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三十章 风吹梅雪香满地 青翼垂天离真阳
    ps:推荐期间,求下订阅,推荐票,和月票!

    陈岩送走廖严琦后,踱步往回走。

    正是秋风飒飒,梅骨横斜,地上积下三尺香雪。

    倏尔天光垂照,从稀稀疏疏间落下,晶沁如云母,清清亮亮。

    明光花色交映,踩在上面,发出吱吱声音。

    真的是,香浸衣襟,冷气入骨。

    “冥河宗,”

    他来到亭中,松影离离,打在身上,如同斑斓花纹,心中想着刚才的话语,这个宗门既然敢大张旗鼓动手,自然早有准备。

    再加上,自己亲眼见到,怨湖上应运而生的童子,兴风作浪,不可抵挡。

    寥寥的几笔,居然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冲击。

    陈岩走来走去,暗自思量,喃喃道,“在洪荒界的时候大劫方起,我自脱身而出,莫非现在刚到上景天,又有风起云涌?”

    “要尽快到太冥宫。”

    陈岩又走几步,有了决断,面容冷峻。

    “走。”

    陈岩不再迟疑,纵起无形剑,化为一道剑光,循着自廖严琦指出的路径,向东方行去。

    “咦,”

    “这是什么?”

    “好快的遁光。”

    在路上,不少真阳派弟子见到先是一点光华由远而近,须臾扯出霜白一线,再然后则是渐渐隐去,留下云气如潮,剑音呼啸如雷。

    这样的景象,引得真阳派弟子驻**谈。

    不得不讲,全力驭使下的无形剑,真是快得不可思议。

    路上无话。

    两个时辰后,陈岩一拨剑光,层层冷光若莲花盛开,显出身影。

    抬目看去,孤峰突起。

    古树遒劲,岩石晶白。

    云自天上来,和峰头齐平,汩汩汩的水音自其中传下。

    山有树,树下石,石生云,云听水。

    有一种难言的精致美丽。

    陈岩整理了下衣冠,稽首行礼,然后屈指捏了个法诀,气机袅袅如青烟,直直往上。

    轰隆隆,

    下一刻,

    一道煊赫伟岸的力量降临,浩瀚无涯岸,往下一落,裹住陈岩,拔地而起。

    陈岩只觉得时光缓慢,空间穿梭,自己一身强横的法力在这样的力量面前渺小到不可思议。

    于是索性不管,不惊不惧。

    好一会,陈岩感到脚踏实地,然后睁开眼。

    煌煌的金光耀出,满目都是,结成光晕。

    光晕中央,有一个隐约的影子,似是在时刻变化,又似乎永恒不变。

    稍一接触,就是浩瀚如星空般的压力扑面而来。

    “真仙。”

    陈岩立刻有了认识,只有真仙才有这样的力量。

    “嗯?”

    光晕中,传出一道声音,听不出男女,却带有一种洞彻的深刻,道,“你不是我们真阳派的弟子?”

    “上真。”

    陈岩行了一礼,自袖中取出大衍五行令,托举在手中,道,“晚辈陈岩,是太冥宫人,要借用贵宗的界空传送阵,前往天水地界。”

    “太冥宫的人?”

    光晕中的人影一顿,细细密密的篆文似乎停了一下,继续转动,一种比刚才更为强横的气息发出,崖上的古木疯狂抽枝发芽,郁郁葱葱。

    哗啦啦,

    古木叶子摇动,光华点点,如同万千星辰同时升起,照耀四方。

    陈岩只觉得自己沉甸甸的,几乎要喘不上气来。

    天上地下,涵盖四宇。

    浩浩荡荡,无穷无尽。

    要抬不起头来!

    陈岩静而不慌,默念咒语,自灵台中浮现出幽幽深深的渊水,造化起源,尽在其中,然后大鲲出现,昂然而起,上天化为大鹏,垂翼九霄。

    纵横,向上,趋向青天。

    气机流转,垂若璎珞。

    咒语一出,像是一个顽石,在澎湃的大海中,虽然随时都会被淹没,但总是可以透一口气。

    轰隆隆,

    似乎是一瞬,又似乎是永远,让人窒息的气机如潮水般退去,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光晕中的声音再次传来,平静如水,多了少许清冽,道,“难得。”

    陈岩没有说话,对方是真仙身份,自成仙天,垂翼星空,无拘无束,这样的试探信手拈来,想到就做,别人也无可奈何。

    “能拿到大衍五行令是你的本事。”

    光晕中的仙人似乎站起身,一股充塞域内的气机横霄而起,郁郁向上,然后轻轻一转,眼前瞬间照下五彩光轮,叠叠而起,相似盛开的巨大莲花,而莲花蕊上有仙乐声声,烟霞缭绕。

    真阳派仙人的声音再次响起,道,“这是界空传送阵的入口,你准备一下。”

    陈岩点点头,攥紧大衍五行令,法力延伸,与之呼应。

    “开。”

    真仙口诵咒语,天穹上陡然间浮现出一个仙灵国度,到处是仙禽灵兽,垂钓白水,玄龟出游,不可思议。

    轰隆隆,

    仙国一开,超乎想象的力量降临,巨型莲花上的花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有漩涡生出,不断扩大。

    “走。”

    陈岩见此,不敢怠慢,身子一起,化为一道流光,投入其中。

    轰隆隆,

    只有十个呼吸,传送阵合拢,然后隐去不见。

    “这就是界空传送阵?”

    陈岩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就见到身子周围不断有时空潮汐,绵长如水,熠熠星光浮在上面,看似美丽,实则暗藏杀机。

    幸好这个时候,他手中的大衍五行令同样散发出一股力量,护住身子。

    不分方向,不见时长,匆匆而过。

    这样的感觉,很有一种当时横渡虚空星海的感觉。

    “这玄元上景天是不少大小世界合拢而成,”

    陈岩看着周围的时空断层,有了新的认识,难怪要大张旗鼓,以仙人亲自主持,不少的界空,本质上原本就是完整的世界。

    “上景天要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啊。”

    陈岩赞叹一声,他虽然来了一段时间了,可是限于条件,无法深入认识,等到了太冥宫,定要补上这一课。

    且说陈岩离开之后,崖上光晕由浓转淡,继而稀稀落落,如珠帘卷起,显出真阳派仙人的身形,青衣大袖,面容俊美,宛若处子,他手按玉如意,目中有神光开合,贯通时空,喃喃道,“太冥宫要是真有行动,整个玄元上景天可是要热闹了。”

    “想一想,也是有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