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八十七章 天劫过后是人劫(求订阅!)
    ps:各位书友圣诞节快乐!今天好像做任务的书友很多啊,求下打赏。

    雷霆下击。

    森森疏疏,如伞如盖。

    霹雳闪电交织,垂成帷帐,冷冽逼人。

    忽天发大音,振聋发聩,字字声声,如在耳鸣。

    轰隆隆,

    毁灭之力激荡,居然生出烈焰光火,如轮如烛,照亮四方。

    “咄。”

    陈岩一手掐道诀,身子一转,足下法力扭转,叠叠升高,显出大小不一的门户,幽幽深深,不见其底。

    哗啦啦,

    门户扩大,空间扭曲,雷霆刚刚落下,就被吸入其中,轰隆隆作响。

    “吞。”

    陈岩面容冷峻,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不慢,随着他成就元神后,对五劫升天门的运用越发如鱼得水,主动吞噬雷霆。

    “吞,吞,吞。”

    五劫升天门节节升高,吞噬力量越来越强,雷霆进入其中,化为雷水,一照晶白,沁人心肺。

    轰隆隆,

    似乎感应到刚才的一波雷霆无法奈何陈岩,天穹上再生变化,郁郁青青之气弥漫,衍生出奇形怪状的雷霆神灵。

    是的,就神灵,雷霆中产生的存在。

    雷神们朱面獠牙,肋生双翅,手持法器,呼啸往来,万万千千,千千万万。

    尚未发动,光是翅膀激荡的声音,就令人觉得压抑,似乎随时大祸临头。

    “雷神天降。”

    陈岩面容上露出凝重之色,他在典籍和道经中见过这样的记载,深知其不可测度的毁灭之力,不敢大意。

    下一刻,

    浩瀚到难以想象的雷中神灵冲下,它们组合在一起,自然而然结成各种各样的大阵,演化出恐怖的生灭力量。

    雷神肆虐,法器飞扬。

    这一刹那,整个世界似乎化为雷神的国度,到处都是大小不一的雷神,驾驭雷霆,吞吐电光。

    “厉害。”

    正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真正直面这一劫数,才明白为何经书上再三提点,连卢心悦的母亲那样的人物都为之胆寒。

    即使是以他的元神之强大,雷霆电闪打在身上,都是生疼。

    更为可怕的是,雷神的意志,伟岸深沉,宛若实质,压在灵台上,让人的思维几乎要停止运转,别说是运转法力,就是躲避都困难。

    “起。”

    陈岩真的庆幸,自己事先有所准备,张口一吐,一道符箓飞出,迎风而涨,上面是细细密密的篆文,金灿灿的,闪烁光辉。

    轰隆,

    符箓一出,无风自燃,凝成如轮如晕如圈的光带,悬羊角之灯,六甲护佑,固若金汤。

    光带流转,生生不息,隔绝雷神。

    “果不其然。”

    陈岩盯着周围的雷神漩涡,发现真的有所减弱,六甲藏真大道真解中记载的法门很是了不得,没有让自己失望。

    自从他炼制成功尸解法器后的十年时间里,他除了寻找冲击元神的福地,就是研究参悟六甲藏真大道真解和孽龙传下的法门,进行积累。

    现在一看,恰如其分。

    “出。”

    陈岩借助第一个符箓暂时打断雷神的压制,法力开始恢复,立刻又掷出三张符箓,同时燃烧,引动力量。

    咔嚓,咔嚓,咔嚓,

    四道符箓,都是六甲藏真大道真解上记载的,没有任何的杀伤力,没有任何的防御,也没有其他的妙用,只是专门用来对付雷劫,效果很好。

    借助符箓的玄妙,抵抗雷神的意志,至于狂暴而激烈的毁灭力量,陈岩则选择用元神之身硬抗,补充五劫升天门的能量,并还可以淬炼元神。

    “挡住了。”

    褒玉,清脆和卢心悦都是异类得道,对雷霆有一种深入骨髓的畏惧,漫天的雷神呼啸,让他们觉得连至宝的禁制都似乎纸糊的一样,身子瑟瑟发抖。

    正因为如此,他们看到陈岩能够抵挡住这么恐怖的雷霆,同样是欢呼雀跃。

    “还有第三波。”

    陈岩并没有大意,他元神一成,沟通天地,感应气机,冥冥之中,一股比刚才还要强大的力量在半空中聚集。

    若是自上而下看,琼天晶莹,纯白胜雪,雷骨风寒,叶叶摇摇。

    少顷,雷球坠落,如珠串联。

    落在地上,像是鱼儿吐出的泡泡,四下游走。

    晶莹,闪烁,美丽。

    没有任何的凶戾,没有任何的暴躁,没有任何的破坏,反而给人一种意态悠闲的精致,小儿涂鸦的天真可爱。

    陈岩看了一眼,感应到战栗。

    眼前的雷珠,哪里是雷珠,分明是雷霆之中最为精纯的毁灭之力凝聚,从而阴极阳生,形成毁灭藏于内而生机显于外的异状。

    这样的杀伤力,比刚才雷霆凝聚而成的雷神都要恐怖。

    “灭顶之灾。”

    陈岩心中不由得浮出这四个字,他努力压下心中的不安,身子一转,化出千百的影子,扭曲如龙。

    龙影翩翩,千姿百态,或是横卧,或是呼啸,或是沉于渊水,或是腾跃九天,浮光生晕,上仰恣傲,铮铮然有精神。

    漫天龙影一出,古朴的龙鼎自卢心悦手中飞出,稳稳当当落下,居于中央,统御四方。

    雷珠打在龙鼎上,发出细雨敲打芭蕉叶的声音。

    非常细密,非常短促。

    一声接一声,不消停。

    听在耳中,就像是半夜独卧榻上,冰冰冷冷,窗外的雨打芭蕉声,要敲进心里,难受地要命。

    噼里啪啦,

    龙影在这种声音中,开始破裂,粉碎,化为虚无,一个接一个,看得人心惊肉跳。

    好大一会,雷珠消失不见。

    地面之上,是坑坑洼洼的斑驳,形似是古老的图案,雷水激荡,原本成千上万的龙影只剩下零星的十几个,看上去异常凄惨。

    卢心悦看得花颜变色,她可是知道自己母亲留下的龙鼎的本质,现在居然都被天劫打的没了气息,似乎陷入沉睡,可想而知,这次的雷劫何等骇人。

    不多时,山风吹过,剩下的龙影合拢到一起,重新化为陈岩的样子,他扶了扶头上的星冠,眸子平静。

    当日他不惜得罪天池龙君,独身一人杀入龙宫,四下破坏,可不是为了美色,而是为了今日之准备。

    要不是有孽龙的遗宝和神通,纵然能够躲过,也得重伤,如何应对接下来的最后一劫?

    “人之劫难,”

    陈岩负手而立,这次是一次修道的因果劫数,格外激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