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三十二章 水声响杂玄音至 牛郎醒后众星摇(求订阅!)

第七百三十二章 水声响杂玄音至 牛郎醒后众星摇(求订阅!)

    峰顶。

    云光岚气,浮浮冉冉,色成五彩,龙虎化形。

    倏尔明辉倾斜,如倒葫入水,绵绵长长的时空力量坠入山间,落在石上,跃动在叶梢,稀稀疏疏,将周围氤氲出一种玉质的光泽。

    晶莹,纯粹,浩瀚,伟岸。

    整个山崖似乎都在摇晃,从而引起周围禁制变化,细细密密的流彩升起,稳固空间。

    三名真人见此异象,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定神看去,就发现在云光中一个少年踱步而出,大袖飘飘,俊美厚重,身后深不见底的渊水激荡,幽幽深深。

    尚未接近,扑面而来的水音已经惊天动地。

    听在耳中,如同闷雷炸响,冷冽而又震撼人心。

    “好强大的气势。”

    三人对视一眼,暗自心惊,他们看出来人同样是元神修为,可是法力之雄浑,和他们相比,简直一个地上,一个天上。

    到底是什么乘界空传送阵而来?

    这可是真正的千年一出啊。

    陈岩站稳身子,缓缓收敛起身上的气机,然后低头一看,发现手中的大衍五行令已经耗尽力量,化为青烟,点点头,然后大袖一展,落到地面。

    “三位道友,”

    陈岩清了清嗓子,看向三人,声音清清如玉,开口道,“在下陈岩,从外地而来,敢问此处可是天水地界?”

    “原来是陈真人。”

    三人之中为首的的面容清癯的元神真人赵子昂上前一步,抬手还礼,不卑不亢中有一分恭敬,道,“这里是天水地界的乐灵群仙岛。”

    他的态度很好,原因很简单,不光是陈岩刚刚降临之时那股雄浑到不可匹敌的法力,还有就是眼前的界空传送阵。

    他们三人既然被派来看守大阵,自然事先做过功课,虽然此阵是单向传送阵,可要是启动殊为不易,最少最少,来者后面都有真仙支持。

    要知道天水界中,本来就是仙道不盛,真仙之流是真正顶尖的存在。

    “乐灵群仙岛,”

    陈岩点点头,记在心里。

    实际上,自从出了传送阵后,自他来到玄元上景天后就沉寂的太冥令开始泛光,隐隐有一种指引,看来就是太冥宫所在。

    “不知陈真人来天水界是何事?”

    赵子昂目光有神,摆着手中的拂尘,道,“我们几个宗门久在天水地界,对此地颇为熟捻,或许可以帮上一二。”

    陈岩经过刚才的交谈,已经了解到乐灵群仙道归三个大宗门联合管辖,自己一个外人来,当然引起他们的警惕,这是在试探自己的目的啊。

    不过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于是陈岩果断答道,“在下要去太冥宫一趟,就不劳诸位真人费心了。”

    话语很客气,但拒绝的意思同样很明显。

    “太冥宫。”

    赵子昂听到这三个字,神情凝重。

    在天水界,太冥宫整个宗门在北方,偏僻一隅,门下弟子稀少,看上去清静无为。

    可是很少有人敢去主动招惹,都是敬而远之。

    自内到外透着一股看不清说不明的神秘。

    正因为这样,他也是拿不定主意。

    “赵真人还有何事?”

    陈岩见眼前人低头沉思,于是上前一步,抬袖如云,法力在背后升腾,隐有潮音。

    他不了解这三个宗门和太冥宫的关系,但同样无所畏惧。

    真要是敌对,放手杀过去就是。

    要知道,当年在洪荒界,他一个人就敢杀得人头滚滚,何况现在有太冥宫作靠山?

    赵子昂感应到冥冥之中的寒意,蓦地一惊,才想到自己刚才出神,站着不同,隐有拦路的样子,连忙大袖一摆,退到一边,开口道,“陈真人请吧。”

    “嗯。”

    陈岩点点头,散去神通,往前走了几步,正好经过牛小郎身前,目光一瞥,随即面上露出惊讶之色。

    弥勒佛似的张真人下意识上前一步,将牛小郎挡在身后,笑容可掬的样子收起,取而代之的是严肃认真,道,“陈真人,这是在下刚刚手下的徒儿。”

    “你这个徒儿,”

    陈岩修成无上元神,出神入化,眼力远比三人高明,于是他一眼看出,这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宝气冲华盖,星辰护骨神,资质高绝,可是天门上一片幽光,似云非云,厚厚一层,则是因果凝而不散。

    小小年纪,有这样的因果,很可能是前世带来的缘故。

    这样的人物,收下后,福祸难料。

    想了想,陈岩还是组织语言,斟酌道,“他有不小的因果。”

    “因果?”

    张真人先是一愣,随即了然于胸,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向陈岩行了一礼,道,“多谢真人提醒,不过我已出言收他为徒,自然不会反悔!”

    “也好。”

    陈岩不再多说,屈指一弹,一点明光乍现,倏尔一转,化为玉瓶,晶莹剔透,可以看到里面有龙眼大小的丹药,火红如炎,紫气托举。

    “此丹药能延寿十年,送给道友吧。”

    话音一落,玉瓶飞到张真人手中。

    “这个,”

    张真人攥住玉瓶,想要推辞,却说不出话,他现在正需要的是时间,不为自己,而是要给身边的徒儿护法。

    赵子昂看出自己这个老友的挣扎犹豫,于是顺水推舟,劝说道,“陈真人一番好意,你就收下吧。”

    张真人手一翻,将玉瓶收好,庄重地冲陈岩行了一礼,道,“张震带弟子牛小郎谢过陈真人。”

    “哈哈,道友不必客气。”

    陈岩大笑几声,又看了几眼尚自一动不动,似乎在神游一样的牛小郎,目中异芒一闪而逝,道,“我也想看看,他以后会成长到什么样子。”

    “告辞。”

    说完这个,他不再停留,大袖飘飘,往山下走,几个起落后,就隐入山花绿树中,不见了踪影。

    三人目送陈岩离开峰顶,相互对视了一眼。

    好一会,赵子昂才叹息一声,道,“这个陈真人,看不透啊,得通知宗门一声。”

    “嗯。”

    其他两人也同是一个动作,祭出飞信,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做完这个,弥勒佛似的张真人摩挲着拢在袖中的玉瓶,十年,有十年就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