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二十三章 四尺祭台请诛魔
    ps:刚开新地图,订阅掉的厉害,有能力的书友,请来起点支持下正版,非常感谢。

    半空中。

    魔气三千丈,浩浩遮天,不见日月。

    再仔细看,有金瞳衍生,居于中央,射出神光,笔直一线,扭曲时空。

    横斜,上下,左右,直竖。

    轰隆隆,

    太冥真水奔腾而来,玄黑幽深,如同千百蛟龙横行,层层推进,气势万千。

    遇到空间折叠,如同海浪击岸,轰击响雷,蛟首高昂,镞镞大鸣,猛烈拍打着周围的一切。

    可是真水凶猛,但半角君的神通更是不可思议。

    空间不见其底,任何的水光涌入其中,很快就消失不见。

    半角君负手而立,时光如轮,托住身子,冷漠威严。

    “再来。”

    陈岩却没有气馁,再次运转法力,真水激荡,这一刻,他舍掉了所有的花哨技巧,就是法力硬碰。

    “可笑。”

    半角君面上不屑,心中却是颇为震惊,眼前这个少年的法力似乎是无穷无尽,连时空都无法阻挡,真真是不可思议。

    看来要尽快解决!

    有了决断,半角君眸中镜光暴起,他伸出一根手指,平平压了下去。

    手指晶莹,覆有龙鳞。

    其上闪烁着光彩,光怪陆离,似乎是过去,现在,未来,都在不停地生灭。

    径直往下,无可阻挡。

    陈岩仰起头,看着手指在自己瞳孔中不断地放大,如同山岳,镇压四下,他有一种感觉,任凭自己再想躲避,都没有办法。

    因为这一指,不光是浩瀚伟岸,而且贯通时空,将未来镇压,避无可避。

    未来的变化,尽在掌握中。

    “这才是仙人的真正手笔。”

    陈岩能够感应到,在这样惊天动地的一击下,自己所有的护体神光都如同瓷器般脆弱,就是浩瀚几千里的洞天,也是鞭长莫及。

    蓦地之间,陈岩想起一句话,燕王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仙人出手,横绝时空,将你未来斩断,也是一种让你死就死的霸道。

    “我现在还远远不是对手。”

    陈岩有了决断,他可不会白白送死,念头一动,自天门上冲出一副宝卷,清清亮亮的蝉鸣响起,似乎是在空山青林,白石绿水,欢快的吟唱。

    下一刻,

    宝卷完全展开,蝉鸣之声再变,不再是欢快,而是超脱。

    在寂静的星空下,一个人,一只蝉,平平静静。

    清冷,无尽,上浮。

    在两人的眼中,周围的虚空中出现薄薄的蝉翼,不停拍打,各种玄音起伏,似乎时光匆匆,而蝉音永恒。

    “咦,”

    半角君这次真的惊讶了,声动九天,蝉翼齐舞,居然让自己的时空力量都在消融,这可非同一般。

    咔嚓,

    不过虽然陈岩修为提升,驭使青蝉飞升图发挥出的威能水涨船高,可是半角君的一指太过猛烈,宝图晕开层层涟漪,然后迅速缩小,自发收入眉心。

    陈岩身子一个踉跄,虚空中的洞天也是轰鸣不断,将积蓄的元气燃烧殆尽,不光如此,浩瀚的力量源源不断,让元神都摇摇晃晃。

    简单来讲,即使是有青蝉飞升图这样的法宝护佑,陈岩也是完全落入下风。

    “斩杀。”

    半角君看到对方挡住了自己的一击,神情中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怒气,他当然看出陈岩现在的状态,可是依然怒火高燃。

    什么时候,要击杀一个元神修士都这么困难了?

    什么时候本君无功而返了?

    什么时候能有人敢在自己的地派杀自己的人了?

    大怒之下,半角君再次施展神通,要彻底将陈岩斩杀,连他开辟的洞天都要破碎。

    元神真人开辟的洞天,在莫名之地,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普通的人看到,就好像井中月,水中花一般,无能为力。

    可是到了仙人或者真魔一个层次,则洞彻时空只妙,就可以借助冥冥之中的牵引锁定位置。

    擒杀真人,破灭洞天,半角君可是驾轻就熟。

    “刚才的一击已经让我观看到时空玄妙,”

    陈岩见攻击又到,心中念头起伏,道,“不能再冒险了。”

    轰隆隆,

    话音一落,自他的眉间,射出层层叠叠的白光,如同莲花盛开,上面托有一个祭台。

    祭台呈现半圆形,高四尺,径四丈,四面如阶。

    层层黑光往上,镌刻日月,雷霆,风雨,山川,仙灵,魔神,等等等等,栩栩如生。

    再往上,则是影影绰绰,光怪陆离。

    “来。”

    陈岩手一招,一颗接一颗的血珠飞上祭台,莹莹一点,晕着血轮,这是他自进入荒域中斩杀的各种妖魔精血所聚。

    做完这个,他大袖一挥,早准备好的祭文打出,在祭台上空,无风自然。

    叮当,叮当,叮当,

    祭文燃烧,篆文自其中飞出,不断吞噬周围血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然后倏尔一转,千千万万组合,化为葫芦

    葫芦口上吞吐白光,生有眉眼,有一种斩杀万物的无敌气质。

    锋锐,睥睨,不可一世。

    霸道,蛮横,破灭诸天。

    “这是什么?”

    祭坛一出,半角君本能得觉得不安,他可是真魔分身,参悟规则,冥冥之中就看到自己杀机临头,未来一片黑暗。

    这样的景象,从来没有。

    哗啦啦,

    葫芦出现之后,在祭台上轻轻一摇,将所有的祭品吞噬下去,随即眉眼变得清晰,引动冥冥之中的力量。

    轰隆隆,

    似乎在一时,又似乎永远,虚空塌陷,时光停滞,一股撼动宇内,斩杀诸天的强横力量瞬间降临,以无可阻挡的强势进入荒域。

    如果从上面往下看,就会见到笔直一线,霜白耀眼,恍若实质的杀机凝而不散,贯通天地。

    “这是什么?”

    刚刚好不容易追上戴弘毅的冥河宗一行人,正要动手将之击杀,突然异象一起,杀气纵横,绵绵无尽,影响到了魔宫中央的门户虚影。

    戴弘毅见此,一咬牙,身子一摇,干脆利索地舍去一身的精气,一缕神意一跃,遁入自己的洞天中,不见了踪影。

    冥河宗的人却顾不得这个,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通天彻地的杀机,即使隔得这么远,依然让人不寒而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