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八十三章 法剑一引尸解路 精血凝珠三宝全
    正值仲春。

    天河之水,霜冰未解,和寒气相磨。

    晶晶然,泠泠然,徐徐然,若天上云。

    而河边枝头上,晚梅未谢,浮光生香,弥漫皓白,森森然似雪。

    天光,冷水,花色,石气。

    光彩交映,照在陈岩的眉心,一片幽深。

    他扶了扶头上的星冠,大袖一展,从容起身,来到谷中。

    周围青松似虬龙,也若老鳞,参天遮光。

    最中央则是半亩青湖,澄澈见低,晶莹剔透,里面有石子,莲花,静而无波。

    时有灵机冲出,状若喷泉,珠珠若玉,连绵而上,璎珞叮当,发有妙音。

    天地灵机,山水造化,尽数凝于此间,含而不露。

    这就是日陨光界的神奇所在,从来不缺少穷山恶水,凶谷戾水,大妖出没,但同样有洞天福地,灵脉汇聚,匪夷所思。

    陈岩当日选择来日陨光界,一来就是要在摩空云岛炼制尸解法器,二来则是寻找灵脉福地,才能冲击元神大道。

    此地对峙若龙头,中有一线饮水,地气聚拢,福运上门,得天独厚。

    正适合八风来投,冲击天关。

    陈岩大袖飘飘,在水上行走,神念散开,最后一次检查无误后,洒然一笑,端坐在莲座上,闭上眼,凝气固神。

    冷光稀稀疏疏落下。

    横浸在玉水中,色彩摇空,参差变化。

    有一种鲜妍明媚之感,呼之欲出。

    不知何时,陈岩睁开眼,眸子精光照人,却又气定神闲,他稳稳当当坐在莲座上,念头一起,血气弥漫,传出声音。

    初始之时,若冰皮初开,细细私语。

    少顷之后,全部融化,波浪层层。

    再往后,则是通畅辽阔,浩浩荡荡,铺天盖地。

    轰隆隆,

    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血气冲霄,绵绵长长,铺开之后,宛若画卷。

    不凝练,不深邃,不玄妙。

    只有一个特点,乃是大。

    无穷无尽,不见尽头,让整个天地似乎都染上一层血香之气。

    卢心悦,青蝉,褒玉等人聚在一起,低声轻语。

    这个时候,血气一出,山峦为之所洗,熏熏若醉酒。

    浓郁到极点的香气,凝而不散。

    三人见此,对视愕然。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蓬勃的精血之气,纵然是武中圣者都比不上。

    要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恐怕以为眼前的不是陈岩,而是体型如山岳的凶兽,或者百丈的蛟龙不可。

    实在是气血之盛,匪夷所思!

    虽然只是浩大,没有武中圣者千锤百炼的凝实,拳意精神之下拥有的无敌威势,但这个数量,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更何况,修道之人,又不需凝练,蕴含拳意精神,只需要澎湃浩大,就可以支撑气宝和神宝,更上一层。

    “怎么有这么强大的气血之力?”

    卢心悦来回踱着步子,面上满是不解之色。

    要知道,陈岩可是走的神魂之道,一路之上,精修神魂,成就法身,毫无疑问会占据绝大部分的时间,哪里有空去修炼肉身?

    再说了,陈岩修道时间少的可怜,走到现在,已经是惊世骇俗,更不会有时间。

    “是修炼了某种秘术,还是服用了逆天丹药?”

    卢心悦心中浮起一个又一个的念头,又被自己否决。

    说起来,修炼神魂之人,最常用的方法就是炼制滋养肉身之丹药,服用之后,壮大气血,然后日夜积累,终有一天,精血达到顶峰。

    可人之肉身,玄妙惊奇,丹药服用越多,作用会越来越弱,甚至还有丹毒,那可是令人色变。

    真的无法想象,要到陈岩这种地步,究竟要服用多少丹药,而丹药品质之高,又是如何惊人,根本是不可能的。

    卢心悦想不明白,索性不去想,只是喃喃道,“光是有此浩瀚不知尽头的血气,恐怕就比别人晋升元神境界多了三分把握。”

    她出身于天池龙宫,又有孽龙之母,家学渊源,博闻强识,通读经书,自然知道历史上不少惊采绝艳的神魂修士,都是饮恨在气血不足上。

    而今天下,仙道之中,炼气之辈盛行,除了神魂修士无肉身护佑,容易遭受劫数之外,这肉身之弱也是重要原因。

    可以讲,肉身之弱,气血不足,是神魂修士冲击元神大道的时候,比起炼气修士的弱势,陈岩却在弱势上强横无比,气宝和神宝本来就是强项。

    这样的局面,再冲击元神境界,成功的可能要比她在经书上看到的绝大部分半步真人要大的多。

    陈岩不管其他人如何想,而是按照太冥玄天宝典上的记载,运转血气,蒸蒸日上,如同太阳一般,熊熊燃烧,光明万丈。

    气血如沸,鼎立八荒。

    待到顶点之时,炎炎明光,上下飞舞。

    “起。”

    这个时候,陈岩舌绽春雷,吐出咒语,字字如玉,清音交替。

    叮当,

    九真太始灵宝剑自背后跃出,轻轻一折,像白龙出水,似冷月横空,像流星坠地,玄妙的力量升腾,凝而不散,附在剑身之上。

    叮当,叮当,叮当,

    薄若蝉翼的剑身上,花纹流转,古朴深沉,如同活过来一般,引动冥冥之中的不可测度的规则之力,合二为一。

    九真太始灵宝剑倏尔变得透明,径直斩在陈岩身上,无声无息。

    说来也怪,要是法剑斩人,即使是不见血,亦是尸首两分,可是九真太始灵宝剑斩在陈岩的身上,却是截然不同。

    在卢心悦,青蝉和褒玉等人的眼中,九真太始灵宝剑无声无息落下,而陈岩的肉身在接触到剑刃之后,如同春日里的融雪一样,自上而下,开始层层融化。

    从头颅,到脖颈,到上身,一直往下,一点点融化,变得透明,而在这个过程中,九真太始灵宝剑也在一点点消融。

    肉身一点点的消融,气血之力在减弱;九真太始灵宝剑一点点在变得透明,却力量在沸腾。

    众人都看得目不转睛,这就是尸解过程,以前只在典籍经书中见到,现在是第一次亲眼目睹。

    看似简单,实则玄妙,蕴含天地至理。

    好一会,九真太始灵宝剑和肉身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枚拳头大小的血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