄取元气,五彩十色,篆文飞舞,似乎无数的魔神在吟唱祈祷。

    所有的光线,照到树上,都会变得无声无息,全部吞噬。

    只听树上传来一声难听的撕裂声,然后一个叶子齐齐而断,然后飘飘摇摇,在下坠的同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化为人影落地。

    赵无极阴沉着脸,身上的气息前所未有的虚弱,他眉宇间酝酿风暴,咬牙切齿得道,“好一个小辈,坏我真身,我跟你势不两立!”

    他现在虽然通过真魔通界树上留下的印记复活,但上千年的修为一空,要再恢复实在是太难。

    “要让你付出代价。”

    赵无极才不会善罢甘休,他想了想,终于下了决断,取出一枚符令,上面化为古朴,形似半开半闭的眸子,闪烁着幽光。

    身为冥河宗的太上长老,他手中的符令为冥河真魔符,手持此符,有权力召集一次宗门法会。

    轰隆隆,

    赵无极将法力打入符令中,一种奇异的波纹瞬间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不多时,一股股浩瀚强大的气机复苏,冲天而起。

    天池。

    月照波心,如悬明珠。

    莹莹的玉光,弥漫一色,四下影动。

    不知何时,潺潺水音入夜,惊起千重浪,少顷有青龙长啸,声震八荒。

    轰隆隆,

    青龙盘旋三圈后,往下一落,锦衣玉带,神情威严,正是龙君,他眸子冰冷,闪烁着危险的色彩。

    “陈岩,”

    青龙站在抬头上,看天上皓月,想到当日自己受伤的场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五湖四海之水都无法洗尽。

    闯龙宫,让自己颜面尽失。

    夺宝鼎,斩去自己晋升的道路。

    下狠手,令自己受伤八个月日夜苦熬。

    这样的仇恨,不共戴天。

    “让你无法逍遥。”

    天池龙君看着越来越冷的月色,面容也是越来越冷峻,他考虑了一会,唤来童子,准备云辇,要出门一趟。

    龙族,或者说水族,从来都是庞然大物,根深蒂固,他不敌陈岩,但是可以寻求帮助。

    不知名时空。

    在浩瀚的潮汐中,洞府时隐时现,泛着幽幽深深的光泽。

    洞府最中央,层层叠叠的神光照下,如莲花下垂,连络成帏,结成曲柄宝盖,瑞气升腾,气象万千。

    宝盖之下,是一尊女神之相,看不清面容。

    她一身玄色法衣,一手持宝镜,一手握莲花宝旗,有一种难言的威势。

    再往下,是一个少女坐在龟背上,纤腰细身,容颜秀丽,她手中同样握着一个铜镜,上有九道玄文,演化出九光。

    叮当,叮当,叮当,

    漫天珠玉浑圆的篆文绕着少女身子转动,叮当作响,似是泉过白石,夜风细细。

    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女心神一震,自坐定中醒来,美眸晶莹。

    “金母传下的《琼华宝曜七晨素女经》真是难啊。”

    少女手托香腮,浑身上下氤氲烟霞,娇美可爱,喃喃道,“不过再努力一点,就可以离开这里,前往新世界呢。”

    要是以往,纵然得到金母元君的传承,但少女依然要苦修到元神境界,才可以破空飞升,前往传承中记载的新世界。

    可惜现在随着中土大劫一起,龙蛇起陆,阴阳对冲,使得这一方世界的束缚之力大减,她动用秘术,再以元君仙府和新世界的玄妙联系,不到元神境界也可以前往。

    只是这种机缘,要求非常苛刻,简直要比元神飞升还要困难。

    当然,要不是此女身份不一般,有金母元君铺路,这样的办法简直是找死。

    “走。”

    少女认准方向,念头一动,洞府滴溜溜一转,自时空潮汐中出来,向正东方向而去。

    她的目标,是日陨光界。

    时光匆匆,过得很快。

    转眼之间,已经是十年过去。

    天下风云激荡,英才辈出,超卓人物横空出世,光芒万丈,而在日陨光界,依然是天火滔滔,焚天灭地,无穷无尽。

    这一天,尘封已久的宫殿之门打开,陈岩踱步而出,头戴星冠,身披日月法衣,背后玄气升腾,元气朝拜,风姿俊秀,若玉山之石。

    他抬起头,看着晶莹的冷光自天穹上垂下,交织纵横,眉宇间一片平静,开口道,“时机已到。”

    轰隆,

    话音一落,天地之间,有闷雷炸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