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二十六章 沧海横流真本色 怨湖之上与舟亡
    ps:求下订阅!

    舟上。

    青竹竿竿,蓊以怪石。

    冷光间杂其中,森森绿意扑人眉宇。

    霍真人面容刚毅,挺拔如松,他板起脸,声音硬邦邦的,开口道,“诸位道友不要慌,我们真阳派上下自会护佑你们周全!”

    掷地有声,发金石之音!

    在舱中回应,有一种沉甸甸的力量。

    可是众人都不买账,他们看着外面的怨气源源不断,心惊胆战下,大声道,“霍真人,形势危急,快放开天穹烈日神舟权限,我们共同御敌。”

    霍真人一听,面色一点点阴沉下来,冷声道,“不必了,我们真阳派还应付的过来!”

    “喏。”

    真阳派众弟子齐齐应和一句,震得周围竹子千重翠叶,杂影摇曳,声势大涨。

    接下来,众人算是见识到这个霍真人的固执,还有顽石般强硬。

    不管他们如何煞费苦心,或是哀求,或是威胁,或是劝说,都是无动于衷,根本不放开神舟权限。

    众人记得心急火燎,可是没有别的办法。

    陈岩站在绿阴下,天光下射,波澜层层,将场中的局面尽数看在眼中。

    或许在有的人眼中,霍真人这样的举动是不可理喻,蠢得要命,可是他知道,对方这么做是要守卫真阳派的不传之秘。

    要知道,像是天穹烈日神舟这种级别的法器,其中蕴含着真阳派不知道多少的不传之秘,很多连普通弟子都无缘见到,何况是外人?

    事关传承,超乎生死啊。

    “要提前准备。”

    陈岩目光深深,绿暗浸冷,照窗成碧,他深吸一口气,沟通眉心处的大哉九真天玄宫,全力准备。

    这个时候,高居莲花宝座上的童子第一次站起身,手腕脚腕上的环子叮叮当当作响,有一种莫名的旋律,它抬起头,眸子灰白,张口吐出一阵古怪的音节。

    哗啦啦,

    音节如有实质,跌到湖水中,然后晕开涟漪。

    下一刻,

    怨湖湖水如同煮沸了一样,万万千千的水泡升起,前赴后继,不停地打在神舟上。

    轰隆隆,

    这一下子,本来就摇摇欲坠的神舟禁制立刻裂开一个大口子,怨气化为黑龙,咆哮涌入。

    “啊,”

    “是,是。”

    “啊,啊,啊。”

    有几个修士最是倒霉,首当其冲下,被怨气一缠,身上的护体宝光节节崩溃,死于非命。

    哗啦啦,

    如同坚不可摧的堤坝打开了一个口子,怨气进入神舟,落地而生变化,各种怨兵,怨将,怨虎,怨牛,等等等等,千姿百态。

    它们组合在一起,有超乎想象的杀伤力,能够污染修士的护体宝光。

    “杀。”

    当然怨气凶猛,但修士也不会坐以待毙,他们借助天穹烈日神舟上海存在的禁制法阵为屏障,不断地打出神通,或祭出法宝,轰轰烈烈。

    双方短兵相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一时之间,神舟上到处是五颜六色的光晕,如同烟花般璀璨,或大或小,飘飘摇摇,风吹而不散,这是双方战斗的异象。

    陈岩同样在其中,不时出手,他一边利用无形剑斩杀离自己近的怨气化形之物,一边不断打量,查看这样的东西的虚实。

    从现在的接触来看,悍不畏死,有战斗本能,更让人忌惮的是,其上那种怨天怨地怨苍生的怨念,沾上之后,非常麻烦。

    陈岩看得清楚,单纯的这样的怨气化形之物虽然难缠,但并不致命,可是令人头疼的是,数量实在太多,源源不断,这样耗下去,他们早晚法力一空。

    到时候,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真要出去,外面是浩浩荡荡的怨湖,无穷无尽,其中的危险任何人都知道,不然的话,他们怎么会出大价钱乘坐天穹烈日神舟?

    “走。”

    神舟上的修士都是聪明之辈,自然也看出这样两难的局面,有的人一咬牙,施展神通,冲开挡路的怨念化形之物,轰隆一声,离开神舟,腾空而起。

    轰隆隆,

    有人开头,就有人跟进。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留在神舟上是苟延残喘,难逃一死,虽然出去后也同样难熬,但说不定能够闯出一条生路呢?

    莲座上的童子见此,还是面无表情,只是若细细看去,就会发现,它灰白的眸子中显出各种图像,正是在怨湖上飞遁人的踪影。

    怨湖之上,尽在掌握中。

    随着越来越多的修士离开,怨气涌入的越来越多,神舟上的太阳真火开始熄灭,光华隐去,黑暗取而代之。

    霍真人站在神舟中枢的舱中。

    正上面宝光净明,颜色如洗,不染任何的杂质。

    香炉上冒出的烟气,袅袅升腾,横浸衣裾。

    空明,自然,恬适。

    和外面的混乱截然不同的世界。

    霍真人最后看了一眼,转过身,面容依然是刚毅,他看着眼前的众弟子,用平静地语气道,“宗门将天穹烈日神舟交给我们,当时就有一言,舟在人在,舟亡人亡,今天真碰到了。”

    二三十个真阳派弟子听到这句话,有的脸色难看,有的惊慌失措,有的镇定自若,等等等等,可是没有人弃船而逃。

    半响,所有的人面上的诸多神情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整齐划一的肃容,齐声道,“舟在人在,舟亡人亡!”

    霍真人见此,这个在舟中其他修士眼中不可理喻,顽固腐朽,死脑筋的真阳派元神真人,第一次露出笑容,只是一闪而逝,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他庄重地整理了下衣冠,向真阳派山门方向行礼。

    哗啦啦,

    真阳派的弟子们跟在后面,跪倒一片。

    “……弟子无能,无法保全天穹烈日神舟,为避免邪魔觊觎,只能和门下弟子与神舟偕亡。”

    少顷,霍真人刚硬古板的声音在神舟中响起,一字一句,有金石之音,清亮高远。

    没有悲愤,没有痛苦,没有不舍。

    只有未完成宗门托付的遗憾。

    做完这个,霍真人深吸一口气,法力一转,打入到天穹烈日神舟的控制中枢中,立刻激发里面隐藏的自爆禁制。

    与此同时,陈岩长啸一声,身子和无形剑合二为一,化为弥天极地的剑光,纵出神舟,径直斩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