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一十五章 初识仙人青气满 祥光都欲上阁来
    宋佳仰起俏脸。

    身前青松合抱,婆娑生姿,遒劲俯仰。

    枝叶光晕映照出影子,纤细拉长。

    风自月榭中吹过,衣裙飒飒,翩然若翼展开。

    水石掩映,有一种说不出的冷冽。

    她盯着对面的高台,前所未有的烦躁,像是灵台中压了座大山,沉甸甸的难受。

    其他人发现不对,立刻噤若寒蝉。

    阁中只有清清如玉的水音,在青苔上流转,叮当一声,打着转儿,传出很远。

    好一会,宋佳才开口,道,“去查一查,是什么人?”

    有弟子答应一声,躬身退下。

    “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佳站起身,走来走去,裙裾猎猎,像大旗呼啸,风起云来,喃喃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阁中。

    珍木佳池,幽静雅致。

    长生香气袅袅若烟霞,陈岩端坐不动,若有所觉般睁开眼,只觉得神清气爽,八面来风,骨子中浸着香气,飘飘欲仙。

    “主角来了。”

    左琉璃用手指了指最前面的高台,有人影在上面出现,金光腾空,灿若朝霞,连绵成片,气息沉凝而强大。

    很显然,里面就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真阳派弟子。

    陈岩举目看去,发现各个神定气闲,目光清明,洞天隐在身后,异象冲霄。

    陈岩看到他们眉宇间尚未完全沉淀下的光怪陆离的画面,郁郁葱葱之相,不可小觑,心里琢磨,道,“不知道他们都是来自哪一个界空?”

    要知道,在飞升之时,天人交感,能够得到世界意志传来的历史画面,对以后的修行大有裨益。

    不同的世界,不同的历史,不同的底蕴,就会给修士不同的反馈。

    在其中,同样有三六九等。

    他对这个分级尚不清楚,等回到太冥宫,要补上这一课。

    似乎是陈岩的打量过久,高台上有一人抬起头,银眸咄咄,白若霜雪,直直照过来,像是黑夜中的第一道白光,少了三分光明,多了两分冷厉。

    咔嚓,

    目光若有实质,穿透空间,在阁前晕开。

    即使是尚未落下,可是携带的洞彻而又霸道的意志,充塞四方。

    “啊,”

    左琉璃吓了一跳,她本来元神境界不稳,这猝不及防下,好似晴天霹雳一样。

    “咄。”

    陈岩并不起身,大袖一挥,洞天之力弥漫,眼前的空间倏尔塌陷,折叠曲饶,断层明显,目光照过来后,曲曲绕绕后,进了别的空间,看不到阁中的景象。

    这一手,不变应万变。

    将他的空间造诣,展露无疑。

    仿佛知道在大典上不宜声势过大,霜白的目光一触即退,干净利索,不留下任何的痕迹。

    玄水青青。

    石下青竹郁郁,叶叶摇摆,安静自然。

    要不是左琉璃俏脸上海挂有一抹惊色,好像刚才的根本没有发生。

    陈岩嘴角微微上扬,刚才对方施展的神通,他认识啊。

    高台上。

    戴弘毅扶着眉心,敛去银眸中的异象,面上有沉思。

    “戴师兄?”

    其他人见此,把目光投了过来。

    同是作为飞升之人,不是土著,天然抱团,而戴弘毅资质最为出众,手段不弱,成为当之无愧的领头人。

    戴弘毅摆摆手,示意无事,心中却是在想,“刚才那个人应该就是廖师兄提到的陈岩吧,果然不简单。”

    虽然他性子凌厉,但也不会在这样的庆典场合就对来宾出手试探,刚才直接出手,是因为他心中有数,早就知道那个位置坐的是陈岩。

    趁机发作,打探下虚实,没让自己失望啊。

    这个小插曲之后,场中没有受到影响。

    随着时间的推移,宾客越来越多,喜庆的气氛,就好像春天中开满的花朵,团团簇簇,压着枝头弯弯。

    直到中午,炎炎的日光自天穹上落下,照在场中,经过亭阁,高台,台阶,树木等等等等遮挡,影子像是怪石,像是奇松,像是仙禽,各种各样。

    光暗交映,姿态万千,栩栩如画卷。

    哗啦啦,

    只听玄音清越,响彻九天。

    烟光日影层叠,浮动在山间崖下,阁前叶上,韵韵成节,节节生香。

    整个天地,祥光瑞气,氤氲鼎沸。

    在场的每个人,包括陈岩,都感应到一种充塞天地,涵盖八方的气息,无穷无尽,源源不断,沐浴在其中,忘却凡尘,只存自在逍遥。

    “是仙人。”

    陈岩感应着自己元神的欢呼雀跃,看着方圆千里的瑞彩祥光,深吸一口气,看向最前方。

    不知何时,一个人影出现在最中央。

    他整个人在晶白光晕中,看不清面容,紫青垂珠,星辰作帘,郁郁深深的气机,难以测度。

    只是一坐,就是金花银雨,异象恭迎。

    是焦点,是主宰。

    “真是仙人。”

    陈岩看着满天的清光,似乎时光在上面都变得缓慢,过去的遗憾,现在的精彩,未来的不可捉摸,都一一浮现,然后生出变化。

    时空如意,自成仙国。

    自己的洞天与之相比,像是蹒跚的孩童,没有可比性。

    场中其他人同样反应过来,敬畏地看着上座的仙人,仙凡之别可不是说着玩的,真仙和元神之间的鸿沟同样是深深的。

    更何况,作为来宾,他们都知道座上这位的身份,这还不是一般的仙人,作为嫡系的掌门亲传,将来是有资格执掌庞大的真阳派。

    用世俗来对比,说是储君可能还夸张,但要说是皇子中最有可能上位储君的人,就一点不夸张了。

    “是真阳派的孔任孔真仙。”

    陈岩同样从左琉璃口中得到了上位的真仙的资料,坐直身子,不停地打量,他在洪荒界中可真没见过仙人呢。

    “诸位道友。”

    座上的孔任开口说话,声音不疾不徐,气度俨然,简短而有力,每一句,都让人听得如沐春风。

    可以看得出,这位孔真仙不是一门心思苦修的那种,而真是真阳派全力培养,以后要挑大梁的接班人人选。

    陈岩对场面话并不感兴趣,他只是不停地打量着半空中的仙光,琢磨着其中的时光玄理。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岩感应到,台上的真仙有几次目光从自己身上扫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