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二十章 石碑生变助东风
    求下订阅!!!

    青衣人高居宝座,面具银白。??

    下方有池,四四方方,其中蓄水,深不可测。

    天光照在其上,紫碧浮映,然后归于惨白,波澜不惊。

    风吹过,依稀有魔神的怒吼声。

    哗啦啦,

    随着殿中众人的吟唱,本来平静的波水浮现涟漪。

    细细密密的咒文跃出,字字古老,蕴含莫名的力量。

    咒文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源源不断,密密麻麻,到最后,几乎要溢出池子,飞腾变化而走。

    青衣人见此,屈指一弹,一滴精血自指尖滑落,落入水中。

    轰隆隆,

    下一刻,

    所有的咒文统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宏大的门户虚影,顶天立地,衍生出不知道多少的魔神,是罪恶之源头。

    在门户虚影出现的刹那,整个荒域轻微地摇晃了一下,然后一种莫名的力量从天而降,加持下来,幽幽深深。

    “果然是有孽牝魔神门。”

    冥河宗众弟子感应着殿中弥漫的力量,喜形于色。

    “孽牝魔神门。”

    就是如冰川般冷漠的青衣人看到这一幕,拢在袖中的手都不由得攥紧,这是他再上一层的希望,想了想,沉声道,“准备杀人血祭。”

    哗啦,

    话音一落,层层门户大开。

    一个又一个被捆绑的结结实实的修士被推出来,身上气机萌动,清光环绕,可以归到仙宗玄门之下。

    只是这个时候,他们看上去精神萎靡,无精打采。

    “要玄门仙宗的人才可以血祭魔宝。”

    青衣人扫了一眼,声音不变,道,“都杀了。”

    “是。”

    冥河宗众弟子听令,或是祭出法宝,或是施展神通,开始杀戮,心狠手辣,绝不容情。

    不多时,杀戮殆尽,上千人的精血冲霄,附在门户虚影上,接引下更多的力量。

    殷红的门户,魔神在咆哮。

    要释放出所有的罪孽邪恶,灭绝世间。

    “接下来,我们要给孽牝魔神门寻找更多的祭品。”

    青衣人和宝池心神相连,感应着玄妙的力量充塞,眸子光芒刺人,大袖一挥,整个魔宫自空间中飞出,寻找玄门仙宗之人。

    “杀个痛快。”

    冥河宗的众弟子哈哈大笑,肆无忌惮,孽牝魔神门虚影一出,自锁定周围的玄门仙宗弟子,让他们无处可逃。

    噗嗤,噗嗤,噗嗤,

    不多时,他们就斩杀了三个出现在荒域中的仙门玄宗之人,吸收其精血,对孽牝魔神门血祭,召唤力量。

    谷下。

    黑水杳杳,光浮波上。

    岩石出于两侧,倒影倾斜,如犬牙交错。

    陈岩大袖飘飘,目光深邃。

    前面是地绝洞,现在就他自己一个人了。

    “嗯?”

    这个时候,突然之间,他感应到一种无形的力量一闪而逝,然后眉心的大哉九真天玄宫猛地跳了下。

    “什么?”

    陈岩眯起眼,弥望四下。

    整个荒域在他的眼中似乎有了新的变化,前所未有的生动,不少的空间像是拭去灰尘的宝镜,变得显眼夺目。

    甚至还能够听到藏在空间中妖魔的呼吸声,缓慢悠长。

    非常之奇异。

    陈岩神情严肃,想了想,把目光投向大哉九真天玄宫,就现汩汩汩的雷池上空,石碑镇压,上面的花纹重新浮现,不时从外面汲取气机。

    “起。”

    陈岩屈指一点,掐了个法诀,冥冥大力落下,包裹住石碑,再次炼化。

    可是这一次,就很不顺利。

    石碑上的纹理凸起如磨,虚影盘踞,雷霆力量不仅是没有进行炼化,反而让之吞噬,生生衍化出新的纹理。

    “古怪,真是古怪。”

    陈岩来回踱着步子,这石碑是当日他从冥河宗夺来,然后融入自己的天玄宫中,镇压中枢,可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化。

    “莫非是冥河宗在荒域有什么举动?”

    陈岩蓦地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冥河宗少女,眉头皱起,过了一会,他又是冷冷一笑,不管如何,暂时来讲,这样的变化,对自己来地绝洞有利无害。

    至于以后是不是有隐患,待回到太冥宫再说不迟。

    “起。”

    陈岩法目一开,本身的神通加上大哉九真天玄宫莫名生出的变化,立刻就看到离自己不远,有空间断层,大若山岳,层层黑痕交织,如同细鳞一样,其中有妖魔坐镇。

    妖魔人身牛,生有三目,口鼻中吞吐赤光。

    每一次吞吐,都能够产生爆炸的力量。

    只是一看,就知道是个强大的妖魔。

    “那就试一试。”

    陈岩本来另有计划,不过随着大哉九真天玄宫生出的变化,倒是可以改一改,变得更为激进。

    “咄。”

    有了决断,陈岩身子一动,无形剑飞出,融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他身上的气息也随之变化,玄气隐去,取而代之的是血光。

    是的,就是血气。

    和整个荒域的气机不再排斥,而是应和。

    从正宗玄门到真正妖魔,巨大的转变,绝对能够让见到的人大吃一惊。

    当时陈岩接下真阳派的这个任务,就是因为有此手段,他可是得到过血海之主的部分记忆,虽然最终没有选择对方的道路,但不少的小技巧信手用出并不困难。

    特别现在他已经是元神修为,更是如鱼得水。

    “嗯?”

    牛人身的妖魔刚才感应到一种锋锐之气,蓦然睁开眼,额头竖瞳一开,神光贯空,四下扫视,可是左看右看,到处是妖魔之气弥漫,和往日一样。

    这个时候,要是和荒域格格不入的气机就会像夜里的灯般亮起,最是夺目,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刚才像是感应到玄门仙道之气,”

    牛人身的妖魔嘟囔了几句,确定是没有任何异常,才继续酣睡,道,“看来不是。”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道剑光凭空跃出,直直一线,无声无息,径直刺向妖魔的眉心。

    “啊,”

    妖魔没想到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他虽然没有开辟洞天,但自己所居的空间断层复杂难明,道路难寻,怎么会让人遁到身前?

    轰隆隆,

    接下来,就是郁郁雷霆炸响,太冥真水席卷而过,将妖魔包裹。(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