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零四章 乘龙离去八荒远 天地胎膜有玄关
    陈岩坐在崖上。

    戴星冠,披法衣,骨气清稳。

    层层的明辉自疏疏的红叶缝隙中透下,交织若金,璀璨生光,凝在眉心,欢呼雀跃。

    如屏的青山。

    叠起的烟水。

    参错的溪云。

    静幽,出尘,冷寂。

    这个时候,他若有所觉,抬起头,就见到一道煌煌天光,自正东方升腾而出,上有霜纹,锋锐难挡,倏尔撕裂虚空,扶摇而上。

    铮铮然若真龙出水,不可一世。

    这一刹那,似乎连大日的光华都被掩去。

    “是范长白飞升。”

    陈岩仰着脸,目光如电,顿时发现浩浩荡荡的的紫青之气弥漫,如刀似剑,须臾后照亮穹空,似有薄若蝉翼的胎膜浮现出来,似真似幻。

    轰隆隆,

    胎膜一颤,晕光生辉,硬生生裂开一个口子,细细密密的星光自其中泻出,吞吐云气,六角生音。

    纵然是隔得很远,依然能够听到玄音,嗅到香气,绵绵长长,不曾断绝。

    陈岩扶了扶头上的星冠,站起身,目光变得幽邃无比。

    范长白纵横而去,裂空飞升。

    从容而镇定,翩翩若仙人。

    这样的手段,可见其真颜色。

    举重若轻,不疾不徐,元神上的修为,绝对惊人。

    “我也不能落后啊。”

    陈岩面上带笑,大袖绣云,走动之间,木屐特特然,宛若音律。

    若仔细看就会见到,他的身后,有玄气升腾,隐隐照到洞天虚影,幽幽深深,造化起源,有不可测度的威势。

    比起刚刚开启那会,现在的洞天时时刻刻接引无上之地的元气,进行转换,提纯,沉淀,衍生出莫名的变化。

    整个洞天,和不同的时空在共振,有一种深沉。

    正在此时,丽色起舞,环佩叮当,澄澈如晶光,一个少女出现在眼前,娇娇柔柔,身姿纤美。

    少女眉目如画,看着半空中洞天无穷无尽的照影,神情中有喜悦,有伤感,有苦恼,复杂难明,最后归于一声幽幽叹息,道,“陈哥哥,你要离开这一方世界了?”

    “是啊。”

    陈岩转过身,看着以往小巧可爱的侍女,现在退去青涩,仙骨玉肌,冷香浸衣,前所未有的美丽,笑道,“阿秀,你也要努力了。”

    “嗯。”

    阿秀使劲地点点头,握紧小拳头,答道,“用不了多久,我也会像陈哥哥你一样,举霞飞升,游于诸天之上。”

    陈岩居高临下,感应着身前少女娇躯上笼罩的光晕,纯纯而青,难以估量,其质高洁,不染凡尘,丝丝缕缕的吉祥之气垂下,源源不断。

    现在整个世界大劫,阴阳对冲,可是同样大运降临,不知道多少人横空出世,光彩耀眼。

    玄门仙道,空前繁荣。

    阿秀算是很有代表性的人物了。

    以她的资质,乘风而起,或许只有资格凝练出无上元神。

    时候不大,又有三人来此,褒玉,青蝉,卢心悦。

    陈岩又等了一会,见安红玉和陆青青两人未到,知道她们自有选择,摇摇头,没有多说。

    山风乍起。

    松竹交影,绿水起涟漪。

    鹤唳一声,余音绕谷。

    陈岩步履从容,神情冷峻,开口道,“我即将离开此界,前往玄元明景天,若是以后有缘,我们再见面。”

    话音一落,他屈指一弹,分出符箓,悬纹凝理,投入四人的灵台中,道,“以后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四人向前行礼,没有说话。

    陈岩再次抬起头,见晴日中的山色,淡妆浓抹,青青上头,大袖一挥,大哉九真天玄宫出现,铜柱玉阶下,圣天玄将和胖娃娃的影子一闪而逝。

    “走。”

    陈岩不再迟疑,没有回头,径直上了天宫,轰隆一声,撞开云气,洞天之力弥漫,接引冥冥之中的意志。

    轰隆隆,

    天宫上升,节节不可阻挡,越来越高。

    周围雷霆如瀑,磁光胜海,演化出种种莫测的异相,光怪陆离。

    陈岩稳稳当当得坐在中央,看着外面的景象,神态从容。

    他知道,自己和范长白不同,没有大宗护佑,或许撞破天地胎膜之时,会有人出手。

    不过,镇之以静即可。

    “咿咿呀呀,”

    胖乎乎的大娃娃正在地上打着滚,咕噜着大眼睛,四下张望,它肉嘟嘟的小身子上浮着一层玄妙的力量,细细密密,折叠变化。

    正是洞天之力。

    只有洞天之力,才可以冲破天地胎膜,离开此界。

    至于为何不带其他人同时离开,效仿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非是不愿,而是不能。

    洞天玄之又玄,妙之又妙,在莫名之地,只能够收入像大胖娃娃这样的天生灵药,或者像圣天玄将这样的傀儡,或许只有到了仙人层次,才可以携带众人,穿梭界空。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一瞬,陈岩就看到,眼前出现一层天地胎膜,上有细纹,勾连五气,深沉内敛,伟岸博大。

    尚未接近,胎膜之上,就放出微微的光,各种各样的景象衍生出来,从太古,到中古,到今古,到现在。

    有魔神,有人类,有修士,有凶兽,有仙禽,等等等等。

    这一刹那,似乎是整个洪荒界的历史重现演义,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世界的底蕴。”

    陈岩目光炯炯,灵台清明,抓紧时间感应着这一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壮观景象,这应该是世界对自己这个生于斯,长于斯的修士的好待遇了。

    世界的意志,和洞天之力第一次交鸣,从而出现。

    机会只有一次,不可错过。

    陈岩吸收着这种难言的玄妙,身上的气息也变得深沉古朴,厚重难测。

    连咿咿呀呀的胖娃娃似乎都感应到这种氛围,小东西坐在地上,摇着羊角辫,手舞足蹈。

    轰隆隆,

    说时迟那是快,陈岩的洞天之力猛地大涨,撞入天地胎膜,顿时刚才的景象消散,取而代之是细细密密的赤金银文,不停地流转。

    这一次,传来的是浩瀚到难以想象的阻挡之力,排斥一切。

    陈岩大袖一摆,从莲座上起身,双目迸发出青光,直直有三尺,洞天之力全力一击,打出裂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