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三十六章 剑气东来是何人 烟波尽处不闻音
    夕阳西下。

    余晖照空,铺水丹红。

    乍一看,炎炎生姿,灼灼其华,天水相磨,精致纤丽。

    本是徐徐画卷,岁月静好。

    可是再仔细看,有黑云斜插,将之破坏殆尽。

    离朱浮在半空,玉石晶莹,夕光照在上面,泛起殷红,不是白玉生烟的美丽,而给人一种森森的冷酷。

    尚未接近,似乎就嗅到冥冥之中的血腥。

    这个虚空生物没有智慧,只有本能,带来混乱,杀戮和灾难。

    道人手持莲花灯,面容冷峻,拢在袖中的另一只手攥紧,正在推算,准备随时遁走。

    至于法舟中的修士,见到半空中形似章鱼的离朱,都是苍白如纸,他们亲眼见识到自己的同伴死的无声无息。

    下一刻,或许就要轮到自己?

    正在这个时候,一声剑啸自远处传来。

    初始之时,尚不可闻,须臾之后,发金石之音,再然后,则是玉音拔高,层层向上。

    似龙吟,像凤鸣,如鹤唳,万万千千,鼓风而行,四方响应。

    咔嚓,咔嚓,咔嚓,

    剑音一起,携带锐不可当的力量,直直而来,将离朱本身自带的空间影响撞出裂缝,发出宛若实质般的破裂声音。

    “咦,”

    孙道人马上发现,原本离朱以自身混乱天赋构建的磁场动摇,自己居然可以神意遁出,和同伴联系。

    “来的是什么人?”

    孙道人大惊,他可是知道离朱本身混乱磁场的威能,要超乎一般元神真人的洞天,隔绝内外,非常可怕。

    “到底是谁?”

    孙道人顺着声音看去,目中顿时满是冷森森的白光,横空而来,无穷无尽,似乎充塞整个天地。

    锋锐,迅疾,睥睨霸道。

    刚烈,浩瀚,不可阻挡。

    只是一看,孙道人就觉得寒意刺骨,身上的法衣猎猎往后,为剑气所惊。

    “太恐怖。”

    孙道人不由得后退一步,运起神通,护住身子。

    哗啦啦,

    恐怖到极点的剑光倏尔一转,收拢起来,忽然化为霜白一线,凝而不散,快到不可思议,击中离朱。

    这一瞬间,整个场面似乎完全定格。

    三个呼吸后,只听轰隆一声,离朱庞大的身体炸开,化为齑粉。

    从离朱出现两个法舟毁灭,众人陷入困境,到剑音忽起,破除混乱,再到最后一剑斩来,离朱殒命,整个过程在电光火石之间,快得不可思议。

    等看到离朱彻底陨落后,孙道人还好一点,法舟上的弟子简直是木呆呆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就是死里逃生啊,真是做梦一样。

    还是孙道人先反应过来,他看向剑光飞来的方向,可是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任何的痕迹。

    “直接走了?”

    孙道人很是纳闷,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

    轰隆隆,

    这个时候,突然间,眼前的虚空裂开,山云翩翩,石枕烟霞,浮出一张画卷,上面立有一个英姿飒爽的女真人,背负法剑,凤目含煞。

    女真人来到后,身后的虚空合拢,她看了看左右,玉面上露出惊讶之色,直接开口问道,“孙真人,你不是说此地出现了离朱,它的影子呢?”

    声音不大,但语气不好。

    原因很简单,孙道人急匆匆求救,事态紧急,自己接到后,马上撕裂虚空遁来,片刻都不敢耽误。

    怎么到了地方,根本没有离朱出现?

    “秀真人,你听我讲。”

    陈道人知道来援的女真人是火爆脾气,不敢怠慢,连忙从头到尾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补充道,“可惜没有见到出手的道友的真面目。”

    “一剑隔空斩杀离朱?”

    女真人听完,倒吸一口冷气。

    离朱可不只是能够以混乱之力灭杀修士,它的身体也足够坚韧,可以力抗飞剑法宝。

    即使是她自己自负剑修锐不可当,但全力斩杀,能够将之重创就是可喜可贺,想要斩杀是根本不可能。

    “这样的剑修会是谁?”

    秀真人来回踱着步子,黛眉皱起,心中思量,有如此实力的元神真人不可能默默无闻啊,可是寻遍识海中的记忆,却对不上号。

    孙道人也很纳闷,对援手之人,他根本一无所知,只记得横空斩杀来的剑光,真是惊天动地,出神入化。

    “以后或许还有见面的机会。”

    孙道人喃喃一句,在天水界现在的局势下,这样的人物不可能一直隐藏不见。

    “哼,”

    秀真人则是冷哼一声,她急急忙忙跑来,却是白走一趟,憋了一肚子气,立刻剑光一挥,杀入虫潮中,拿虚空怪虫出气。

    一时之间,剑光纵横,虫落如雨。

    且说陈岩,一剑斩杀离朱之后,又退回大哉九真天玄宫,重新坐在云榻上。

    枝枝叶叶的青意垂下来,照在眉宇间。

    身上的气机幽深古朴,深不见底。

    好一会,陈岩才吐出一口浊气,目光炯炯,喃喃道,“这虚空生物真是不简单。”

    刚才的一剑,看似是横空出世锐不可当,连离朱都斩于剑下,可实际上是凝聚精神之一击,短时间内只能斩出这一剑。

    可以讲,离朱要比一般的元神真人都要难缠。

    “天水界看来是不太平。”

    陈岩眉头皱起,然后又展开,招一招手,让咿咿呀呀叫唤的胖娃娃给自己拿酒,一边饮酒,一边思考。

    虚空生物不断进入天水界,肯定会引起不少的事端。

    在这个过程中,太冥宫又是什么态度?

    “咯咯,”

    胖娃娃抱着酒坛,摇摇晃晃的,细腻如同玉石般的肌肤上有汗珠,晶莹剔透,散发着成熟药芝的香气。

    现在的地界要比洪荒界的灵气丰盈,更上一层楼,小东西虽然不能修行,但得到的好处也不少,起码看上去更是白白胖胖的了。

    路上无话,飞宫飞驰电掣,迅疾无比。

    这一日,离天玄宫不到五百里。

    叮当,

    太冥令上的光晕越来越盛,似乎受到牵引,有澎湃的水音发出。

    在同时,太冥宫山门中,一个道人若有所觉,他看着放置在案上的玉牒,先是一愣,随即面上露出惊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