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零三章 道在直中取 三人话飞升
    ps:求月票,求打赏,求订阅,求推荐票!

    六年后。

    正是晴雪洗山,空峦晶莹。

    林间寒气弥漫上下,皎洁冷光,稀稀疏疏。

    时而有鹤唳猿啼,清澈如水,空谷响应。

    真的是,溪云夜风花不眠,山幽谷静鸟自啼,熏熏然若画卷。

    吴从先立在峰头,长眉细目,身姿挺拔,面容精致,略有阴柔,从从容容而站,身后却是绵绵长长的青光,纵横云霄,延伸到空间。

    若仔细看,光华升腾,如同千万青翼,发出浩大的声音。

    这样的气势,涵盖四方,空间臣服,只有真人才能够有。

    轰隆隆,

    时候不大,自正东方,一道煌煌白气如惊虹贯空,浩浩荡荡,无穷无尽,到了峰顶之后,倏尔一收,化为一个少年人,青衣罩身,怀抱日月,有惊世之姿态。

    青衣少年整理了下衣冠,和吴从先稽首行礼,道,“见过道兄。”

    “范道兄,”

    吴从先回了一礼,笑了笑,道,“我还以为会是陈道兄先到一步。”

    范长白抬头看了看天色,只见新月高悬,光滑如镜,冷冽之光照在峰头,染上一层寒霜,白泠泠有种别有的光泽,道,“他也快来了。”

    话音一落,

    只听半空中黑水幽幽,不见底色,烟水相接之际,横山连空。

    风一吹,水上起花,垂青凝香。

    陈岩踏水而来,翩翩自若。

    “请。”

    三人到场之后,各自上了峰头,居于云榻之上,俯仰山河,月影斑驳,像不在世间。

    月下。

    峰头如白头翁。

    木影岚气吸吮有致,参差不齐。

    三位元神真人,像前几次一样,交谈所学,推演神通,字字珠玑,演化金花,坠在地上,叮当有声。

    到了他们这样的境界,一言一行,符合规则,引动冥冥之中的力量。

    崖前的仙鹤灵猿,林前的小鹿虫豸,都不发出任何的声音。

    只是静静听着,身上的气机鼎沸升腾。

    不知道过了多久,三人才停下来,闭口不言。

    晶晶然的天光自青穹上垂照下来,云气相举,晴雪满竹,照在三人身上,人若美玉。

    陈岩抬起头,目中氤氲着日光,整个人散发出莫名的神辉,身后的洞天虚影浮现,水音澎湃,雷霆生灭,顿了顿,看向范长白,道,“范道兄不日就要飞升了吧?”

    “嗯。”

    范长白眯着眼,似乎是在回想刚才的感悟,他抿了抿嘴,好一会才开口道,“下个月。”

    他出身的太玄宗,大有来历,在诸天之中都很有根基,飞升只不过是按部就班而已,波澜不惊,平平稳稳。

    大宗的底蕴,就是这样。

    这个时候,吴从先也看了陈岩一眼,突地一笑,道,“陈道兄,你也要准备飞升了吧?”

    虽是疑问,但语气肯定。

    最近十年来,他们可是经常交流,虽然最深的底子不可能让人窥视,但事关飞升之事,却没有好隐瞒的。

    像是范长白和吴从先都是出身大宗,而陈岩是上品元神中的佼佼者,都有底气,根本不惧撞破天地胎膜的震荡。

    范长白刚才正在推演完善一门神通,并没有注意,听到吴从先的话,才把目光投向陈岩,径直开口问道,“陈道兄要飞升哪一个界空?”

    他和吴从先都是有根脚的,飞升哪一个界空,宗门中自有定律,倒是陈岩虽然传承不简单,但闲云孤鹤一人,没有表露出这方面的意思。

    陈岩倒是没有隐瞒,答道,“要是没有意外,我会先去玄元明景天。”

    “玄元明景天,”

    范长白和吴从先对视一眼,他们都有深厚的宗门传承,知道玄元明景天的少许资料,这可是一个非常精彩的界空。

    陈岩笑了笑,询问吴从先道,“吴道兄准备何时飞升?”

    “我还要等一等。”

    吴从先皱了皱眉头,然后舒展开,道,“等借门中至宝将我修炼的一门神通完善后,我再准备飞升事宜。”

    陈岩点点头,表示明白。

    他们这样的大宗弟子,虽然是有宗门护持,修行上顺风顺水,但同样每上升一步,都要面对强势的竞争对手。

    要知道,无论是范长白还是吴从先,他们背后的宗门都是根深叶茂,不知道从多少界空有宗门布置,飞升之后,面对的竞争对手都是最为出色的,没人敢大意。

    准备越充分,才会越从容。

    “这样的话,”

    陈岩目光变得幽深,他已经从太冥令中得到不少的资料,自己飞升之后,同样要进入这样的庞然大物般的宗门,到时候,必然会有龙争虎斗。

    “诸天万界,精彩纷呈。”

    吴从先面上带笑,越发显得人若龙凤,掷地有声得道,“到时候我们再相聚,肯定别有故事。”

    “哈哈。”

    “说的是。”

    三人大笑,虽然来自不同的门派,以后或许在修行道路上会有冲突,但最起码现在是惺惺相惜,豪情万丈。

    直到夕阳西下,光芒打在叶子上,晕开金灿灿的色彩。

    静谧,安静,自然。

    天地一清,心神畅快。

    他们三人相继起身,行礼之后,各自离开。

    且说范长白,身子一摇,驾驭遁光,迅疾如霹雳闪电,很快就返回宗门,然后拜见掌门。

    太玄宗掌教静静地听完范长白的话,一摆拂尘,风淡云轻,道,“玄元明景天。”

    作为太玄宗的掌教,他当然知道的要比范长白多的多。

    玄元明景天在诸天之中,大有盛名,其中各种势力盘踞,犬牙交错,没有任何的宗门能够一家独大。

    其中的复杂局面,可谓是看一眼就让人头疼。

    “要是陈岩准备飞升到玄元明景天的话,”

    掌教从莲花宝座上起身,看着窗外细细密密的荷叶,上面水珠打着转儿,道,“看来他背后之人,真的是无意于洪荒界,这件事儿就可以到此为止了。”

    顿了顿,他又看向范长白,声音变得温和,道,“徒儿,你下去好好养一养精神,择吉日飞升,待以后有机会见到历代掌教或者长老们,让他们看一看,为师虽然不争气,但培养出的弟子却是出类拔萃。”

    另一边,吴从先也和门中高层谈话,表示陈岩即将飞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