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三十一章 银河迢迢当年星 天水界中说太冥(求订阅!)

第七百三十一章 银河迢迢当年星 天水界中说太冥(求订阅!)

    ps:求个订阅!

    天水界,乐灵湖。

    水光浩森,风烟明净。

    怪石出没期间,上生杂松乱竹,郁郁葱葱,一片森绿。

    鳌鱼嬉戏,巨蚌吐珠,层翻雪狼,妙有玄音。

    不时有遁光升起,或是青紫,或是霜白,或是霹雳如电,或是浮空惊虹,从四面八方而来,向中央悬空云岛而去。

    自上往下看,天晴如晶沁云母,莹光一点,或大或小,徐徐如画,美轮美奂。

    “真是好看啊。”

    牛小郎仰起脸,见半空中岚气如云,层叠凝纹,照在自己的眼角眉梢,满满的明光。

    光华织衣,斑斓锦绣。

    可以看出,这个小道童只有十三四岁大,一脸稚气,不大不小的法衣罩身,零星的叶子绣在衣角上,有一种生动活泼。

    小家伙坐在亭中,发了一会呆,才想起还有事要做,哎呀叫了声,赶紧整理好法器,然后急急忙忙出发,往山上走。

    路上细花霜叶,染绿新红,白猿出没,麋鹿献果。

    还有泉出崖上,坠入湖中,叮咚作响。

    景色宜人,风光秀美。

    可是牛小郎却没空去看,法衣猎猎,在山路上奔跑,晶莹的汗珠子从面颊上滑落,掉在地上,跌出水花。

    啪啪啪,

    路上的水花,由浓转淡,到最后,只剩下浅浅的水印儿,还要渐渐远去的纤小身影。

    好一会,气喘吁吁的少年才来到山顶。

    举目望去,白雪皑皑。

    峰头上白云层层,和阶下相平,鹤唳声声。

    三个修士图坐,一个面容清癯,身披青衣,一个头戴法冠,顾盼生辉,还有一个则是鹤发童颜,挺着大肚子,乐呵呵地。

    他们的中间有棋盘,纵横交错,衍生变化,里面的不是棋子,而是一个接一个的人影,各自施展神通,斗得天昏地暗。

    他们全神贯注,看上去像是真正的斗法一样。

    “哎呀,”

    三人中乐呵呵像是弥勒佛般的真人突然鼻子一抽,然后一转头,看到牛小郎,叫了起来,道,“我的千叶饼子来了,要吃饼,不下了啊。”

    其他两人同时醒来,看到自己同伴要流口水的样子,不由得笑道,“你啊你,真是。”

    “呵呵,”

    大肚子真人才不管自己同伴的笑声,他身子一窜,就来到牛小郎跟前,急忙忙地抓起上面的盖布,拿出一张饼,油乎乎地就往嘴里塞,一边吃,一边喊,“就是这个味,真香啊。”

    像往常一样,他吃完之后,闭上眼,似乎在回味牙齿上的余香。

    过了三十几个呼吸,他才睁开眼,幽幽的道,“真不知道我老张还能吃多少次千叶饼子啊。”

    此话语一落,场中登时安静下来。

    另外两个真人敛去面上的笑容,都沉默不言。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调和诸天元气,吐故纳新,日月在怀,怎么还会贪口舌之欲?

    老张每日都要吃千叶饼子,主要还是在回忆当年踏入修行路上的事儿啊。

    听他讲,当年就是他在吃千叶饼子的时候,他的恩师领他入了宗门,从而开启了修行的路子。

    这个家伙,寿元将近,已经没多少日子了。

    牛小郎看得不知所措,只觉得眼角湿润,要有泪水滚出来,烫烫的。

    他年纪小,见识少,修为低,看不懂三人的行为举止,只是见到这个喜欢吃饼子的大肚子真人,就像自己以前登山去看的夕阳一样。

    夕阳照下,枝叶染霜,风吹来,有一种静谧和安详。

    可是每次看到,总是想让人哭。

    “你这个小家伙,”

    乐呵呵的真人用布子拭去手上的碎末,用手点了点牛小郎,道,“难为你这个小家伙每天准时给我送饼子,我就送你一场机缘吧。”

    “去。”

    吐字成咒,灵机化雨,一道似蛟龙般的烟气倏尔一转,自少年的鼻窍中涌入,然后陈子凡身上猛地一震,发出玄音。

    叮当,叮当,叮当,

    少年站在那里,映着天光,身上不停地有篆文生灭,如同群星璀璨,生出明辉。

    ‘咦,’

    “这是?”

    其他两个真人见此,面上都露出惊讶之色,他们盯着这个常常见到的少年,上下打量。

    “身怀众星,骨生妙音。”

    周玉目光霍霍,眸子如同宝石,道,“想不到老张你随手点化,就有一个上好的修道种子啊。”

    另一个接着道,“这少年乍一看普普通通,连咱们三人都看走了眼,没想到一入道就拭去凡尘,显出真种子的成色,是一块璞玉啊。”

    弥勒佛似的张真人也没想到自己随手点化,居然有这样神奇的局面,他忍不住哈哈大笑,刚才的悲戚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喜悦和欣慰,道,“想不到我临走之前,还能够给宗门发现一良材美玉,此生不虚啊。”

    有了这个念头,张真人倒是有了强烈的渴望,自己要尽量多话几年,好好教导下这个弟子。

    牛小郎在这一刹那,突然之间,识海中多了不少记忆碎片。

    银河之上。

    一男一女,骑牛而行,神态亲昵。

    陡然漫天的冷光降临,从天而降,浩瀚的力量激荡,从此星河成为天堑。

    只剩下少女离开之时,留下的晶莹泪珠。

    “在哪里?”

    牛小郎拼命去看,却怎么都看不清那个少女的面容,只觉得云锦天衣,还有那一抹温柔。

    “你在哪里?”

    牛小郎伸出手,要抓住什么,可是却什么都没有抓住。

    “咦,这个小家伙。”

    峰顶的三位真人看着眼前的少年身上的星辉越来越璀璨,勾勒交织,如同锦衣,面上的神情又惊喜到震惊,这样的异象可不是一般的真种子,而是拥有大气运的不世良才了。

    别说张真人,就是其他的人都动了心思,这样的良才引入宗门,可是好处难以想象啊。

    就在三人围着牛小郎各有心思之时,这个时候,一股宏大的气机自山顶上传出,然后倏尔一转,化为巨型莲花,层层莲叶伸开,显出一个五彩的漩涡,一个人影出现在上面,由虚化实。

    “界空传送阵?”

    “有人来了?”

    三人又是一惊,他们守在这里五百年了,这还是第一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