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零二章 各有缘法命不同
    陈岩送走徐星星,踱步而回。

    亭前白石磊磊,松柏横枝。

    天光照下,黛青如螺,莹莹一点,有嶙峋之气。

    水音,鸣泉,翠绿,清风。

    置身其中,心怀大畅,思维敏捷。

    陈岩坐在水磨玉案前,看着上面鹤嘴铜炉中吐出的丝丝缕缕的烟气,影子倾斜在法衣上,风吹而动。

    他想了想,屈指一点,一副宝卷升腾而出,层波叠浪,蒹葭苍苍,月明照在其上,蛟龙盘踞,深沉内敛。

    哗啦啦,

    宝卷一起,水声浩森,波澜壮阔,郁郁水泽弥漫,激荡八方。

    正是四海重宝,天河烟波图。

    “咄。”

    陈岩目光璀璨,浩瀚法力裹住宝图,五彩灵焰自中央升起,噼里啪啦燃烧,用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进行炼化。

    与此同时,他心念一转,唤来青蝉和褒玉两人。

    “大人。”

    青蝉和褒玉上前行礼,语气恭敬,即使对面之人收敛气机,但那种充塞空间的伟岸依然压得沉甸甸的,要透不过气来。

    “你们两人替我办件事。”

    陈岩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将两道浩瀚的意念化为符箓,打入他们的灵台,道,“按照此符上的记录去做,动作麻利一点。”

    “是,大人。”

    两人答应一声,倒退而出,然后身子一纵,驾驭神通,离开日陨光界,向外面行去。

    轰隆隆,

    两人离开后,大哉九真天玄宫发出一声大响,六角垂光,沉入雷霆之中,掩去气机。

    两个月后,明子湖畔。

    夕阳照晚,新烟萦树。

    有石突兀而出,精致森立,染之天光,昏昏然有秋色。

    一个少女站在石上,红绡抹额,髻插木簪,小袖青衣,腰束绿带,容颜清冷,丽质天生。

    她静静而立,不言不语,像一尊白玉雕像。

    时候不大,扁舟一叶,出现在水波上,初始之时,只有一个小点,几个呼吸后,倏尔变大,乘风破浪,素蕊芬芳。

    扁舟上,同样有一个少女,素裙胜雪,身材纤细,眉宇间的娇娇柔柔,让人大生好感。

    来女足下一点,同样跃到石上。

    两姝并肩而立,微微仰着头,夕阳之光照在无限美好的身上,在背后挂起光晕,真是美轮美奂。

    天高,水远,石秀,人美。

    令人印象深刻!

    若是有外人在此,肯定能够认出,两个少女是最近罗浮宗鼎鼎大名的双姝,安红玉和阿英。

    两女不仅生的美丽,而且都是年纪轻轻凝结金丹,天资纵横。

    别说是在罗浮宗,就是在整个玄门仙道,都开始传播声名。

    好一会,天上突然下起雨,淅淅沥沥的,打在水中,晕开细细密密的涟漪,安红玉伸出手,感受着凉意,开口道,“你也收到陈岩的信符了?”

    “嗯。”

    阿英点点头,目光清亮,有少许喜悦,又有少许不甘,道,“想不到这么快就晋升元神境界了。”

    “是啊,元神真人。”

    安红玉看着水中的涟漪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层层若龙鳞,细细的黛眉皱起,声音压得很低道,“怎么赶都赶不上呢。”

    阿英这次没有说话,身子一摇,佩戴在腰间的环佩叮当作响,穿过雨线,传的很远。

    没有无奈,只有喜悦和欢快。

    自从修道之后,她开始觉醒身上的大运,绵绵长长,步步高升。

    元神虽远,也不会让她放弃。

    安红玉察觉到身边少女的信心,又是羡慕,又是无奈,又是难受,到最后,化为一抹倔强,上了眉梢,才幽幽叹息,道,“等你见到陈岩,帮我说一句恭贺吧。”

    “姐姐你不去了?”

    阿英转过身,美目瞪大,她是对方一手接引到门中,虽然不能说姐妹情深,但总是熟悉。

    “不去了。”

    安红玉说完,玉足一点,踏上水波,脚下自然莲花盛开,托住身子,往外走。

    十几个呼吸后,人影不见,只剩下一点浅红,在天水相接的地方。

    孤独而又落寞,落寞而又倔强。

    阿英看着消失的倩影,消失不见,然后抬起头,雨又大了。

    海州,王府。

    高楼静台,沉渊明阁。

    幽幽深深之气弥漫,厚重不可测度。

    镇海王坐在高楼上,离地百丈,最上面有一株大松,树冠亭亭如盖,遮住日光照下,绿阴成凉。

    他抚摸着树干,走来走去,想到刚才得到的消息,还是震撼莫名。

    “元神真人,”

    镇海王再是深沉内敛,念到这四个字,依然是沉甸甸的压心,他一时之间,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道,“想不到,我们陈家也会出一位元神真人。”

    哗啦啦,

    这个时候,楼上青松突然摇曳起来,针针似的叶子泛着光,凝着彩,生着辉,然后倏尔一转,化出一个老人,白胡子垂到地面,老态龙钟的样子。

    他身子是虚幻的,拄着拐杖,眼睛变得浑浊,似乎是风一吹,就要刮走。

    “松老,”

    镇海王见老人出现,问了声好,就是他也不知道此老的来历,好像是自陈家建立的一天,就存在。

    “家主不用客气。”

    松老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吐字不清,含含糊糊,一笑之间,露出发黄的牙齿,颤颤巍巍地道,“老奴只是老主人留下的一道木灵,没有什么能力庇护家族,也就是活得久了,知道的东西多了点。”

    镇海王笑了不语,确实是如松老所讲,当年陈家也遭遇过几次危机,真没有见过他出手,不过能够活这么久的树灵,非常少见啊。

    要知道,虽然陈家兴盛的时间还短,但作为族长,他可是知道自家的源头,那可是很久远的。

    垂垂而不死,就不是寻常之事。

    松老说了几句,点到正题,道,“家主,族中有人凝练元神,成就真人之位?”

    “松老问的这个。”

    镇海王沉吟了一下,凝了凝神,然后才缓声道,“陈岩虽然不是在我们陈家长大,不过论起血缘,肯定是海州陈家一脉无疑。”

    松老笑了笑,手一招,掌心中多了一枚金灿灿的叶子,细细密密的花纹交织成符,道,“家主,可使人将此物交给陈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