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九十八章 天河倒垂临光界 黑水幽深显峥嵘
    正值夜中。

    白虹贯空,大星摇曳。

    倏尔万千毫芒激射,盘郁曲上,纤玉腾辉,夭矫如龙。

    四顾周围,弥漫一色,只余峰头点点,形似青髻。

    晶晶然天光自雕花细冲的镂空窗户上倾斜下来,斑斓成色,风吹而摇,照出少年的身影,俊朗英姿,山岳沉凝。

    陈岩抬起头,背后黑水沉沉,层层叠叠的空间上下,氤氲雷气,呼啸云涛,有统御八荒**之气。

    “太冥。”

    陈岩喃喃一句,眸子清亮。

    元神一成,万法归真,以前的诸般神通自然融合,以太冥真水为根基,演化诸天雷霆。

    太冥真水,融合玄冥真水和万化真水,脱胎换骨。

    诸天雷霆,尚在继续演化,主杀伐之威。

    水生雷,雷助水,妙不可言。

    这个时候,凉风习习,波光涟漪。

    周围的松柏修竹叶子摇摇,泛着光,晕着彩,挂着香。

    胖乎乎的大娃娃也爬了出来,晃着羊角辫,咿咿呀呀,叫个不停。

    “咯咯,”

    胖娃娃憨态可掬,摇摇晃晃,像是随时要跌倒。

    “小家伙,”

    陈岩手一招,将胖娃娃拎过来,用手摩挲着小东西细腻如玉石般的肌肤,冰冷冷的,没有体温,笑了笑,道,“天道造化,一饮一啄。”

    天生灵药,灵智不长,不可修道。

    可是却也因为如此,以后自己飞升离开此界,能将之带走。

    “咯咯,”

    胖娃娃用小脸不停地蹭着陈岩的手,在小东西的感觉中,陈岩身上元神真人的味道让它很舒服。

    轰隆隆,

    正在这个时候,天穹之上,陡然响起雷鸣。

    郁郁沉沉,振聋发聩。

    冥冥之中,一种浩瀚的天威扩散。

    “嗯?”

    陈岩抬起头,就见漫天水响,风吹清波,细细碎碎的金芒跃动,如同鳞片一样,迷离烟霞。

    轰隆隆,

    下一刻,

    天河倒悬,波光以一种难言的速度扩展,和天光一衬,交映霜白。

    万万千千的龙吟呼啸往来,影似山峦,可破青天。

    咔嚓,咔嚓,咔嚓,

    空间之力激荡,风云四起,有强大的存在就要降临。

    “是龙族之人。”

    陈岩看着水波涟漪,层层叠叠,空间之中有水浪激荡九天的气息,冷哼一声,放开胖娃娃,身子一摇,就到了外面。

    他负手而立,大袖飘飘,身后玄气冲天,静待波涛而来。

    轰隆,

    漫天水波一卷,层层向上,如同台阶。

    一个中年人缓步而来,身披龙袍,腰悬玉带,眸子金黄,霸气冲天。

    陈岩仔细看去,发现来人身后水光弥漫,空间晶莹,庞大不知边际的龙影在其中升腾,看不到尽头。

    “龙神,”

    陈岩目光一凝,盯着宛若实质的空间力量,笑道,“四海龙族,真是了得,还有这样的人物。”

    来人同样用金黄的眸子上下打量陈岩,好一会,才开口道,“不到三十年,就凝练元神,加号真人,果然是大劫有大运。”

    他的声音洪亮,威严如天意,扩展到四方,字字携带莫名的力量,道,“只是阁下行事太过凌厉,不是安身之道。”

    “道友此言差矣。”

    陈岩上前一步,目若点漆,在对方沛然压力下,从容自若,道,“我辈中人行事,固然要考虑周全,也不能够束手束脚,没有随心所欲,没有逍遥自在,又修什么道?”

    字字金玉,大放光明,分庭抗争。

    龙神沉默少许,再次开口道,“天池龙君和陈真人的因果我不管,不过落在你手中的宝图乃是我们四海镇压气运的重宝之一,不能不收回。”

    “真人若交出宝图,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陈岩听着话音,虽然平淡,但以势压人的味道很浓,剑眉不由得轩起,面容冷峻,反问道,“本座要是不交呢?”

    “不交的话,”

    龙神敛去面容上的平和,萧杀如铁,道,“那我们就做过一场,让我看一看你这个新晋的元神真人又何等手段。”

    “哈哈,”

    陈岩大笑,玄气接天,若天河倒水,浩瀚无际,声音拔高,道,“此地正适合你我交手,本座也要想看一看,活了不知岁月的龙神怎么样。”

    轰隆隆,

    两人气机一碰,一个昂扬向上,龙镇四海,一个幽幽深深,起源造化,各不相让,针锋相对。

    轰隆隆,

    这一刻,连天穹都被打穿,自上面照下亘古的磁光,五颜六色,晕开光轮,照在对峙的两人身上。

    太玄宗。

    雪峰晶莹,澄明凝光,细细密密的浮彩流转,如同冰壶瑶界。

    置身其中,冰光照人,照身,照魂,不起杂念。

    正中央,悬有一个宝镜,上有日月花纹,古朴幽深,似是无穷大,巡视整个世界。

    叮当,

    蓦然之间,宝镜一响,然后一道人影凭空出现在殿中,青衣罩身,广额长眉,正是范长白。

    “前辈,”

    范长白先对宝镜行了一礼,然后才开口说话,道,“可是寻到了陈岩的气机?”

    “不错。”

    宝镜器灵的声音不大不小,不男不女,是一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中性,道,“你来的正好。”

    话音一落,

    镜面如涟漪般展开,空蒙宝色中,两个人影对峙而立,巍峨的气场,即使隔了不知道多少万里,依然是充塞域内,霸道强横。

    叮当,叮当,叮当,

    即使是宝镜这样太玄宗中来历非凡的法宝,要照出两人,也得全力以赴,表面的花纹熠熠生辉,明光氤氲整个大殿。

    “是龙神。”

    范长白目中精芒大盛,作为太玄门中的高层,他阅读典籍,对整个天下有着极为清晰的了解,当然知道这个老龙的来历。

    要不是特殊的原因,要他滞留在这一方世界,以对方的积累,早就飞升离开了。

    是水族真正的镇海神针,拥有无量的法力。

    “有他出手正好。”

    范长白停在宝镜面前,目光深沉,盯着上面的两人,道,“正好看一看他们的成色。”

    与此同时,不少的大宗巨派,感应到两位真人级别的强者碰撞的气机,不由得将目光投向日陨光界。

    ps:成元神真人了,填一下几个坑,要飞升到另一个地方,开大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