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九十九章 剑出霹雳八方动 龙在浅滩落下风(元旦快乐!)

第六百九十九章 剑出霹雳八方动 龙在浅滩落下风(元旦快乐!)

    半空上。

    霞蒸云腾,山色空濛。

    星月垂照四方,天景争奇斗艳,苍茫浩瀚。

    龙神负手而立,脚下玉水绵绵,若洗濯一样,光可透明,一尘不染,晶莹剔透。

    他的对面,陈岩同样踏在水上,却是幽幽深深,不见底色。

    白黑对峙,针锋相对。

    尚未接近,已经有吞吐气机,八方风云之势。

    龙神金黄的眸子转动,如同大日般光辉,一字一顿地道,“陈真人,出手吧。”

    他的身份资历摆在那里,当然不会首先出手。

    “好。”

    陈岩明白这个道理,念头一起,无形剑倏尔斩出,平平一剑,刺向对方的眉心,虽然看上去迅疾如闪电,但在元神真人来看,却根本不快。

    龙神目中金芒跃动,屈指一弹,发出一道罡雷,打破剑光,明白对方的意图。

    “真是心高气傲啊。”

    龙神喃喃一句,对方虽然是新晋真人,可没有半点要占便宜的心思,要堂堂正正,进行一战。

    “开始。”

    两人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深沉的目光,各自蓄力,酝酿惊天神通。

    哗啦啦,

    陈岩出手很快,大袖飘飘,手持无形剑,脚下似踏木屐,映着青苔,如龙如蛇的剑意,猛然爆发。

    这一剑,截然不同。

    横空出世,韵味深厚。

    像是孤峰秀起,似是飞流冲壑,如同万家灯火,迅疾,大气,多变,繁多。

    刹那间,空间震荡,风雷大起。

    “这个陈岩,”

    龙神立在半空中,在金色的眸子中,映照出漫天的剑光,或是交织,或是碰撞,或是冷冽,或是诡变,无处不在,无处不有。

    这样的剑光,从空间中斩出,难以捉摸,可是蕴含的泯灭一切的生机,又让人敬畏十足。

    “叱,”

    龙神面一沉,手臂伸开,上面的龙鳞一闪而逝,径直迎上剑光,他居然用自己千锤百炼的不灭龙身来硬抗无形剑。

    叮当,叮当,叮当,

    两者碰撞,发出金石之音,火星四溅,毫芒立生,周围甚至出现幽深的空间黑洞,噼里啪啦往外冒着火焰。

    “好。”

    陈岩见此,毫不意外,身子一纵,无形剑蓦然从手中消失不见,但森森然的剑意,铺天盖地,弥漫天穹。

    与此同时,他脚下的太冥真水轰隆一声,浩浩荡荡,澎湃激昂,向前推进。

    轰隆隆,

    幽波四起,底色深不可测。

    “这剑,”

    龙神用手一抚眉心,口吐真咒,金眸转动,看透空间,立刻就发现一道白光在周围盘旋,似真似幻,明灭不定,一会出现,一会消失。

    即使是他,都感到很大的压力。

    想到这,龙神念头一转,祭出一个法宝,呈现宝珠状,悬于头顶,垂下瑞气如宝幢。

    他看得出来,对方的法剑虽然诡异,在无形和有形中转化,防不胜防,但真正的杀伤力对自己这个境界来讲只能说一般。

    有宝珠预警,让之难以攻其不备,惊扰自己的心神,就足够了。

    至于滚滚而来的黑水,龙神并不在意,要知道,龙族统御天下万水,对方的攻击不是班门弄斧吗?

    “起。”

    龙神断喝一声,身子一摇,自后面同样腾起一道弥天极地的水光,纵横而去,和太冥真水碰撞到一块。

    轰隆隆,

    水光碰撞,惊涛骇浪,翻滚潮汐。

    周围的空间层层断裂,到处都是飞扬的水光,洋洋洒洒,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不对。”

    龙神一接触,就感应到对面水光的厉害,幽幽深深,不见底色,一种沁人到骨子里的冷意爆发,化为丝丝缕缕,缠绕上来。

    这样的寒意,是要整个天地都化为冰封世界,不见光,不见温度,不见生机。

    冰封天地的寒意,让他的龙躯都感到非常不适应。

    这一下,就让龙神的动作不由得慢了半拍。

    哗啦,

    无形剑这个时候凭空出现,剑身一拔,扯出如同霜白的光,直直刺去,冲向眉心。

    叮当,

    宝珠的垂光被剑光挑开,森森的剑意横着进来,照得龙神面上影子晃动,显得阴森。

    “哼,”

    龙神感受到剑意浸入,身子一凉,却惊而不乱,张口一吐,一道剑光出口,如同飞刀一样,将迎面而来的剑光拨开。

    “这个陈岩,”

    龙神脸沉了下来,隐隐有怒火燃烧。

    刚才的一番交手,他虽然没有受伤,但刚才落入下风的一刻,对他来讲,已经是奇耻大辱。

    他是什么人?

    寿有万载的龙神,统御四海的龙神,战无不胜的龙神!

    什么时候,他吃过这样的亏!

    龙神根本不屑,也不用压抑自己的怒火,大吼一声,身后的洞天照入世间,广袤千里,其中氤氲金黄,似有百万的金龙在游弋,耀眼的光明,铺天盖地。

    洞天照影,进入现世,一种前所未有的澎湃力量弥漫,虚空中出现粗大如小儿手臂的空间裂缝,天崩地裂,绝不夸张。

    太玄宗中。

    烟气浩渺,金火照明。

    日月之光大盛,照的殿中金白相磨,有难言的光泽。

    范长白站在宝镜前,看着龙神暴怒之下发威,声势撼动四方,不由得赞叹一声,道,“不愧是修炼上万年的龙神,不灭龙躯比得上任何的神兵利器,坚不可摧。”

    顿了顿,他眉头皱了皱,想到刚才陈岩施展的水光,幽幽深深,不见其底,其中的意念古老,深邃,博大,浩瀚,纯之又纯,非常正宗。

    “正宗。”

    范长白目中射出奇异的光芒,他虽然认不出陈岩具体修炼的是何等道诀玄功,但可以辨别气机,确定对方的气非常纯正,不在自己修炼的玄功之下。

    要知道,太玄宗的根基可大不简单,追溯到源头的话,其立派祖师更是了不得的人物,是玄门中正宗的正宗。

    陈岩修炼的功诀,能和太玄宗镇宗法门相提并论,肯定是大有来历。

    “难怪师尊让我来看看。”

    范长白琢磨着,太玄宗传承久远,底蕴深厚,自然不会眼馋什么玄功神通,做出强抢之事,他们要弄清的是陈岩或者陈岩背后的存在的用意。

    陈岩能够迅速崛起,成就真人,是他本身大运所致,还是背后的存在要插手洪荒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