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零七章 神州烟云落笔难(第二卷终!)
    崖前。

    梅枝横生于水面之上,老干古纹,虬曲如龙。

    细细密密的花骨朵簇拥,或是娇柔,或是鲜活,或是婉约,层层叠叠,把枝头都要压弯。

    风一吹,花香浮光,氤氲玉水,交织成明霞,荡漾不定。、

    一个少女,坐在梅枝下,静静不动。

    红绡抹额,髻插木簪,小袖青衣,腰束绿带,容颜清冷,丽质天生。

    人面杏花两相映,美轮美奂。

    只是山风带来寒意,冷森森的,在外人看来,让画面多了三分的清冷。

    两个俏丽的少女从下面走过,活泼自然,身上有一种难言的活力,她们看到崖上的少女,刚才的笑语欢声马上收敛起来,开始小声嘀咕。

    “小师叔又在那发呆呢。”

    “是啊,每个月都是这个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十年啦。”

    “咱们小声点,每次这个时候小师叔的脾气就不好。”

    两个少女说了几句,然后蹑手蹑脚,静悄悄得离开,免得惊动了崖上的少女。

    “十年。”

    安红玉仰起俏脸,清冷冷的月光垂下,照的她眉宇间一片雪白,耳边有玄音出于松梢上,若有若无。

    安静,平稳,翩然出尘。

    没有任何的重彩,只有平平淡淡的真。

    “十年。”

    安红玉再次重复一句,心中的伤感,追忆,懊恼,如同起伏的波光抚平,不再有任何的涟漪,心神陡然一轻,变得空空灵灵。

    灵台之中,冰凤引颈高鸣,声声如玉。

    果决,冷清,高傲。

    斩去所有的羁绊,这才是冰凤自己的路。

    明了自己的路,以后的修行会是顺风顺水,天光照下,如同霞衣,披在少女的身上,像是一尊白玉雕像。

    这个时候,依稀看到,少女美目中有泪珠滴落,似哭似笑。

    东海口。

    多有横石,大若山岳。

    水势冲击,喷薄若雷霆呼啸。

    冷光照下,明灭如灯,时间莲花盛开,郁郁葱葱,美景如斯。

    只是再往前去,景象陡然变化,刚才的壮丽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千里雷湖。

    坑坑洼洼,触目惊心。

    黑云聚集,小儿手臂粗细的雷霆时不时落下,蕴含毁灭的力量,湮灭任何的生机。

    任何的水族之人,都要避得远远的,要不然,被雷霆卷入,就是粉身碎骨。

    这么多年来,不知道多少懵懂的水族不小心在此丧命,成为了让整个水族提起来都色变的险地。

    这个时候,石色明灭在水影,怪云突兀,突然之间,森森水光上浮,托住两人,都是高冠龙袍,俊伟肃容。

    左面的人看着噼里啪啦的雷霆,嘴角抽了抽,似乎想到了往日,面上冷得几乎要刮下一层霜来,道,“十年之前,天降霹雳雷霆,硬生生将我们富饶的龙宫化为当今人人退避的险地,真是好狠的手段。”

    “是啊。”

    右面的人同样是神情难看,道,“要知道,这个地点可谓是东海向陆地渗透的节点中枢,作用非同一般,这一下子,硬生生从中间截断,坏了我们龙族大事。”

    说完之后,两人都很沉默。

    在同时,不由得,他们对天池龙君都生出一种恨意。

    要不是那个家伙和南海的家门们鼓动,怎么会真正惹怒一个飞升真人?

    现在这个样子,真是成笑话了!

    海州,北君山。

    峰头对峙,犬牙相闻。

    水自上而下,激越而出,横溅飞流,有千丈。

    轰轰水音,如同雷鸣。

    镇海王一身青衣,头上戴着竹冠,神情平静,身上的气质如渊水般,沉凝不动。

    他伸手提起水壶,看着沸水自壶口倾泻下来,细细一线,倒在茶盅里。

    茶叶被此一冲,绿芽膨胀,色成琥珀,香气郁郁。

    下一刻,

    脚步声响起,从容而镇定,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然后一个青年人从山道上走来,神采飞扬,威严厚重,见镇海王后,哈哈大笑,道,“隔得很远就闻到茶香,想不到王爷不光是武道超凡脱俗,连茶道也是让人敬佩。”

    镇海王没有说话,只是再次提起水壶,给另一个茶盅上倒满水,一举一动,有一种别样的韵味。

    璐王看在眼里,心中有奇异的感觉,武道相对于仙道,从来都是霸道外显,毕竟气血贯通,可对方作为顶尖的武圣,却给人的是仙道的风轻云淡。

    “难道真是像传闻的一样,镇海王真的有希望冲击人仙境界?”

    璐王心思沉沉的,不过他到底历练出来,面上不动声色,道了声谢,坐下喝茶。

    两人坐了一会,喝着茶。

    好一会,镇海王开口道,“看璐王满面春风,看来是一切顺利。”

    “哈哈,”

    提到高兴事,璐王大笑三声,道,“从十年前,神灵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当年那一击,可是让他们大伤元气啊。”

    “十年之前。”

    镇海王目光一动,想到当时陈岩飞升之时,三大势力出手阻挡,可是不仅没有成功,反而引来了毫无忌惮的雷霆轰击。

    那不可一世的雷霆,携带的毁灭气机,贯通天地。

    整个天下,都化为惨白一片。

    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可能三大势力都没有想到,陈岩的元神会如此之强大,让一般元神真人都得小心翼翼的天地胎膜,他能够轻轻松松。

    这一判断失误,引来的就是飞升真人滔天的怒火。

    “赔了夫人又折兵。”

    镇海王白皙如玉的手掌端着茶盅,想着最近十年来三大势力的状况,即使是底子再身后,被元神真人暴击,都不会好受。

    毕竟这是在大劫期间,不进则退,周围的竞争对手或者敌人可不会给他们恢复时间的。

    “陈岩,”

    镇海王静静而坐,目光幽幽,十年过去了,不知道陈岩到底怎样了?

    也是陈家之人啊。

    冥府。

    崔判官坐在高台上,面容古板,他的背后,灰黑的光晕升腾,连连绵绵,不见尽头。

    “咦,”

    突然间,崔判官目光一动,在他的眸子中,显出一个少女的阴神,眉宇间有少许的英气,念头一动,笑道,“想不到还有收获。”

    “聂小倩?”

    “是个不错的名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