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一十一章 沧海桑田昨日显 乾坤覆载今朝来
    法舟,静室中。

    水石净幽,稚松森森。

    青藤自穹顶垂下,夭矫如龙,片片叶子,盘结如灯,衔着宝珠。

    晶晶光华照下来,声影寂寂。

    陈岩脱去法冠,头上作髻,用木簪子挽起,一身青衣,在冷光和珠光交映下,愈发显得眸子有神,从容不迫,气质出众。

    他看着案上苔痕状的花纹,上面压着半尺白纸,水墨清华,别有风格,想了想,自袖中取出太冥令。

    令牌纯青,篆文如龙蛇。

    握在手里,习习风生,隐隐有潮起潮落。

    水音自不知名响起,过瑶台,经小窗,在青藤下徐徐。

    要不是有此令接引,别说是横渡莽莽不见尽头的虚空星海,避开时刻存在的宇宙潮汐和凶兽,光是要进入玄元上景天都是不可能。

    “玄元上景天。”

    陈岩握紧太冥令,不自禁想到自己自外空见到的壮观景象。

    当时之时,以十万百万计的星辰颗颗璀璨,演化成穹天万星大阵,紫青之气垂翼千里,浩浩荡荡,镇压时空。

    任何的虚空凶兽稍一接近,就被星辰撕裂,然后灰飞烟灭。

    和那种撼动宇内的伟岸力量相比,自己的元神简直如同蝼蚁一般。

    不经过时空门户,而是硬闯的话,可能连仙人都有可能陨落。

    案上青瓶一个,斜插的梅花盛开,枝枝丫丫,叶动萼红,照出他的脸色,眉宇间的赞叹,火灿灿的,似乎跃然纸上。

    好一会,陈岩才恢复平静,收好太冥令。

    此令不光是护佑自己安全抵达玄元上景天,还是自己作为太冥宫真传弟子的凭证,不能有失。

    至于其他妙用,现在还参悟不出。

    陈岩想到这,屈指一弹,一点雷光发出,生机萌动,瓶中的插花顿时郁郁向上,枝叶上烟云缭绕,似是雨后风光。

    叮当,叮当,叮当,

    不知何时,檐下有水珠滴落,似断非断,似连非连,玉音清脆,和花色相映成趣。

    陈岩扶正花瓶,起身开窗,泠泠然星光照进来,浮空生辉,平添三分空灵。

    他坐直身子,看着室中的花色,星光,水音,分析自左琉璃口中听到的消息。

    太冥宫不像是自己想的那样,羽翼冠盖,仙人垂青,而是在天水地界,默默无闻,低调内敛。

    在整个玄元上景天中,存在感非常弱。

    真是让人意外。

    “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岩眉头皱了皱,凭借他的知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要知道,他所修行的太冥玄天宝典可是正宗道法,高屋建瓴,暗合天道。

    要是小宗门,肯定不会有这样的传承。

    “等以后去了太冥宫再说。”

    陈岩想不出来,就不再想,念头一动,将圣天玄将和胖娃娃从大哉九真天玄宫中放了出来,叮嘱几句后,开始闭目养神。

    似醒非醒,似睡非睡。

    神沉灵台,普照光明。

    洪荒界的历史沉淀再次开始翻阅,徐徐如画,深沉幽远。

    “咿呀,”

    胖娃娃出来后,高兴地奶声奶气叫唤,爬上爬下,肉呼呼的小身子散发着成熟药芝的香气,让室中的梅花灵木愈发欣欣向荣。

    在冷寂虚无的虚空星海,日夜总是单调的宇宙磁光,早就把小东西闲的难受,现在出来,是真撒了欢。

    整个室中,都是小东西咿咿呀呀的叫声。

    至于圣天玄将,则是稳稳当当而坐,身上的肌肤呈现玉色,生出烟光,他面无表情,只是眸子开合,不停地接引周围的元气入体。

    不得不讲,玄元上景天中的天地元气要远远比洪荒界浓郁的多,在这样的环境中修炼,突飞猛进才是正常。

    接下来,整个飞舟中恢复平静。

    自上而下看,白云悠悠,群峰如伞,星辰垂影其上,一个拳头大小的光华不停闪烁,无声无息,拖曳毫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岩心中若有感应,睁开眼。

    这个时候,门外传来娇憨的少女声音,字字清脆,如黄鹂鸣叫,道,“陈真人,马上要到轩西地界,真阳派会派人来接迎,师尊让小女子来告知真人一声。”

    陈岩整理了下衣冠,从从容容出门,来到舟头,就看到左琉璃换上琼月仙阁长老的法衣,飞红描彩,火凤乍起,别有威严。

    左琉璃看了眼陈岩身后沉默不言的圣天玄将,还有摇摇摆摆不停往后躲的胖娃娃,美眸中异色一闪而逝,然后指了指前方,道,“前面就是轩西地界,我们等一等,真阳派会有人来接。”

    “好。”

    陈岩答应一声,眸子幽幽,心中却是在想,这个真阳派和自己遇到的真阳神钟有没有关联?

    时候不大,只见祥云阵阵,异香氤氲。

    层层叠叠的明光金辉如同莲花般盛开,映照周围百里。

    玄音自远方来,钟鼓齐鸣。

    须臾后,漫天天光一开,显出一架飞宫,离地十丈,绿云环绕,贵不可言,然后门户一开,八对捧扇和香炉的金童玉女分列两旁,一个中年道人自里面走出。

    仔细看去,中年道人头戴鱼尾冠,身披大红袍,长眉细目,手持拂尘,大袖飘飘,仙风道骨。

    他的身后,有焰火升腾,似真似假,是洞天照入的异象。

    “又是一个元神真人。”

    陈岩上下打量了几眼,玄元上景天元气浓郁,无穷无尽,加上传承没有任何断层,仙道真是欣欣向荣,远远不是洪荒界能够比拟的。

    别的不提,只他来到玄元上景天,已经碰到了三个元神真人。

    更不用说,据左琉璃讲,眼前的真阳派有天仙坐镇。

    那般境界,现在根本想都没法想。

    左琉璃见到中年道人,先是微微错愕,然后玉颜上浮现出和煦的笑容,敛裙行礼,道,“想不到惊动了廖真人出面,妾身真是惶恐不安。”

    眼前的中年道人廖严琦,看着长相平凡,但实际法力深厚,元神不凡,是真阳派中下一代有资格冲击真仙大道之人,这样的人物,要比她这个取巧凝结元神,无法再进一步的,要强大许多。

    “左长龙远来是客,”

    廖严琦还了一礼,客气了几句后,目光一转,落到陈岩身上,眸中精光大盛,道,“这位道友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