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一十六章 悬空金塔闻地绝 翩然一身观太平
    次日。

    阁中松柏森绿,石骨纤丽。

    水自中中出,粒粒饱满,串串如珠。

    忽快,忽缓,忽聚,忽散,忽升,忽落。

    天光一映,稀稀疏疏,洋洋洒洒,流光溢彩。

    陈岩坐在云榻上,案上的鹤嘴铜炉吐着烟气,他皱着眉头,翻看手中玉简。

    对他来讲,昨日庆典很是乏味,即使是真阳派再热闹,和自也无关。

    只有真仙风采,是唯一亮点。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借用传送阵,前往天水地界的太冥宫。

    正是轩窗四开,凉风飒飒。

    绿意如云,从外面袭来,层层如浪。

    静幽,雅致,自然。

    好一会,陈岩收起玉简,有了决断,剑眉一轩,展袖起身,径直往外走。

    哗啦啦,

    到了外面,他纵起一道剑光,倏尔一起,滕霞惊虹,只是半个呼吸间,就消失不见。

    剑遁如霹雳闪电,瞬间千里。

    不多时,前面云光拨开,显出层层莲花状的紫青烟光,悬空金塔在其上。

    仔细去看,塔高十八层,牖开八面。

    每层碧檐有神龙盘踞,口衔宝珠,灼灼其华,照耀千里。

    叮当,叮当,叮当,

    每当风起时,都有编钟之音,清脆而厚重。

    陈岩驾驭剑遁,绕着金塔转了一圈,然后找到一个门户,从容进入。

    哗啦,

    陈岩收了无形剑,不看塔中来来往往的修士们,直接往里走,过三重拱门后,才停下来,看了眼玉晶下的道人,开口道,“这位道友,我要接下地绝洞的任务。”

    “地绝洞?”

    道人本来正在漫不经心地翻阅道经,一听三个字,面上的漫不经心不翼而飞,连忙抬起头,仔细地上下打量了陈岩几眼,用确认的语气道,“道友要接下荒域地绝洞的任务?”

    陈岩点点头,面无表情,答道,“正是如此。”

    “道友稍等。”

    身披大红袍的道人想了想,用手一点,案前顿时升起一道光幕,其色如水,泛着彩色,上面是古老的文字,似鸟非鸟,死鱼非鱼,神机百变,聚散无常。

    “道友,”

    红袍道人神情凝重,声音非常严肃,道,“荒域地绝洞的任务非常危险,有不少人陨落,为了不必要的牺牲,我们真阳派的长老联手布下了阵势,用来考验。”

    “道友要是能够破除大阵,就能够接下里面隐藏的任务。”

    “要是破不了,自然一切休提。”

    “还有这样的布置?”

    陈岩目光一动,看着光幕中一圈圈的涟漪,日月星辰,山河大地,俱在其中,蕴含震撼八荒的力量,道,“贵门真是考虑周到。”

    红袍道人不再多说,只是简简单单地道,“道友,请。”

    “好。”

    陈岩话音一落,神念所到,沉入光幕中。

    轰隆隆,

    下一刻,

    似乎是一颗石子投入光滑如镜的水面,顿时激起层层涟漪,整个天地猛地一震,天穹上的星辰好像没了重量一样,纷纷坠落。

    轰隆隆,

    漫天星陨,曳彩生光,长长的尾翼上有火焰升腾,携带毁灭之力。

    天崩地裂,莫过于此。

    陈岩见此,轻轻一笑,脚下太冥真水激荡,轰隆一声,化为水幕,铺天盖地,任何的星辰陨落都被卷入其中,镇压下来。

    整个过程干脆利索,电光火石之间就完成了。

    星陨一去,缕缕紫青之气上升,节节盘踞,如同藤蔓,垂下一个宝葫芦,耀眼生辉。

    陈岩抬手摘下宝葫芦,立刻葫芦炸开,化为无数的信息,融入他的体内。

    与此同时,外面红袍道人腰间的符牌上响起一声鹤唳,他看着上面氤氲的霞光,上下相扣,彼此勾连,代表人物接下,法契自生。

    他用手一抹,掩去符牌上的异象,然后才对睁开眼的陈岩,道,“陈真人已经接下任务,希望能够一切顺利。”

    说完之后,他又从后面的檀木镂空木架上取下一个四四方方的令符,递上去,道,“陈真人请收好这令符,可以帮真人省下不少时间。”

    陈岩接过来一看,就明白此令符的用途,收入袖中,道,“多谢。”

    两人又说了几句后,陈岩告辞离开。

    红袍道人目送陈岩的背影消失不见,大袖一摆,重新入座。

    他的身后,屏风横起,白玉光润,簇簇晶花开放,似是梅花,似是积雪,纵横上下,混白一色。

    晶晶之光,自屏风上发出,照出他眉宇间的沉思,喃喃道,“想不到这个时候,还真有人敢接地绝洞的任务,还是个生面孔。”

    “陈岩,陈岩,陈岩。”

    “看他玄功纯正,不像是没有根脚之辈啊。”

    叮当,

    正在此时,一点金芒凭空出现,浮出一个人影,大袖飘飘,目光沉稳,开口道,“林长老。”

    “原来是廖真人。”

    红袍道人见此,立刻站起来,别看两人都是元神境界,可对方如日中天,可不是自己这样一个前进无望只能管理门中任务之人可以比拟的。

    廖严琦单刀直入,开门见山,问道,“林长老,刚才是不是有人接下了地绝洞的任务,可是陈岩?”

    红袍道人林长老先是一愣,随即确认道,“不错,刚才是有一人接下地绝洞任务,这是他签订法契的意念之印。”

    他屈指一弹,光幕展开,陈岩出现在上面,身姿如松,眸子深沉如渊水。

    “看来是没错了。”

    廖严琦低低念叨一句,然后看了眼茫然的林长老,笑道,“没事了,叨扰林长老了。”

    “真人客气。”

    林长老暗自揣摩这个陈岩的来历,能够让廖严琦关注的人,可不简单,要知道,对方的身后可是有那位的。

    只是掌握的信息太少,毫无线索啊。

    且说廖严琦确认陈岩接下地绝洞的任务后,整理了下衣冠,前去拜见大师兄。

    孔任静静听完,神情不动,只是,道,“在庆典之上,我观那个陈岩气机隐晦,深沉如渊水,压制纪水宗的宋佳,看来定是太冥宫真传无疑。”

    “只是太冥宫真传弟子的话,怎么会飞升到我们玄元上景天?”

    廖严琦对这个百思不得其解,道,“要是下界飞升到上界,有接引之令,不应该如此啊。”

    “或许太冥宫有别的布置。”

    孔任身为真仙,也看不透其中蕴含的秘密,只是道,“师弟你也知道太冥宫当年的历史,我们不得不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