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三十九章 云来山中新气象 细雨疏疏水长音
    黑水渊,金霞岛。

    玉水花开,烟气如云。

    层层新梅雪,翩翩鹤听音。

    怪石嶙峋霜长短,白猿出没山涧行,山水如画有无中。

    杨子昌头戴金冠,身披祥云法衣,额下三缕长须,神态飘逸。

    他的身侧,卧着一只吊眼黑豹,纹若金钱,熠熠生辉,卖相不凡。

    一人一豹,气机圆润,生生不息,绵绵长长。

    少顷,天光倏尔一开,如同卷帘一样,层层掀起,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青衣少年出现,摆袖落地,人还未到,笑声已经传来,道,“杨师兄,让你久等了。”

    “上官师弟。”

    杨子昌点点头,手一挥,案上已经摆好棋盘,道,“我们再来一局。”

    “好。”

    上官云也不客气,径直坐下。

    两人你来我往,各有路数。

    一个锐意进取,敢打敢拼,锋芒惊人,一个步步为营,厚积薄发,堂堂正正。

    两人都是元神真人,一举一动,元气呼应,小小的棋局居然演化出刀枪争鸣的姿态,咄咄有声。

    就连懒洋洋的豹子都抬起头,饶有兴趣地看着,它不懂棋局,但其中的气机对冲,风起云涌,别有局面。

    足有半个时辰后,上官云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想了想,一推棋盘,叹息一声,道,“还是师兄棋高一着啊。”

    杨子昌盯着棋局看了一会,抬起头,平静地道,“你还有翻盘的机会,不过早早放弃了,师弟,心乱了啊。”

    “是啊,”

    上官云没有否认,坐直身子,看着天边的云低垂到水面,映着波光,耀出层层若龙鳞般的样子,声音少了往日的三分锐利,变得略显低沉,道,“没想到我们努力这么久都还是普通弟子,而人家一入山门就是真传。”

    杨子昌眉头跳了跳,沉默少许,道,“师弟,同人不同命,你现在才明白?”

    “再说了,这位陈真人可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

    “能够在灵机匮乏之地一步步修炼到元神境界,破空飞升到玄元上景天,再辗转来到我们天水界,其中展现出的特质,让人不服不行啊。”

    说完这个,他站起身,踱步到松下,整个人隐在青绿中,有一种沉沉的姿态,道,“我们入宗多年,也知道门中法度,要成为真传弟子可从来没有运气一说。”

    正是冷风吹来,满地清霜。

    冷冽的水气横浸衣襟,绵绵向上,让上官云打了个激灵。

    他顿了顿,刚才的失望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锐利,神采飞扬,道,“多谢师兄点醒,没想到我好不容易修炼到元神境界,自诩心智坚韧,灵台清明,也会有一天被负面情绪影响,差点走上岔路。”

    “修为越高,心魔越重。”

    杨子昌摆摆手,面上依然是以往的神情,道,“就是仙人都有可能中招,坠入魔道,何况是我们?”

    上官云摆脱负面情绪后,只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他想到门中的变化,道,“陈真人一来,他是真传弟子,应该有新气象吧。”

    “希望如此。”

    杨子昌点点头,太冥宫居于天水界一隅,分明是不可测度的势力,却表现的无欲无求,这样的平淡日子虽然安全,但对于他们两人来讲却是显得枯燥。

    两人不是耐不住寂寞,能够被太冥宫吸纳,收为弟子,并一路修炼到元神境界的人,都是资质出众,心智一流,怎么会耐不住寂寞?

    他们枯燥的是,这样平平静静,固然安全,但同样没有机会。

    要知道,化仙一关,需要的积累何等之恐怖,像他们这种普通弟子,门中支持有限,要不能趁势而起,一辈子就只能在元神境界了。

    谈到这个,两人就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岛上松,石下泉,泉中音。

    人如鹤,鹤长眠。

    如诗如画的场景中,有淡淡的忧愁。

    青翼岛。

    松色连碧,白石生云。

    天垂宝阶阔,星照金水来。

    弯弯曲曲的宝树,叶子翩翩,郁郁葱葱,像是天上展开的大翼,覆盖四方,遮挡细雨。

    陈岩坐在洞府中,身后是如同屏风般的青丘,上面爬满绿叶细藤,点缀幽光,照在身上,如同霞衣。

    “咯咯,”

    其中最为欢快的则是胖娃娃,这个小东西从玄天宫中出来后,第一次感应到周围几乎要凝成实质的灵机,高兴地活蹦乱跳。

    小东西笑个不停,一会站着,一会坐下,一会爬来爬去,还不时打几个滚。

    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胖乎乎的小家伙身上细腻如玉石,毛孔张开,不停地吸收周围的花木气机,变得越发剔透晶莹。

    至于圣天玄将,则来到青翼岛后,就自己找地方修炼去了,这个家伙,越来越像一个人了。

    陈岩看在眼中,笑了笑,继续翻阅手中的玉简。

    别看玉简不大,但其中包含的信息前所未有的多,以他元神境界的修为,一时都看不完。

    不过看在眼中,记在心里,然后化为灵光,进入灵台。

    自从进入元神境界后,积蓄的问题和烦恼在阅读之中,迎刃而解。

    这就是有宗门的好处,玉简中记载的不少太冥宫前辈修炼《太冥玄天宝典》中的经验,万万千千,都是资粮。

    看着,想着,思考着。

    陈岩身上的气息不停地变化,幽幽深深的色彩弥漫出来,不时传来澎湃的水音,轰隆隆的,似乎从混沌中生出,贯通太古,远古,等等等等,然后归于平静。

    在水音中,陈岩的脚下同时升起一波黑水,上面泛起涟漪,层层叠叠,像是非常玄妙的纹理,孕育一切,造化一切,生成一切。

    太冥真水一出,厚重深沉,容纳万物。

    不知何时,外面沙沙下起雨。

    稀稀疏疏的雨点自天上落下,打在叶子上,落在水塘中,洗在石骨中,有一种难言的生机和纤丽。

    不是春雨,可是依然有活泼泼的气机扑面而来,让整个天地拭去拂尘,变得焕然一新。

    似乎不大的雨声,预示着,山洞中的陈岩正在进行一场春风化细雨般的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