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一十四章 窥鱼光照鹤 枝动影牵衣
    ps:赠币订阅作者君是什么都没有的,各位书友,少用赠币啊。

    真阳派。

    聚山为屏,缘河作镜。

    自上往下看去,峰上紫烟起,金阙碧光生,惊虹贯空,白气冲霄。

    尚有赤鸟神龙护佑,垂翼齐天。

    陈岩自金玉阁踱步出来,就见左琉璃在庭中树下,云鬓高髻,冰肌雪肤,明光照在身上,如流光晕玉,上前行礼,道,“左长老久等了。”

    左琉璃敛衽还了一礼,答道,“我也是刚到。”

    两人寒暄了几句后,往外走。

    只见彩毡铺地,悬灯结彩。

    年轻弟子行走在路上,喜气洋洋。

    少年俊美,少女纤丽,清光罩身,气息纯正。

    乍一看,如诗如画。

    本来见琼月仙阁的弟子,就觉得出类拔萃,但现在看到真阳派的弟子,才知道何为人中龙凤。

    “真是人杰地灵。”

    陈岩看在眼中,眸光深深。

    左琉璃同样是玉颜清冷,面有沉思,即使是琼月仙阁最近有崛起的势头,但比起真阳派这样雄踞四方的巨无霸要差上不少。

    路上无话,两人一直往前走,到了专门的宾客高台才停下来。

    陈岩三两步上去,在云榻上坐下。

    整个高台阁楼是用完整的檀香沉木搭建而成,装饰金玉,帘垂宝珠。

    少顷风来,满室生香。

    日光投下,和香气,烟光交映,弥漫一色。

    左琉璃嗅着香气,元神中的法力蠢蠢欲动,黛眉皱了皱,然后又舒展开,突然对陈岩,道,“陈真人,看来还是你的面子大,这是长生香,很少拿出来招待客人。”

    陈岩同样感应到阁中香气的神异,面上不动声色,只是道,“左长老说笑了,我刚到玄元上景天,能有什么面子?主要还是沾了贵门的光了。”

    左琉璃笑一笑,没有说话。

    她可是清楚,真阳派最近虽然对自家的宗门表示善意,但力度只是一般,可不会有这样的待遇。

    现在自己能够坐到阁中,有长生香,十有七八,还是源自自己身边的这个人。

    只是陈岩真的是刚刚来到上景天,和真阳派也素不相识。

    “难道真的是太冥宫?”

    左琉璃垂下眼睑,挡下眸中的异色。

    她对太冥宫所知甚少,只知道这个宗门在天水地界,平平静静,默默无闻。

    看来回去之后,要好好打探一番了。

    陈岩没有管左琉璃的胡思乱想,这个时候,他的目光,投在阁下一个看上去十八九的少年人身上,越是打量,面上的表情越是古怪。

    “咦,”

    徐恩觉得不舒服,好像有人盯着自己一样,可是他左右打量,却没有任何发现,喃喃道,“真是怪了。”

    “徐师弟。”

    领头的真阳派弟子见徐恩左顾右看,压低声音提醒,声音严厉,道,“今天是门中大典,邀请了不少宗门来观礼,不要让人看了笑话,不然的话,戒律殿饶不了你。”

    徐恩听了,神情凛然,老老实实站好。

    阁中。

    青锁丹楹,云气为图。

    绿水明澈晶碧,照的人眉眼皆绿。

    陈岩用手扶着眉心,挡住眸子中细细密密的篆文图形,要是下面徐恩见到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正是他修炼的玄功道法。

    “真阳神钟和这个真阳派真有牵扯。”

    陈岩想到自己在洪荒界中遇到的真阳神钟的器灵青瑾,可是从他身上得到不少的神通法门,这可是有趣了。

    轰隆隆,

    正在此时,只听玄音清越,烟云如霜,横空千丈,徐徐而来,上面托举一座玉楼,高有九层,垂珠明光,熠熠生辉。

    左右不见人影,异种仙禽拱卫。

    形似大雁,铁喙利爪,腹下生有对目,眼神如电,能震慑鬼神。

    玉楼驶来,大张旗鼓,鼓浪前行,见到的人,纷纷退避。

    陈岩一路行来,见真阳派大典之上,井井有条,秩序井然,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象,猜测玉楼上人的身份,开口问道,“左长老,不知玉楼上是何等人物,声势很大啊。”

    左琉璃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答道,“是纪水宗真传弟子的法驾十二明珠白玉楼。”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纪水宗同样是大宗,有天仙道统,论起势力,不在真阳派之下。”

    她想了想,还是补充一句,道,“纪水宗的人,或许是修炼神通法门的缘故,向来强势果敢,有这样的行为,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

    “强势果敢,”

    陈岩心里暗笑,这个左琉璃倒是很会用词,分明是蛮横霸道,也可以说得这么委婉,不过自己又不认识,也不会招惹。

    想到这,陈岩不再多说,暗自运转太冥玄天宝典上的法门,黑水幽幽,起源造化,深沉的水音在阁中响起,似乎又像从来没有一样。

    趁着时间,继续修炼。

    且说十二明珠白玉楼抵达高台,缓缓落下,宝光化为虹桥,当先走出一个少女,红裙,鹿皮靴,纤细笔直的长腿,精致的玉颜。

    啪啪啪,

    少女靴子踩在虹桥上,发出急促的声音,张扬有力。

    她挺胸抬头,睥睨四方,没有寻常女仙的柔媚,反而给人一种强势的作风。

    纪水宗的弟子们再次将高台阁楼打扫了一次后,少女上了云榻,细眉扬起,像是冬日中清冷冷的并到,锐利刺人,她看了看外面不时亮起的遁光,撇了撇嘴,毫无忌惮地开口道,“真阳派真是大张旗鼓。”

    门中风气使然,其他弟子也敢说话,接口道,“只不过是几个飞升真人罢了,还有庆典,弄得跟暴发户似的。”

    “哼,”

    红衣少女紧了紧衣裙,哼了声,眯起眼,道,“真阳派这么大动作,可不是光因为几个飞升真人,孔任化仙成功,正式坐稳大师兄的位置,这次是借庆典来巩固他的地位。”

    “仙人嘛,当然不一般。”

    这下子,纪水宗的其他弟子都不说话了,他们可以大而化之地说几句真阳派的事儿,但具体到仙人,他们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红衣少女也不在意,念头一起,运转神通,纪水宗的人虽然桀骜不驯,蛮横不让人,但对于修炼从来不落人后。

    “怎么?”

    可这一次,红衣少女刚一运转玄功,就觉得很沉闷,和往日不同,不由得睁开眼,看向四周,道,“怎么回事?”

    不知道真阳派是无意还是有意,来自纪水宗的红衣少女所在的高台,离陈岩所在的高台很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