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四十章 春风化雨洗旧尘 真仙震怒宝化形
    是日。

    细雨声声,绿竹依依。

    洗去旧尘,森郁暗绿之色,俱横浸入窗槛之上,风吹而摇,俯仰可爱。

    再仔细看,料峭引入霜光,浮沉上下,纤纤点点。

    精致,出尘,有活泼泼生机。

    轰隆隆,

    下一刻,

    清清亮亮的水音自岛中央传出,初始之时,如万马奔腾,呼啸往来,再然后,则像闷雷炸响,声声震天,到最后,却是化为幽幽深深,无声无息。

    太冥真水横空而起,自西向东,曲折绵长,松影石光尽在其中。

    这一刹那,似乎连外面的雨声都消失不见。

    不一会,陈岩从洞府中踱步而出,头戴星冠,身披日月仙衣,腰悬龙虎玉佩,上面有古老的篆文,扭曲如龙蛇,正是太冥两个字。

    他站在洞府外,大袖飘飘,姿态从容。

    外面下着雨。

    淅淅沥沥,串串如珠。

    落在水上,晕开涟漪,一层接一层,向四面八方散去。

    不时还有龙鱼探出头来,摇摇摆摆。

    “真是,”

    陈岩站在洞府外,看着外面的天光,雨色,碧波,只觉得出乎意料的平静,成竹在胸,泰山于前而不崩。

    这不是错觉,而是在翻阅太冥宫中的诸多典籍,对自己以后的晋升道路有了明确的规划。

    有方向,才不会迷茫。

    见前路,才能智慧通透。

    陈岩踱步来去,考虑接下来的局面,虽然太冥宫在玄元上景天的势力不大,但有太混天可以遮天蔽日的力量庇护,自然是大不一样。

    猛龙过江,任何人都得忌惮一二。

    身后有此支持,不要太过分,自可从容行事。

    “还是再等一等。”

    陈岩想到宗主的交代,若是有事,叶长老会有安排,自己不可操之过急。

    哗啦啦,

    这个时候,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然后蓦地一道金虹腾起,在半空中倏尔一折,落在陈岩的袖子上,化为一个牛头蛇身的怪家伙,游来游去。

    呼呼呼,

    小家伙昂起头,摇头摆尾的,看上去非常活泼,只是模样还是像以前那样古古怪怪。

    “是你啊。”

    陈岩伸出手,敲了敲小家伙的脑袋,硬邦邦的,像是敲木鱼一样。

    “呜呜呜,”

    牛头蛇身的小家伙乌拉拉叫着,然后口一张,吐出一个宝匣,雕龙潘凤,样式古朴,两个拇指大小的铜环上,镌刻文字。

    里面清光隐隐,霞气升腾,莫可名状的祭台立在中央,垂下千百的青气。

    仔细看去,彼此交织,形似葫芦。

    福禄,气运,寿命,尽在其中。

    “是这个,”

    陈岩目光一凝,才发现,祭台上空的通道比起在洪荒界的时候截然不同,冥冥之中的力量磅礴伟岸,浩瀚到难以想象。

    见识过两位真仙后,他可以肯定,这种气息是真真正正的真仙气息。

    更为可怕的是,来到玄元上景天后,自己离对方的距离变得更近。

    “怎么忘了这个?”

    陈岩神情凝重,当年他汲取宝气,晋升小元神,从此元神大道一往无前,可是不得不和金济人背后的人物结下因果。

    要不是有跨蝉飞升图,还有其他冥冥之中的变化,非得死无葬身之地不可。

    现在离得近了,会有难以预测的局面发生。

    轰隆隆,

    正在此时,非金非铁非铜非木的祭台猛地一震,细细密密的篆文凭空生成,凝成一只晶莹无暇的玉手,日月映照,云霞护佑。

    玉手一翻,时空变化。

    冷冽如从深涧中寒泉中浸过的声音传出,字字萧杀,道,“还不受死?”

    “果然还是来了。”

    陈岩微微仰起头,目光深沉。

    在他的目光中,玉手看似轻轻一翻,但实际上蕴含万千变化,覆盖时空,颠倒阴阳,传递出的力量比以前何止强了十倍。

    要是上次这样的轰击,可真要粉身碎骨了。

    陈岩最近一段时日翻阅太冥宫中的典籍和经书,对仙人手段有所了解。

    虽然真仙已经参悟时空之妙,可以牵着因果,横空击下,难以抵挡,可是主要在同一个世界中。

    而要贯通世界,往来宙宇,可不简单。

    要知道,世界运转,自有威能,意志规则凝固,则化为天地胎膜,维持秩序。

    外来力量横空击下,自然会受到天地胎膜的阻挡,两者交锋,力量抵消。

    通过这两次传递下来的力量来看,天水界的天地胎膜之威能远远比不上洪荒界的天地胎膜。

    “可是我也不一样了。”

    陈岩大袖飘飘,心念一起,洞天照入现世,沛然不可抵御的法力浩浩荡荡,化为太冥真水,席卷而上。

    厚重,深沉,不见其底。

    有冰封万物的孤寂,还有万化时空的纯粹。

    轰隆隆,

    真水一起,四周元气响应,手入水中,遭受前所未有的压力,一时之间,无法寸进。

    第一次碰撞之时,陈岩只是刚刚参悟小元神。

    而现在,陈岩已经今非昔比,凝练上品元神,参悟洪荒界天人交感的记忆沉淀,在太冥宫得到宗门前辈的修炼心得,正是出于一个小巅峰状态。

    正是这样,他才敢直接迎上。

    “真仙,”

    陈岩目光霍霍,他当然知道自己和真仙的差距,也从没有狂妄到能够屠仙的程度,而是冷静分析,在特定的环境下,自己不是没有抵挡之力。

    天水界的天地胎膜,足以将这位不知名的真仙力量削弱很多。

    轰隆隆,

    玉手连续变化,但还是突破不了太冥真水的深沉,似乎真仙被激怒了,蓦然浮现出无数的罡雷,霹雳电闪。

    球状的闪电,闪烁冷光,每一个,似乎都是一个完整的空间,里面孕育雷霆神灵,肋下生翅膀,手持神器。

    层层叠叠的雷霆汇聚到一起,托举出一件法宝的虚影,看不清样子,但那种毁天灭地的力量,让人看一眼,就心惊胆寒。

    仙人震怒,法宝化形。

    “真的是动怒了啊。”

    陈岩看到这一幕,知道自己是无法抵挡的,仙人之力再加上对方的法宝,一击就可以让自己灰飞烟灭,不过这个时候,他还是不慌不忙,因为有自己的依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