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九十七章 天下风云
    太玄宗。

    崖高谷深,烟霞沉沉。

    亭前松柏郁郁,合抱粗细,枝叶扶摇。

    山风吹来,绿云曳光,逸逸生生,如在秋水。

    再往前,白石像碑,玄武驮之,晶晶然篆文在表面流转,照的周围百里有出尘之气。

    一个少年站在碑前,身姿挺拔,青衣罩身。

    只是简简单单站立,就有一股日月环绕的雍容气度。

    天光,松意,石色。

    晶如雪,绿似云,白染霜。

    人在其中,充塞域内,光彩夺目。

    这个时候,只听一声鹤唳传来,有金石之音,然后就看到一个胖乎乎的大娃娃骑着仙鹤出现在半空中,用脆生生的语气道,“范真人,掌教请你去殿中一趟。”

    青衣少年点点头,大袖一展,起了一道日月神光,托住身子,杳杳升空。

    时候不大,青衣少年降临到大殿前。

    森森绵绵,幽幽深深。

    祥光瑞气如檐下滴水一样,络绎不绝。

    刚接近,就能够感应到里面的福气和吉气,福禄寿迫人。

    青衣少年刚整理了下衣冠,殿中就有声音传出,字字如玉,晕着光彩,道,“是长白到了?进来吧。”

    范长白扶道冠,从容入殿,来到中央,然后对着高台莲座上的道人恭敬行礼,道,“弟子见过师尊。”

    太玄门掌教面如满月,广额长眉,身上有三尺青光透出,晶莹剔透,渗着生生不息的玉色,亿万篆文在其中生灭,演绎万象。

    他一摆拂尘,深沉威严,道,“徒儿坐吧。”

    “是。”

    范长白稳稳当当坐下,如出岫之云,似在现世,又如同在莫名之地。

    太玄门掌教往下看了一眼,见此姿容,暗自点头,即使是是他要求再严格,但对于自己座下的这个弟子还是非常满意。

    此子是真正的修道种子,自己只是引入门中,细心教导,自然水到渠成。

    平平稳稳,波澜不惊。

    却暗合天数,有善战者无赫赫之功的意思。

    太玄门掌教又想到自己刚才得到的消息,长眉不由得一挑,另一个人自荆棘中杀出,扶摇而上,同样光芒璀璨。

    两个人,不同的路子,却是殊途同归,都是前路光明。

    天下之大,真是了不得。

    太玄门掌教眸光一动,笑了笑,青光隐隐,开口道,“徒儿当日凝练出帝白元神,上通九天,扶摇日月,以你的年龄来看,可谓是我们太玄门乃至整个洪荒界来罕见。”

    他顿了顿,见自家弟子神情从容,继续道,“在昨日,陈岩成就元神。”

    范长白目中异芒一闪而逝,他当然不会怀疑自家师尊的消息,双手放到膝前,道,“听说陈岩无门无派,一路杀伐,晋升元神,很厉害。”

    太玄门掌教当然明白自家徒儿的器量,又一摆拂尘,道,“陈岩现在晋升元神,可依然没有看出他的底子,只是在照见黑水之时,有莫名的反应。”

    “哦。”

    范长白坐直身子,他可是知道,自家宗门的法宝,巡视诸天,监视中土,日月之下,无所遁形,这样的情况从来没有出现过。

    “陈岩的传承相当不凡。”

    太玄门掌教目光幽幽,他想了想,道,“陈岩在晋升元神境界之时,无极星宫,四海龙族,冥河宗,神灵,四方都派人阻道,接下来恐怕还会有一番争斗,徒儿你可以借此机会,看一看。”

    范长白明白自家师尊的意思,沉稳点点头,答应下来,道,“弟子明白。”

    一时之间,殿中安静下来。

    只有香炉中的烟气袅袅,如龙如蛇,凝而不散,映出师徒两人沉凝的气质。

    任凭风吹浪打,有太玄宗的底子,他们选择的余地很大。

    正午。

    台上高松青青,顶垂一干,倒悬如宝幢,叶叶细小翠绿,密集有纹理。

    星光出于松上,层层叠叠,萦绕曲回,左右上下。

    徐星星坐在松下,星光垂照,他比寻常人大一圈的脑袋晕着光,有中莫名的喜感。

    不过在场的无极星宫弟子却没人觉得如此,他们看着眼前看上去像五六岁的孩童,面上满是敬畏。

    入门没多久,就被太上长老收为弟子,本人更是天赋惊人,十几年的时间就凝练金丹,轰动门中。

    只论天赋和实力,不逊色于掌教的亲传弟子。

    正在此时,一点紫芒凭空浮现,化为大星,光若文字,道,“徒儿,来宫中一趟。”

    徐星星生出感应,睁开眼,身上璀璨的星光如霞衣,冲天髻上的星环有字字鲜明,阐述玄妙精神。

    他盯着文字看了会,身子一摇,驾驭遁光冲东方而去。

    “师尊。”

    徐星星声音清脆,有着童音,大摇大摆得进入大殿,懒洋洋地和殿上的师尊行了一礼,道,“唤弟子来何事?是不是又要赐下法宝?”

    说完之后,他还睁大眼睛,直勾勾得看着自己师尊高台上摆放的法宝。

    张玉坐在高台上,长髯飘飘,仙风道骨,他知道自家这徒弟是个活宝,对他举止并不在意,也不想寻常弟子那样约束,只是道,“星星,你本身的法宝都比我多了,还和为师我讨要什么法宝?”

    事实上真是这样,自家的这个弟子,天享大福,气运深厚,不光是修行顺风顺水,而且宝物来投,挡都挡不住。

    或许这小子不是无极星宫最出色的,但绝对是众人最羡慕的。

    提起大头娃娃,或者说多宝童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张玉知道自家弟子的来历,说了几句后,才提起要事,道,“星星,我这次找你来,主要还是掌门有法旨。”

    徐星星扭着身子,转来转去,不安分。

    张玉笑了笑,道,“陈岩晋升元神之时,人劫一关,了解因果,前瑶光殿主西华夫人携带门中重宝出手,失败之后,宝物落入陈岩手中。”

    “掌教的意思,让星星你跑一趟,把重宝取回来。”

    “这么快就成了真人,”

    徐星星听完之后,眼睛鼓起,显得更可爱,道,“这还不到二十年呢。”

    “是啊。”

    张玉手捋着胡须,摇头道,“了不得啊。”

    “那我就跑一趟。”

    徐星星大眼睛一转,嘻嘻笑着,道,“不过掌教向来赏罚分明,我要是拿回宝物,可不能亏待星星我啊。”

    双倍月票期间,有月票的支持下。

    “你这顽劣小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