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二十四章 刀斩诸天峥嵘现
    半角君心中一紧。

    岩上松柏森森,郁郁相结,照在眉宇间一片阴绿。

    乍一看,有一种不祥之气。

    他可不会坐以待毙,一咬牙,自袖中取出一叠宝卷。

    宝卷一出,天开如白,秋月清霜。

    山石横斜间,横有一尊魔神,高有万丈,头上生角,每一个吞吐,都有日月陨落。

    卷上霜白。

    纸上有魔神。

    魔神陨落日月。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耀眼的光明自中央绽放,凝固时空。

    半角君看到自己冥冥之中的未来一片黑暗,果断祭出法宝,人宝合一,要把握现在,改变命运。

    陈岩见到半角君的应对,转头看向自己的布置。

    祭台。

    台上有葫芦飞刀。

    葫芦飞刀眉眼如生,射出白光,杀机宛若实质。

    叮当,

    眉眼一起,发出一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玄音,直直的白光倏尔一转,空间如同纸糊的一样,盯在半角君身上。

    下一刻,

    白光再转,只听咔嚓一声,半角君脖颈上出现一道细红的血线,然后他身子摇了摇,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任你千般手段,万种神通,我自一刀斩之!

    真魔分身又如何,犯者必死无疑!

    就是这么霸道,就是这么蛮横,就是这么凶威滔天!

    陈岩亲眼目睹这一切,都非常震惊。

    当年在洪荒界中,他曾经在在机缘巧合下进入神秘空间,沟通血海之主留下的无上凶煞之宝,虽然最终没有选择对方的路子,但算是有了联系。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祭祀之法,建立通道,接引无上血煞之宝的力量降临。

    当然,这样的祭祀之法要求非常苛刻。

    要有地域,杀戮混乱之气横生。

    要有祭台,以天材地宝为根基镌刻秘术。

    要有祭品,足够的精血。

    陈岩本身就有积累,在洪荒界的时候就准备好了祭台,以备不时之需,而地绝洞的环境正好满足其他两个,水到渠成。

    正是这样,陈岩才决心接下地绝洞的任务,他从来都是谨慎小心之人。

    不过纵有打算,纵有算计,但亲眼目睹半角君被一刀斩杀,陈岩还是觉得意外,这凶煞之宝的威能还要在自己估计之上啊。

    轰隆,

    半角君一死,分身轰然炸开,元气四散,其中宝光璀璨,莹莹点点,非常夺目。

    其中有一宝,金文雕刻,曳彩生烟,汩汩汩往外冒着火星。

    正是此行的目标,离恨宝炉。

    “收。”

    陈岩见此一喜,用手一招,将包括离恨宝炉在内的诸多宝贝统统收起,送入到大哉九真天玄宫中。

    “非常顺利。”

    陈岩看着祭台上的葫芦飞刀如同鲸吞水一样把半角君一身澎湃的元气统统吞噬,然后由实化虚,归于无形,那种斩杀诸天的凶戾之气也消失不见。

    “走。”

    陈岩看了看左右,确认无事,身子一摇,元神化为幽水,融入虚空中,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一时之间,场中安静下来。

    只剩下怪石嶙峋,深潭幽幽。

    不时有风吹过,在树叶上流转,发出呜咽的声音,似乎在诉说刚才的大战。

    时候不大,虚空突然裂开,打破了安静。

    一座宏大的魔宫出现,垂光生辉,幽暗不见底。

    青衣人负手而立,面上带有银色面具,看不清神情,他目光四下扫视,背后浮现出一个龙首圆盘,指针尖尖,滴滴答答地游走。

    圆盘不停地响动,从四面八方吸收气机,化为千千万万的篆文,要组合成图像。

    可是还没等图像生出,突然之间,一种莫名的杀意凭空生出,顺着丝丝缕缕的纹理向上,冷冽刺骨。

    “不好。”

    青衣人当机立断,立刻散去法力,可是即使如此,龙首圆盘上狰狞的龙首一颤,掉下一个鳞片。

    叮当,

    鳞片坠落,掉在青砖上,发出金石之音,清冷冷的杀意透出,在耳边打着转儿,有着回音。

    “师兄?”

    冥河宗的众人见此,吓了一跳。

    “没事。”

    青衣人用手摩挲着龙首圆盘上缺失的鳞甲,来回踱步,猎猎生风,声音中有说不出的凝重,道,“刚才我要根据气机推演下发生的景象,没想到受到了反噬。”

    众人一听,悚然变色。

    作为冥河宗的人,他们当然了解自己这位大师兄的神通修为,要不然的话,也不会有这个机会来荒域唤醒魔宝,可是这样的人物都只是推演就受到反噬,可想而知刚才的斗法层次之高。

    青衣人没有说话,心中更是震惊,刚才他稍一推算,就感应到一股灭绝诸天的杀伐之气横空而来,斩杀一切,那种绝望,能够冷到骨子里。

    要是不停手,恐有大祸临头。

    “要禀告师门。”

    青衣人想了想,招呼师弟师妹一声,开始打开传讯法器,沟通师门。

    不知名之地。

    魔宫浮在黑水上,八面来风。

    天光自上而下垂落,照在魔宫的门户上,栩栩如生的龙首微微抬起,有凶戾之气如烟似云,鼓浪吹音。

    再往里,一尊魔神横卧在王座上,身躯长有千里,不见尽头,细细密密的龙鳞花纹古拙,晕着光华,似乎是层层叠叠的空间,里面有各种的山川河海,人口涌动。

    魔神呼呼大睡,额头上的宝珠熠熠生辉,其上是真实的世界,不计其数的妖魔在战斗,在杀戮,在沸腾。

    有羊头魔,有牛头魔,有金甲魔,等等等等,千姿百态。

    真的是群魔乱舞。

    魔神巨手扶着额头上的珠中世界,玄妙的变化在两者之间流转。

    突然之间,珠中世界一抖,不知道多少妖魔恢复湮灭,魔神睁开眼,先是一愣,随即勃然大怒,道,“是什么人,敢灭本君的分身?”

    话音一落,此魔神双手一裂,就要破开时空,降临地绝洞。

    正在这个时候,魔神上空的空间倏尔裂开,自其中飞出一抹刀光,眉眼如生,有斩杀诸天的霸道。

    咔嚓,

    不愧是血海之主的无上杀戮之宝,居然在斩杀分身后还可以循着气机找到半角君的本体。

    轰隆隆,

    刀光落下,整个魔宫化为灰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