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二十九章 亭下绿云听是非
    亭中。

    松柏依依,翠叶徐徐。

    横下枝头如绿云,团团簇簇,满耳秋声。

    简单云榻,竹几,飒飒落落,案上霜雪小盏,沸水汩汩,茶香弥漫。

    陈岩头戴星冠,身披日月仙衣,在亭中一动不动。

    天光照下,晕开一片,明净若水晶,照在他的眉宇间。

    不时有水珠自叶上滴落,打在青石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安静,出尘。

    廖严琦大袖飘飘,从外面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即使是他别有心思,但见亭中少年,稳稳端坐,目光幽幽,眉宇间厚重,在松影天光下,翩翩然风姿独特,也不由得赞叹一声。

    真阳派最近千年来,从下界飞升上来的弟子不少,但真要一比,可要被眼前少年稳稳压下一头了。

    陈岩听到脚步声,转过身,刚才的凝重内敛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和煦笑容,笑道,“原来是廖真人。”

    “陈真人,”

    廖严琦打了个招呼,称之真人,要比道友庄重,要知道,眼前之人可是从地绝洞走了一趟,安然无恙归来,这样的举动,不由得人不佩服。

    两人相对而坐,陈岩拿起水壶倒茶,沸水冲到茶盏中,茶叶一激,小若绿蚁,细细密密,蓄翠黛青,有一种说不出的清爽。

    廖严琦接过茶盏,道了声谢,抿了口后,斟酌开口道,“陈真人前几日交上来的离恨宝炉,宗内已经有长老鉴定,确实是半角君手中的那一件。”

    说完之后,廖严琦看了陈岩一眼,大有深意,赞叹道,“当初宗内发布这个任务,到现在过去三千年了,中间不知道多少人折戟沉沙,有运气不好的甚至丧命在地绝洞,陈真人的表现,真让人刮目相看啊。”

    陈岩拿着茶盏,松光清影照在绿幽幽的茶水中,映照他眉宇一片森绿,他笑了笑,道,“侥幸罢了,比起其他人,我的运气比较好。”

    “运气比较好?”

    廖严琦是完全不信的,他可是知道半角君的实力,是真正的真魔分身,坐镇地绝洞,凶威滔天,要从他口中虎口夺食,岂能是一个运气来解释?

    不过对面的少年不想说,他也不会死乞白赖地追问。

    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要是真刨根究底,那就是结仇了。

    于是廖严琦很明智地绕过这个话题,自袖中取出一个令牌,巴掌大小,色成五彩,最中央是扭曲如龙蛇的篆文,字字古朴,蕴含不可思议的力量。

    “陈真人,这是我们真阳派的大衍五行令,你手持此令牌,则可以启用一次宗门中的界空传送阵。”

    “多谢。”

    陈岩接过令牌,感应到冰冷冷的令牌上传出一种绵长的气息,时空交织,最少应该是真仙手笔。

    “陈真人,”

    廖严琦坐直身子,提醒,道,“界空传送阵,要横空不同的界空,其中不知道要经过多少时空断层,此令牌可护佑元神,请随身携带,不要丢失。”

    “我明白。”

    陈岩点点头,他现在已经知道此地界离太冥宫所在的天水地界有多远,能够贯穿这么远的距离,当然会不简单。

    “要是寻常的传送阵,看在玄门同道的份上,就是我做主也能够让陈真人免费动用。”

    廖严琦加了一句,叹息道,道,“界空传送阵是真不同,要真仙出手维持,门中规矩森严啊。”

    陈岩虽然觉得真阳派对自己的态度古怪,冥冥之中有一种不善,但他是相信廖严琦这样的话的。

    像界空传送阵,别说是自己一个外人,就是对方真要启用,都要有繁杂的程序环节要走。

    外人真要启用,就得要接任务,完成之后,各取所需。

    有规矩才成方圆,明明白白,是大宗的行事风格。

    不管怎么讲,能够拿到大衍五行令,就可以前往天水地界,寻到太冥宫。

    想到这,陈岩心头的大石头终于落地。

    这一时间,连窗上疏疏落落的青枝,趋向暗绿,在他眼中,都变得格外灿烂。

    亭子檐下的鸟儿的声音,越越发清脆。

    袅袅茶香中,两人继续说话,看上去其乐融融。

    又过了一会,廖严琦告辞离开。

    不过他行了几步后,似乎想到一事,突然止步,开口道,“陈真人,你可记得我们宗中的戴弘毅?”

    陈岩听到这个名字,微微一怔,然后点头,道,“当然,当日我去荒域是和戴真人同行。戴真人神通法力高强,要不是和他联手,恐怕我还真不容易进入地绝洞。”

    “是这样的。”

    廖严琦面色沉下来,眉宇间杀机森然,道,“戴真人在荒域之中受到冥河宗人的袭击,元神被打破,只得遁入洞天逃离,元气大伤。”

    “据得到的消息,冥河宗的人非常猖獗,在荒域中大开杀戒,专门针对我们玄门仙道之人动手,连元神真人都陨落了好几个。”

    “戴真人虽然遭劫,但好歹保住性命,还有从头再来的机会,其他人可真的是身死道消了。”

    “哦。”

    陈岩乍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吃了一惊,他还真没有想到,荒域中会有这样的凶险局面。

    听廖严琦的话语,冥河宗的人应该有某种秘术来锁定玄门仙道之人的气机,才可以精准打击,杀得尸山血海,没有漏网之鱼。

    可是自己却没有遇到,难道真的是自己运气好?

    陈岩神情略有古怪,他垂下眼睑,挡住眸子中的异色,想了想,道,“当日在荒域中,我和戴真人曾经碰到一个冥河宗的人,然后被我们两人联手驱赶走,只是后来没有再见到。”

    “还有这样的事儿。”

    廖严琦皱着眉头,缓声道,“不管如何,都是冥河宗在兴风作浪,待到以后,我们总要找他们要个结果。”

    “幸好陈真人没事,不然的话,你是结了我们真阳派的任务出门,将来太冥宫的道友问起,可是麻烦事。”

    “你们太冥宫可不好惹啊。”

    他最后的话,带着淡淡的笑意,让人捉摸不出深浅。

    陈岩只是静静听着,目光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