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一十章 好景半藏晴雨后 山门不显渊水中
    第三更求下订阅!

    是日。

    法舟横山过谷,越岭出涧,垂翼若云。

    森森树蔓盘结,绿浸小窗,幽幽碧色透了进来,照在地面上。

    室中的鹤嘴铜炉中吐出细细缕缕的烟气,和绿意相磨。

    陈岩居于云榻上,大袖飘飘,身姿挺拔,目光扫过周围,见盈盈少女们,或是娇媚,或是清纯,或是纤丽,冰肌玉骨,裙裾染香。

    千姿百态,眸光胜水,看在眼中,很是喜人。

    只看资质,恐怕不弱于洪荒界不少宗门的真传。

    这个时候,左琉璃坐在对面,云鬓高髻,宫裙束腰,手持玉如意,也在打量陈岩。

    眼前的年轻人,稳稳而坐,气质沉凝。

    看上去有一种锐气,勇猛精进,可是眉宇间又沉淀厚重。

    难言的感觉,扑面而来。

    “这样的姿态,”

    左琉璃摩挲着玉如意上细腻的纹理,心中隐隐有个念头,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到底是什么?

    正在此时,飞月天鸣舟倏尔拔高,自谷底跃出,本来顶上细细的一线豁然开朗,晶晶天光乍入,光晕流转,片片而上眉梢。

    天光晶莹,剔透,暖玉,将四下照的清亮。

    左琉璃心中豁然开朗,有了判断,试探开口道,“敢问陈真人,可是从外界空飞升到上景天?”

    “不错。”

    陈岩没有隐瞒,剑眉一轩,天光照耀下,眸子纯青,别有威严,目光直直地看过来,道,“左道友是如何看出来的?”

    声音不大,但如同山岳般,沉甸甸的。

    左琉璃心中一紧,赶紧解释道,“道友飞升而来,在冲破天地胎膜之时,天人感应,接引天地无穷岁月的历史,现在尚未完全融合,才有异相显出。”

    陈岩点点头,没有说话,场中刚才紧张的氛围却顿时烟消云散。

    左琉璃玉颜含笑,心中却是疑惑不解。

    对面之人到底是来自于哪一个界空?

    郁郁异相,深不见底,浩瀚如烟云,这又是多少岁月的世界记忆?

    真真是让人看得惊讶。

    少顷,门下弟子叶苏苏曳裙上前,取过白玉茶盅,倒上香茗,细细茶香溢出,有一种夏日荷花的味道。

    两人谈了几句后,陈岩抿了口灵茶,眉头皱起,问道,“左长老,你说太冥宫在天水地界,离此地万万里,要经过界域传送阵才可以抵达?”

    “不错。”

    左琉璃吩咐门下弟子取来一张堪舆图,挂在侧面的玉璧上,黑白交织的色彩中,玄元上景天徐徐展开,道,“太冥宫离此地很远,其中还有不少大名鼎鼎的险地,要是凭元神真人飞遁,恐怕难以办到。”

    陈岩看着堪舆图上红线勾勒,连接两边,在图上看上去不长,但实际上有万万里,眉头皱成疙瘩,好一会才舒展开,道,“看来是要必须经过传送阵了。”

    “这样的传送阵动用一次消耗很大。”

    左琉璃说话声音不大,像是松竹森蔚,泉自下过,很是清脆,道,“在附近来看,只有真阳派才有能力开启。”

    陈岩表示明白,在洪荒界虽然传送阵不成熟,但他也从前人笔记中见过零星记载,这样跨域万万里的传送阵,恐怕得是仙人之上的大手笔。

    他想了想,才开口道,“左长老要去真阳派参加大典,不知道可否为我引荐一番?”

    “求之不得。”

    左琉璃喜笑颜开,身上的裙裾摆摆,如鱼鳞波动,道,“有陈道友同行,可安全无忧了。”

    接下来,松竹依依,翠影摇曳。

    两人饮着茶,说着话,倒是气氛融洽。

    待到夜晚来临,冷月照窗,似乎是拢上一层轻纱,陈岩才告辞离开,在琼月仙阁弟子的引领下,到舟中静室中休息。

    见到陈岩的身影消失不见,左琉璃静静一个人坐在云榻上,月光如霜,照在身上。

    晶白和玉润地砖交映,层光叠辉。

    平静,清冷,有一种说不出的气息。

    过了三五个呼吸,左琉璃看到自己身边娇憨的弟子,开口道,“苏苏,你怎么看这位陈真人?”

    “陈真人,”

    叶苏苏眨了眨大眼睛,她知道法舟中的禁制厉害,不用担心被对方听去,考虑了一会,道,“我觉得陈真人很厉害啊,挥挥手就将那个大妖打得差点丧命,很威风。”

    “师尊,我什么时候也可以这样威风凛凛啊。”

    左琉璃用手抚摸了下自己爱徒的小脑袋,道,“那徒儿你得好好努力了。”

    “嗯。”

    叶苏苏攥紧小拳头,俏脸上满是庄重。

    把小徒弟打发下去后,左琉璃站起身,来到窗前,看着外面纤云低垂,晕着清清亮亮的光华,星辉时而冲下,心思里却在琢磨这个半路上遇到的陈岩。

    “真没想到是飞升真人。”

    左琉璃踱着步子,美眸中有着沉思,喃喃道,“不知道他是来自于哪一个界空,看他击败绿眸君的举重若轻,真是了不得。”

    “这样的飞升真人,即使是在真阳派恐怕都是耀眼夺目。”

    “难道上层关于太冥宫的流言是真的不成?”

    不同于在本域中成就元神的真人,能够自其它界空飞升而来的真人,向来由于其坚韧不拔的品格,持之以恒的求道之心,还有身上笼罩的气运,从而格外受到各大宗门的传承。

    原因很简单,从困苦条件下还能够成绩元神,并横渡虚空飞升到上景天,其中的含金量格外要高,他们都是重点培养对象。

    不然的话,像是真阳派这样的巨无霸,何必因为这次有七名飞升而来的元神真人就召开大典?

    “只是是太冥宫,真想不到。”

    左琉璃越走越慢,觉得匪夷所思,要不是琼月仙阁精于禁制法阵,喜欢和各大宗门交易往来,换个别的人,恐怕都不一定能够知道太冥宫的位置。

    相比起真阳派羽翼遮天,威压无敌,太冥宫就好像他们宗门前幽幽深深的渊水一样,春去秋来,花开花落,孤芳自赏。

    在整个玄元上景天,都不起眼。

    哗啦啦,

    外面山风吹着,冷光摇曳,舟中的人影静静不说话,继续沉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