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一十七章 怨湖水洗万年恨 长生无望念作魔
    半夜。

    月上峰头,云光鳞次。

    湖水浩荡,纯碧晶莹,若有秋气杂之,森森刺人衣襟。

    时不时有幽火在水中央,明灭不定。

    还有淅淅沥沥的声音,像是洞箫,凄凄哀怨,听在耳中,让人发麻。

    哗啦啦,

    这个时候,一道剑光由远而近,曳光生彩,垂色百丈,略一盘旋,然后径直往下落去。

    下一刻,

    剑光敛去,异象不见,陈岩手扶道冠踱步而出,看着湖面,目光沉沉。

    “怨湖。”

    陈岩感应着湖面中传来的铺天盖地的怨气,似乎有万千尖锐的嚎叫响起,令人望而止步。

    “等一等。”

    陈岩寻到一棵树下,闭目养神。

    轰隆隆,

    时候不大,突然之间,一股宏大浩瀚的气机升起,层层叠叠的金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光晕之中,有巨舟乘风破浪。

    轰隆隆,

    巨舟停泊在岸边,细细密密的赤金篆文自船帆上生出,然后不停地衍生,到甲板,到船尾,再节节往下,化为太阳神焰,隔绝怨气,护住上下。

    任凭湖中的怨气如潮,惊涛骇浪般不断地击打,巨舟稳稳当当,岿然不动。

    “是天穹烈日神舟。”

    “来的正好。”

    “走。”

    见到巨舟出现,周围不时有遁光纵起,往下落去。

    “诸位道友,”

    船头上,有元神真人主持,赤眉如火,不怒而威,声音传的很远,道,“要按照规矩来,不要争抢。否则的话,将不允许登舟。”

    字字金铁,有一种不容置疑。

    话音一落,场面立刻安静下来,即使是元神真人,也得老老实实上前,出示令牌,缴纳费用,没人敢生事。

    这就是真阳派的威风,岁月沉淀下的萧杀。

    陈岩没有说话,直接取出从林长老手中得到的令符,往前一照。

    “是白骊令。”

    为首之人见到,目光在令符上顿了顿,道,“道友可上舟了。”

    “嗯。”

    陈岩收好令符,上了天穹烈日神舟,在道童的引领下,进了第三层东面的阁楼里。

    室中别无他物。

    只有一株古松,老干新枝,亭亭如盖,郁郁葱葱。

    上生有苔痕,齿齿如鳞甲。

    陈岩坐在树下,心神平静,神念一开,就感应到舟上有成千上百的气机升腾,灼灼若宝珠,璀璨光明,甚至还有八九道,宛若大日巡天,其道大光。

    毫无疑问,气机如大日耀眼之人,定是元神之辈。

    只是天穹烈日神舟上,就有八九人,可见玄元上景天是何等的广阔,又是何等的人杰地灵。

    “只是,”

    陈岩感应着他们的气机,虽然猎猎如大日,但内里并不凝固,比起和自己论道的吴从先和范长白要差一截。

    玄元上景天仙道繁荣,各种秘术法门层出不穷,有的人就用取巧的方法成就元神,他见过的左琉璃就是一个。

    这样的元神真人虽然强大,但没了晋升的可能。

    “咦,”

    陈岩正想着,突然感应到一道莫名的气机,隐晦难言,不同于大日煌煌,引而不发,却绵绵长长,他眸子动了动,喃喃道,“这股气机,似乎有点熟悉。”

    轰隆隆,

    半个时辰后,天穹烈日神舟装满乘客,开始起航,船帆一动,自虚空中中接引下来万万千千的太阳真火,作为驱动。

    轰隆隆,

    神舟鼓浪向前,发出浩大的声音。

    陈岩透过小窗,往外看去,这一刻,原本纯碧的湖水褪去光色,变得粘稠墨黑,不计其数的鬼面浮出来,不停撕咬,狰狞恐怖。

    只是太阳烈焰霸道绝伦,至刚至阳,鬼面刚缠上来,就被焚烧殆尽。

    可是怨湖之中,不知道到底沉淀了多少怨恨,即使是飞蛾扑火,都源源不断。

    在这样的环境下,真阳派精心打造的天穹烈日神舟都好似行驶在沼泽中,前行不快。

    “这玄元上景天要比洪荒界危险的多。”

    陈岩看着湖面上的景象,以他的修为,都觉得头皮发麻。

    听说怨湖之下,有当年大凶埋下的凶宝,能够自主的吸收天地之间的凶戾怨恨之气,越聚越多,从而生出各种诡异的局面。

    到最后,局面不可收拾,吞噬任何的精血。

    不知道多少修士遭殃,葬身其中。

    直到真阳派出面,仙人亲自出手,联合宗门中的炼器高手,打造出天穹烈日神舟,才重新打通两岸。

    当然,真阳派可不是慈善家,要乘坐烈日神舟,可是要支付一大笔费用的。

    “只是,”

    陈岩站起身,来回踱步,喃喃道,“以真阳派之能,都只是打造神舟,来回游弋,而不是彻底平定怨湖。”

    到底是他们想要把持这个路径收取好处,还是他们也无法彻底平定怨湖?

    要是前者,还好理解。

    要是后者的话,那真是可畏可怖了。

    能够让仙人都头疼的事情,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秘密。

    只能说,玄元上景天真的很复杂。

    “要早回宗门。”

    陈岩重新坐在云榻上,取出玉简,上面是关于地绝洞的各种资料,关系到这一次他此行的成败。

    他看得聚精会神,全神贯注,非常认真。

    虽然来到玄元上景天没多久,但陈岩通过身边的种种开始了解,这一方天地要比洪荒界大的多,复杂的多。

    没有宗门护佑,就像是无根之萍,身不由己,非常没有安全感。

    只有完成顺利这次任务,获得真阳派超远距离传送阵的使用权限,前往太冥宫,才可以说是站稳根脚。

    越往上走,越是明白,一个人修仙,何等困难。

    不知不觉,天穹裂日神舟已经行到怨湖中央,汩汩汩的水泡不停地冒出,幽深无比,里面有魔神的影子,或大或小。

    水泡不停,越来越多,让神舟的速度变得像蜗牛一样。

    陈岩蓦然抬头,目光一凝,向一个方向看去。

    “怎么?”

    陈岩皱起眉头,刚才他似乎感应到一种窥视,可是现在来看,却是空空如也。

    “古怪。”

    陈岩看了几次,确实没有任何的发现,垂下眼睑,继续闭目养神。

    只是他不知道,在天穹烈日神舟过去后,怨湖中突然水光若花般绽放,层层叠叠,最里面花蕊上有一个童子,高有三尺,粉雕玉琢,只是眸子血红。

    童子望着远去的神舟,似乎出了一会神,最后消失不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