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帝七百一十八章 荒域 鬼面婴 戴弘毅
    两个月后。

    阁中松蟠玉色,绿若翡翠。

    细细枝叶摇摆,交错蹲踞,沙沙作响。

    陈岩抬起头,极目看去,发现湖光粼粼,怪石出于水上,横生古木,惨白暗淡。

    再仔细看,古木上长着蘑菇,像极了小孩脸。

    万万千千,千千万万,排列在眼前。

    尚未接近,就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奇怪的是,这样的景象,却没有让天穹裂日神舟上的人紧张,反而他们兴高采烈地走出房间,大声说笑。

    原因很简单,天穹裂日神舟已经快要靠岸了。

    “真是古怪的地方。”

    陈岩四下打量,古木上的婴儿脸蘑菇五颜六色,触目惊心,有的还发出怪叫,怎么看怎么渗人。

    “是荒域的鬼面婴,看着吓人,其实是样子货。”

    一人走过来,笑着开口,道,“不过最近百年来,倒是越来越多了。”

    “鬼面婴。”

    陈岩又盯着看了几眼,不知为何,他看着有点不舒服。

    “这位道友可是第一次来荒域?”

    来人宽肩大耳,观之可亲,很有福相,不像元神真人,反而像世俗中的院外,道,“不知道道友的目的地是哪里?”

    “是第一次来。”

    陈岩没有隐瞒,手拢在袖中,眸子纯青,道,“我打算去地绝洞。”

    “荒域第七层的地绝洞?”

    此人先是一愣,随即仔细地上下打量了陈岩一会,确认不是信口乱说,才叹息一声,道,“本来还想和道友结个伴,互相照应,没想到道友居然是去地绝洞。”

    地绝洞三个字,似乎有一种难言的力量。

    本来说说笑笑,嘻嘻哈哈的乘客们,听到这三个字,马上安静下来。

    他们都用奇异的目光看过来,面上满是惊诧和匪夷所思。

    陈岩并不在意,大袖飘飘,从容自若。

    他已经知道地绝洞的险恶,不过决断了,自然不会走回头路。

    这个时候,一声轻响,有人从阁中走出,银眸如霜,咄咄逼人,道,“陈真人,我正好要去荒域第六层的鬼丘,我们正好同路。”

    “是真阳派的人。”

    “看法衣上的标志是真传弟子。”

    “难怪有胆量去万鬼丘。”

    看到来人,舟上的其他人小声交谈。

    对于他们来讲,只是在荒域前三层活动,从第四层开始,就变得危险无比,不乏元神真人陨落。

    至于万鬼丘,则是人人退避,畏之如蛇蝎。

    幸好来人有真阳派真传弟子的光环加持,不然的话,恐怕要落个和陈岩同样的下场。

    “原来是戴真人。”

    陈岩在刚上天穹裂日神舟之时,就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气机,现在一看,果然是真阳派庆典上的主角之一,打了个稽首,道,“有戴真人同路,求之不得。”

    戴弘毅扶了扶头上道冠,踱步到船舷,和陈岩并肩而立。

    两人在庆典之后,见过面,因为同是刚飞升到玄元上景天,有这一层关系,倒是还算熟络。

    只是宗门不同,利益不一样,都会有自己的算计。

    轰隆隆,

    天穹烈日神舟行过最后一段水路,虹桥自甲板上升起,金灿灿的光华上太阳神焰氤氲成水纹,波波而动,隔绝周围的怨气。

    太阳神焰至刚至阳,无物不焚,现在却如同水光般细润,柔可绕指,不愧是仙人手笔。

    主持神舟的真阳派长老开口道,“诸位道友,荒域已到,请下船。”

    哗啦啦,

    话音一落,自神舟之上,顿时升腾起一道道的遁光,五彩十色,向岸上遁去。

    “我们也走。”

    戴弘毅屈指一弹,脚下生出一个周天星辰轮盘,托住身子,云气蔚然,华彩琉璃,卖相不凡,一看就不是凡品。

    叮当,叮当,叮当,

    罗盘腾空,不时坠下星光,红彤彤的,有着难言的力量,将想要接近的妖邪之气逼开。

    陈岩则是祭出无形剑,一拨剑光,森森然,泠泠然,锋锐不可匹敌,刺人眉宇,挡在前面的妖邪,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斩成两截,尸骨无存。

    迅疾,强横,霹雳雷霆。

    两人疾行向前,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不可阻挡,推进速度非常之快。

    普通修士要小心翼翼的魔域前三层,他们根本是如履平地,顺风顺水。

    哗啦啦,

    直到第四层断魂谷,他们才停下遁光,不再狂飙突进。

    陈岩停在半空中,展目看去,沟壑深深,层崖回岩,不知道多少年风吹雨打,生出细细密密的窟窿,如同蜂巢一样,每当有风起之时,都会呜呜咽咽。

    听在耳中,让人又惊又惧又是悲伤。

    “真是复杂的地势。”

    陈岩上前一步,见到不少的洞穴,幽幽深深,散发着凶戾之气,莫名的黑烟从里面冒出,似乎要凝聚鬼神的样子。

    “断魂谷中有不少的节点,不知道沟通了多少妖魔凶物的空间,”

    戴弘毅虽然是刚飞升到玄元上景天不久,但有真阳派这个巨无霸提供的消息,洞若观火,道,“不少强大的妖魔,可是一点不逊色于元神真人,而且他们悍不畏死,杀伤力更是惊人。”

    “嗯。”

    陈岩点点头,刚要说话,突然之间,背后的无形剑倏尔展开,化出千百的冷光,朝身子斜上方斩去。

    哗啦啦,

    剑光如轮,如光晕,如天圆,涵盖四面八方,上面覆有幽深的雷霆,携带毁灭的力量。

    “这是,”

    戴弘毅眼皮一跳,顺着剑光看去,就见到一根触手正在伸出,无声无息,生出的倒刺,闪烁着娇艳的光泽,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剧毒之物。

    剑光爆发,击中了伸出半截的触手,发出金石般的声音,然后异常难听的声音从触手中发出,像是狼嚎,像是鬼叫,又像是夜枭啼鸣,再然后,就是黑血喷发,如同泉涌。

    汩汩汩,

    黑血喷洒,溅的到处都是,腥臭味道后,是激烈的剧毒,将周围腐蚀。

    “灭。”

    陈岩冷哼一声,雷光再起,或是弧形,或是球状,噼里啪啦,将毒性一扫而空。

    这就是雷法的厉害,克制妖邪。

    不多时,触手不见,原地只剩下一颗珠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