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零一章 当年轻狂事 今朝因果回
    第三更求订阅!

    天宫中。

    陈岩缓步而行。

    两岸云霞浩渺,层光而上,楼台出没其中,照入青崖翠碧。

    有晶莹泉水自石下出,洗石骨,横浸冷意,泠泠作响,有一种清越之意。

    三五只仙鹤翩翩起舞,临波淡照。

    精致,出尘,姿态。

    已经不逊色于积年福地。

    他扶了扶头上的星冠,来到八角亭下,在云榻上坐稳。

    轰隆隆,

    下一刻,

    浩荡法力扶摇而出,和整个天宫的中枢雷池连到一块,笔直冲霄,绵绵长长的力量涌动,如同串珠一样,细细密密,来回流转。

    噼里啪啦,

    雷水幽幽,弥漫一色,活泼泼的生机在禁制法阵中,滋润四方。

    陈岩点点头,在祭炼温养至宝的同时,也在琢磨刚才和龙神的斗法交锋。

    两人刚才的斗法,点到为止,不论生死。

    龙神见事有不顺,立刻从容遁走,不拖泥带水。

    实际上,到了他们这个境界,要打生打死很少见,修行不易,更要惜身。

    “洞天。”

    陈岩更在意的是龙神展露出的洞天威势,其中的玄妙,对自己大有裨益。

    洞天晶莹,各有风格。

    有万龙呼啸,律令严格,言出法随。

    有鸥鸟泛波,海天一色,混元自然。

    有老翁扶杖,苍松照影,老而弥坚。

    有幽篁声声,或高或低,千变万化。

    自己的路子呢?

    想着,念着,思考着。

    亭中一时安静下来。

    只剩下丝丝雷光入水,碧绿清幽,声声成韵。

    不知多了多久,陈岩睁开眼,眸子中有一抹异色。

    他想了想,念头一起,大哉九真天玄宫上一道星光折而冲霄,如同虹桥一样,天风鼓浪,水石相冲,宛若钟鸣。

    虹桥不断延伸,在空间中震荡,稳稳向前。

    不多时,一个小小的人影出现在虹桥上,步步向前,由小变大。

    只是三五个呼吸,就来到天宫前,清脆的童音响起,道,“可要称呼陈真人了。”

    声音清清脆脆,有三分童真,有三分古灵精怪,有三分随意。

    陈岩听着声音,就笑出声来,记忆中的大头娃娃和眼前这个宝宝重合在一起,用手指点了下,道,“长得不慢啊。”

    “还是你厉害。”

    徐星星不用招呼,自己找地方坐下,青绿的叶子从外面伸进来,照在他胖乎乎的脑袋上,像是翠鸟上下,他抓了个果子,啃了几口,道,“你可是让我好找。”

    “你小子是不请自来啊。”

    陈岩面上带笑,用手拨了拨灯花,嘭地一声,火苗一跳,高了三分,浓郁的香气弥漫起来,如烟似霞,开口问道,“无极星宫让你来,肯定不是叙旧,难道是要讨回他们的宝贝?”

    “是啊。”

    徐星星坐在藤椅上,一动作,藕瓜似的手臂上戴着的金铃铛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他笑嘻嘻地道,“他们可是很看重此宝呢。”

    “是这个样子。”

    陈岩抬起头,天光照入亭中,冷香朵朵,浮空生晕,他的面容冷峻。

    还记得当年,自己年少轻狂,居然试图和眼前的徐星星联手,打入无极星宫内部,闹个天翻地覆。

    后来在东荒之时,才真正明白宗派的底蕴,知道自己以前的想法是异想天开。

    接下来的发展,也正如以上所讲。

    徐星星的底细很快就被无极星宫查出,而他们同样有大宗的器量,敢把徐星星收入门下。

    与其堂堂正正之姿相比,自己以往的算计只是小道。

    “宗门大派啊。”

    陈岩在亭中来回踱着步子,衣袂带风,飒飒有音。

    徐星星又吃了一个果子,饮了杯灵酒,开口道,“无极星宫的传承不简单,等你飞升之后,或许还要跟他们打交道。”

    陈岩点点头,又走了几步,停下来,问道,“我将星盘交给你,你能得到什么好处?”

    “无极星宫自有规矩。”

    徐星星晃着大脑袋,要装出老气横秋的样子,可总让人觉得滑稽好笑,道,“我替门中取回重宝,就是大功一件,他们不会亏待我。”

    “这样也好。”

    陈岩有了决断,手一招,取来星盘,放到案上,道,“借你之手,还回重宝,也算是了结当年的一番因果。”

    徐星星也不客气,抓起星盘,放到袖中,才说话,道,“在我看来,你手中的无量星劫宝灵珠要比此宝好的多,以洞天之力温养,会慢慢恢复本质。”

    顿了顿,徐星星继续道,“等你以后有机会前往大元黄赤天,或许会有意料之外的收获。”

    “大元黄赤天,”

    陈岩重复这五个字,想起以往这大头娃娃的话,道,“你也是出身于大元黄赤天,现在拜入无极星宫门下,可有冲突?”

    徐星星眯起眼,身上沐浴着星光,磊磊而落,答道,“我又不是大元黄赤天的重要人物,改换门庭又怎么了,没人管的。再说了,无极星宫的根基也不弱。”

    “对了,你以后如何打算?”

    徐星星蓦然想起一事,眼睛瞪大,满脸好奇,道,“想要飞升哪一个界空?”

    他可是知道,洪荒界不是任何一个界空的下界,自然不会像有的典籍上记载的那样,有祥光接引,直接原地飞升。

    要想从洪荒界离开,不光是修士元神强大,洞天积蓄深厚,能够横渡虚空星海,还要有飞升地界的坐标,才能够顺顺利利抵达。

    不然的话,要是在虚空星海中迷失了方向,那可真是有死无生。

    毕竟虚空星海中有不知道多少凶兽存在,还有各种各样的星光,磁光,时空之光,等等等等,非常危险。

    提起此事,陈岩犹豫了下,皱了皱眉头,然后舒展开,道,“有几个选择,到时候还要看一看。”

    “是要谨慎一点。”

    徐星星大者眼睛,摇着身子,道,“不过你自有传承,也用不着我出主意。”

    “你啊你,没想到取了个这样的名字。”

    陈岩想到星星两个字,再看到眼前大大的脑袋,真是自带喜感。

    徐星星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他才没觉得自己的名字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