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一十九章 剑啸断魂谷 孽牝魔神门(求订阅!)

第七百一十九章 剑啸断魂谷 孽牝魔神门(求订阅!)

    谷中。

    怪石折叠,似狮像虎,如龙似蛇,咄咄吓人。

    幽光照在上面,阴绿跃跃,森森然横浸衣襟。

    陈岩手一引,珠子落在掌中。

    石上惨绿光晕和珠上的血光相磨,交织一片,映在他的眉心。

    乍一看,有一种难言的气质。

    戴弘毅没有说话,银眸如霜,看着眼前人。

    他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极为惊讶。

    刚才的触手潜行出现,声息绝无,连自己都没有察觉。

    可是对方却悍然出剑,三两下将之斩杀。

    其中表现出的灵觉,剑法,杀伤力,看在眼里,让人心中沉甸甸的。

    太过锐利不可匹敌的剑修。

    难怪门中有布置,让自己探一探对方的底子,这可不是一般的飞升真人!

    “走吧。”

    陈岩收好珠子,剑光一拨,悬在身后,如晕如轮,徐徐转动。

    向前走。

    步步前行。

    寻到妖邪气机,剑光则若出水虬龙,雷霆下击。

    虽然比不上前三层狂飙突进,蛮横碾压,但现在一步一杀,剑光斩邪,却同样从容深沉,不疾不徐,庭中闲步。

    戴弘毅见此,同样被激起好胜心,同样不吝啬杀手。

    两人好像竞争一样,各自施展手段。

    “这样最好。”

    戴弘毅心中窃喜,正好可以看一看对方的虚实。

    只是戴弘毅不知道,陈岩有自己的心思,一路上只是施展无形剑,或者雷霆,基本不动用自己的太冥真水和本命法宝。

    这样看上去,就是个纯粹剑修。

    “剑修啊。”

    戴弘毅眼睑垂下,挡住眸中的异色,心中的压力少了不少。

    精于剑,诚在心,无物不破。

    重在意,砺己行,锋芒难挡。

    剑修斗法之强,从来都是光彩夺目。

    只是刚不可久,少了藏拙,晋升之时,格外困难,容易陨落。

    这样的路子不好走。

    “陈岩能够在荒域八面威风,主要是剑修的底子。”

    戴弘毅心中念头转动,一个接一个,暗自道,“可是要化凡成仙,可要积蓄深厚,不是杀伤力强就可以的。”

    “这个戴弘毅,”

    戴弘毅不知道,在他观察陈岩的时候,陈岩更是在观察他,并看得通透,心中有数,道,“戴弘毅刚来到真阳派,身上的法宝神通都有真阳神钟记载的影子。”

    “要是真要和他斗法,能够战而胜之。”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陈岩这么想,可不是想对戴弘毅动手,而是他冥冥之中有一种预感,自他来到真阳派后,有无形的网格压下,让人不舒服。

    他虽然不知道真阳派的用意,但可以判断,这个宗门对自己,或者说自己背后的太冥宫没有善意。

    “嗯?”

    正在这个时候,陈岩若有所觉,抬起头,用手一指,无形剑斩出,寒光暴涨,杀气冲霄,弥漫周围。

    咔嚓,

    下一刻,

    原本的虚空突然凹了下去,光晕如镜,泛着血光,里面一个少女,身材纤细,红裙罩身,厚厚的嘴唇上涂着妖艳的紫红,美眸却是寒冷像冰。

    “嘻嘻,很警觉呀。”

    少女轻笑一声,声音清脆,她纤纤玉手一拨,似乎有无形的琴弦出现,横在身前,音律跃动,挡住剑光,无法越雷池一步。

    “妖女。”

    戴弘毅见此,银眸睁开,化为竖瞳,自里面激射出一道白光,突然一折,似乎穿透了重重的空间,一眨眼就到了对方的眉心。

    “咄。”

    少女微微仰头,小脸清纯,裙裾摇曳,她的发髻上一根别着的簪子飞出,恰到好处地将白光碰开。

    “降妖。”

    陈岩紧跟其后,无形剑一振,薄薄的青翼展开,没有锋锐的光华,但一种煌煌天威般的剑音透出,空间都无法阻挡。

    细细声声,音音缕缕。

    像是日月,震慑妖魔。

    咔嚓,咔嚓,咔嚓,

    少女脸色一变,身后光滑如镜的空间出现裂痕,晶莹的玉足露在半空中,下面是盛开的血花,她狠狠地看了眼陈岩,道,“你们等着。”

    哗啦啦,

    话音落下,一道长河不知道从何处来,冥冥昏昏,浑浊泛黄,一种奇异的气息流转,渗透到各个空间。

    长河出现,诸般景象开始变得虚幻。

    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三五个呼吸后,长河消失不见,少女也没了踪影。

    “这个妖女,”

    戴弘毅银眸中的光华长有三尺,不停地伸缩,显出细密的图像,好像记录了对方逃遁的路线,眉头皱了皱,道,“看上去像冥河宗的万丈冥河无常路。”

    “冥河宗?”

    陈岩剑眉一挑,难怪他刚才见少女遁走有一种若有若无的熟悉感,这个宗门他可是不陌生。

    戴弘毅当然不知道陈岩所想,他将从宗门中得到的消息掐头去尾讲了一番,道,“冥河宗据说建立在冥河之上,不知道何等的来历,门下弟子来荒域,倒是并不奇怪。”

    “冥河宗。”

    陈岩念叨一句,自己在洪荒界的时候,可是和冥河宗的人交过手,想到这,他扶了扶眉心,大哉九真天玄宫中可还融合了一件从他们手中夺来的法宝。

    且说冥河宗少女借助神通遁走,在不同的空间断层跳跃,如同轻盈的鸟儿。

    实际上,空间断层非常危险,有的不稳定,万一崩塌,爆发出的力量,连元神真人都要遭殃。

    可是向林婉却没有这个顾忌,驾轻就熟。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幽光叠莲盘空,倏尔下垂,罩住一座宏伟的魔宫,镇压四方。

    向林婉云袖一抬,顺利进入宫殿,曳裙而行,小脸绷得紧紧的。

    “这是谁惹小师妹生气了?”

    看到向林婉气呼呼的样子,有人笑着开口,道,“师兄替你出气。”

    向林婉横了他一眼,在殿中走来走去,道,“刚才碰到两个仙道中人,本来想顺手暗算他们一次,没想到差点吃了亏,真是气死人了。”

    “让你不要出去乱逛。”

    高台上的青衣人开口说话,声音冷冽,他带着银色面具,上面是扭曲的花纹,闪烁着奇异的色彩,缓声道,“我们的目标是要收回孽牝魔神门,得到这件惊天动地的法宝的认可。”

    “是。”

    大师兄一开口,场中的几人马上称是,只是向林婉还是嘀咕一句,道,“可惜少了祭碑,不然的话,就更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