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倘得携宫离岛去 惊起风雷带剑归
    陈岩缓缓收回目光。

    他站在亭下,青叶疏疏,错出檐甃之上,天光照下,暗绿一片。

    映在眉宇间,有森森冷意。

    整个人偏向安静,有淡淡的思考。

    “刚才的目光,”

    陈岩手拢在袖中,回想刚才自上而下的目光,有一种审视的锐利,令人不太舒服。

    太过咄咄逼人,锋芒毕露。

    可是奇怪的是,却有熟悉的感觉。

    “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岩想不明白,在天水界他不可能有熟人的。

    风吹来,枝叶摇摆。

    缝隙间漏下冷光,晶白如霜雪。

    看上去,美丽却杂乱无章,没有头绪。

    正如此时的心情。

    “古怪。”

    陈岩嘀咕一声,不再多想,长啸一声,纵起无形剑,顺着太冥令的牵引,离开乐灵主岛,往外遁去。

    湖水浩荡。

    层波翻浪,不见涯岸。

    一道影子似惊虹掠过,由浓转淡,很快不见了踪影。

    八法宫。

    飞檐兽面,音生八角。

    上面覆盖天青琉璃瓦,冷光一照,自上而下,晕开层层玉质涟漪。

    玉光和案上鹤嘴铜炉中的烟气相磨,有一种难言的氛围。

    白展堂霜眉低垂,玄色法衣,身后有道童玉女捧着香扇。

    他正翻阅符信,面无表情。

    殿中一片安静,没有其他的声音。

    只有阶下池水起波,蓄翠凝绿,不时有飒飒的风韵。

    好一会,白展堂合拢上符信,眸中闪过一缕光彩,喃喃道,“陈岩,太冥宫,到底是什么来路?”

    毫无疑问,他是刚刚接到赵子昂的传讯。

    对于能够借用界空传送大阵之辈,肯定要多加重视,更何况,对方要去的是向来低调却神秘的太冥宫。

    其中到底有何等变化,何等牵扯,真是让人想不明白。

    哗啦啦,

    这个时候,两道光华倏尔从殿中升起,往上一冲,一紫一青,团团簇簇,莲花盛开,上面各有一人端坐,一男一女。

    火真人大红法衣,上绣火焰,熊熊燃烧,整个人的脾气向来火爆,直接开口道,“白真人,可看到金顶峰的传书?”

    白展堂自然知道要提的什么事,他点点头,道,“刚看完,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是一千三百五十六年来,第一次有人通过那个界空传送阵来我们天水界。”

    “白真人记得很清楚啊。”

    三人中的女子面容清婉,不精致,不清纯,不霜冷,给人一种邻家的感觉,她用手把玩着垂下来的青丝,道,“我们都知道,金顶山上的界空传送阵的入口是在苏台界的真阳派掌握中,难道陈岩是真阳派的人?”

    “可是要是真阳派的话,他们去太冥宫又有何事?”

    “真是看不明白啊。”

    真阳派在整个玄元上景天中都是鼎鼎大名的宗门,庞然大物,不是他们这种偏僻于天水界的一般势力能够比拟的。

    而太冥宫则传承久远,是天水界最为古老的宗门,两大势力的接触,难免会让人心惊,生怕引狼入室。

    到时候,可是真要侵夺他们的利益了。

    要知道,现在他们可是天水界的最大势力,占有最大好处。

    三人在殿中交谈,各有看法,小心应对。

    且说陈岩,自从离开岛屿之后,纵剑飞遁,迅疾如霹雳。

    可是湖水淼森,不见尽头。

    到处是河蚌吐珠,大鱼出没,海鸥翔集,鼓浪有声。

    不知道过多久,才会到岸上。

    想到这,陈岩念头一起,自眉心射出一道华光,倏尔一转,化出大哉九真天玄宫,然后云袖一摆,进入其中。

    松影依依,藤蔓垂萝。

    细细的碎光从上面坠下,落到地上,晕开光轮。

    徐徐缓缓,慢慢腾腾。

    看上去,给人一种时光静老的从容。

    不得不讲,在融入从半角君手中夺来的宝珠后,时空之力绵绵,开始生出匪夷所思的变化。

    置身其中,心静气闲。

    “咯咯,”

    胖乎乎的大娃娃还在树下打着滚儿,小肚兜上都沾满了泥土,小东西也不在意,玩得欢快。

    至于圣天玄将,自从来到玄元上景天后,身上的气息一日数变,突飞猛进,让人惊讶,看样子,有突破的迹象。

    陈岩扫了几眼,将目光投向雷池上,幽幽的石碑上花纹愈发复杂,盘结如魔神,莫名的气息自冥冥之中传来,降临在其上。

    这样的气息,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浓郁。

    大哉九真天玄宫有现在的脱胎换骨,不光是半角君宝珠的作用,此石碑一样功不可没。

    只是真让人摸不清头脑。

    “以后总得解决。”

    陈岩收回目光,暂时不多想,他只是用手敲打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

    别的不好说,这石碑变化肯定和冥河宗有关。

    而据真阳派的廖真人讲,冥河宗又在荒域大开杀戒,捕杀仙道玄门之人,石碑的异变会不会是因为这个?

    “只是没想到冥河宗的根子这么深。”

    陈岩眸子幽幽,不由得想到从大头娃娃徐星星口中得到的信息,当年洪荒界曾经仙道昌盛,不少仙人前来,留下道统,只是后来生了其他变化,才相继不见了踪影。

    说不得,在洪荒界打交道的宗门,来到这诸天万界后,还会重新认识。

    陈岩敛去心思,自袖中取出太冥令,莫名的气机在变化,缠绕其上,似乎听到了水音。

    离宗门越来越近了。

    真是很好!

    说起来,在洪荒界的时候,陈岩只身一人,一柄法剑,肆意纵横,无拘无束,自底层到元神真人,傲视群雄,从来没有绝对孤单或者恐惧。

    可是来到玄元上景天后,见识到真人的无上威能,贯通时空,焚海拔山,则才深刻感受到,越往上走,越是艰难。

    整个时空,诸天万界,早已被人瓜分殆尽,要虎口夺食,可非常不容易。

    要是没有宗门支持,没有势力护佑,单枪匹马,稍一差错,就是粉身碎骨。

    金字塔,如果没有下面坚实的塔座,可就不会有顶峰的风光。

    轰隆隆,

    正在陈岩一边驭使大哉九真天玄宫赶路,一边不停思考之时,突然之间,一声裂天大响,震动四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