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三十七章 山门幽幽藏日月 仙人出迎拨乾坤
    中夜。

    水分冷光,晕开涟漪。

    翩翩白鸟来,叶叶同花归。

    再仔细看,浮空岛屿,万万千千,莹莹一点,繁星遥遥。

    天照渊水,月带清霜,鹤唳如韵,风落纸上。

    陈岩负手而立,目光幽幽,看着眼前的景象,蓦地想起一句,鹤闲缘水过,鱼跃负珠归。

    太冥宫的山门建立在渊水之上,浩荡森淼,山小如眉,精致纤丽。

    只是静静而立,就有一种难言的玄妙。

    “太冥。”

    陈岩看着眼前层波起浪,雪涛泛白,往日修行的一幕幕涌上心头。

    重生洪荒界后的陌生,小心翼翼。

    再修大道的惊喜,辗转腾挪。

    修为晋升后的信心,一剑横扫八方。

    上品元神的坚定,敬天畏人。

    到最后,所有的画卷收拢,薄薄一页,梅花细纹,隐有琴音。

    过去从头越,今日换新天。

    陈岩轻轻一笑,屈指一弹,袖中的太冥令倏尔光晕大涨,一种莫名的气机扩展。

    像是风吹过梅花,像是松压着白雪,像是楼前晃动珠帘。

    如云,如霞,又如烟。

    只是片刻,已经弥漫整个山门。

    叮当,叮当,叮当,

    下一刻,

    幽静的渊水中生出变化,一头头的龙鱼自下面跃出,长有半尺,红鳞灿灿,口衔宝珠,由远而近。

    乍一看,先是一点明光,然后是光浮幽水,徐徐而来,笔直一线,照的四方明净,如同白昼一样。

    荧荧明光,晕彩流辉。

    火树银花不夜天。

    陈岩嗅着淡淡的莲香,横浸法衣,袅袅左右,整个人前所未有的平静。

    轰隆隆,

    又过一会,龙鱼寸寸向上,尾鳍沾水,浮空而立,口中的明珠光芒大盛,然后向两侧分开,显出中央一座出水宝岛。

    宝岛不大,下尖上平,青玉翡翠,上面生有细竹,牙牙相交,冷顷上下。

    风吹竹叶摇,白鹤月下舞。

    最前面莲座上是一个道人,身姿挺拔,面容平实,看样子不出奇,可是一双眸子却是深不见底,似乎能够容纳天上的星月。

    道人的身后,则是道童玉女,手捧香炉,香扇,如意,等等等等。

    宝岛一出现,立刻天花坠落,异香飘渺,整个天地相贺,声势浩大。

    “是仙人。”

    陈岩一看之下,青气交映,很是惊讶。

    他当然不是惊讶太冥宫有仙人,这是理所当然之事,而是惊讶于仙人亲自出迎,这个待遇可是太大了吧。

    即使自己是真传弟子,也不对等。

    莫非太冥令还有别的玄妙不成?

    坐在莲座上的叶初夏也在打量陈岩,眼前的少年,风姿特秀,目若朗星,眉宇间有厚重深沉的气质,身上的气机绵绵长长,像是山门前的渊水。

    不印象深刻,但绝对不同凡响。

    有此气质,果然不愧是门中的真传。

    叶初夏面上的笑容一闪而逝,开口说话,声音中莫名的韵律,像是风吹珠帘动,叮当有声,道,“可否将太冥令给我一观?”

    陈岩当然不会拒绝,上前一步,手捧太冥令,高高举起。

    嗡嗡嗡,

    这一刹那,太冥令幽光大作,有一种水音传来,似乎从莽莽的混沌,到太古,贯通时空,幽幽深深,包容所有。

    水音越来越大,整个山门似乎都在响应,水中的龙鱼起舞,跃跃姿态。

    “咦,”

    叶初夏看到太冥令的异象,长眉一挑,面上露出惊容,太冥令同样有不同,而眼前之人手持的这个分明是大不一样啊。

    “难道是?”

    叶初夏想到自己曾经翻阅门中典籍中见到的消息,蓦地心中一动,看向陈岩的目光大有不同,这样的话,真要调整自己的预期了。

    叶初夏念头千转,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道,“我是太冥宫驻守天水界的长老叶初夏,刚才已经初步确认,你手持太冥令,一身气机也是极为纯正。”

    顿了顿,他继续道,“不过要列入门墙,成为真传弟子,还需要宗主亲自认可。”

    “是,弟子陈岩谨遵叶长老之命。”

    陈岩点点头,没有任何的异样,对于真传弟子,任何一个宗门都会慎之又慎,因为这是一个宗门传承的根基。

    用毫不夸张的来讲,只要有一个真传弟子存在,门中的传承就有可能不停地传承下去,这样的关系,没有任何宗门敢大意。

    “那好。”

    叶初夏一摆手,自宝岛上升起一道虹桥,如同龙蛇一样,蜿蜒到陈岩的脚下,道,“上来吧。”

    陈岩踏着虹桥上来,行礼之后,展袖入座。

    哗啦,

    宝岛浮水,缓缓而行,向山门深处前行。

    岛上新竹竿竿,新绿袭人。

    云水石霜,花润疑雨。

    灵鹿出没,呦呦而鸣,格外清脆。

    两个人相对而坐,案上放置灵茶,香气隐隐,随口闲谈。

    叶初夏听到陈岩说当时飞升是到了苏台界,然后借助真阳派的界空传送阵来到天水界,面上露出沉吟之色,道,“真阳派,你能够让真阳派开放界空传送阵,也不容易。”

    “当时接了真阳派一个任务。”

    陈岩将自己前往荒域的经过轻描淡写地说了一遍,道,“幸好运气不错,完成了任务。”

    “嗯。”

    叶初夏点点头,只听只言片语,他就明白其中的凶险,他如何不知道能让真阳派开放界空传送阵的代价?

    “叶长老,”

    陈岩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真阳派对我的态度有点古怪?我一个刚刚飞升之辈,不应该啊。”

    话语中的意思很明显,不是自己的原因,那只能够是宗门的原因了。

    “真阳派嘛,”

    叶长老面上露出一种莫名的神情,看不出深浅,缓声道,“等你以后正式成为门中真传,就知道真阳派为何这样的态度了。”

    话是这么说,可叶长老能够对陈岩有此感觉感到些许惊讶,像真阳派行事,肯定不会是野路子,而是一板一眼,不漏痕迹。

    能够察觉到其中的微妙变化,非常难得。

    陈岩见叶长老没有直接回答,就换了个话题,提起在归途中见到的乐灵群仙道,还有碰到的虚空生物。

    两人一边聊,一边行,很快宝岛停了下来,已经到了山门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