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四十一章 因果难断藕丝连 同气连枝是八仙
    陈岩端坐不动。

    身前水花郁郁,自下面出,形似新月,其色霜白,含苞甚大。

    其下叶墨映光,万万千千。

    晶花黑叶相磨,圆润如太极,徐徐转动。

    轰隆隆,

    祭台上空,雷霆电闪,霹雳惊天,层层叠叠,托举法宝,随着时间的推移,显出真形,好似快板,泛着莫名的光辉。

    此宝一动,贯通时空,颠倒阴阳。

    “仙人之宝,不可力敌啊。”

    陈岩幽幽叹息一声,不慌不忙,自袖中取出太冥令,当空一摇。

    咔嚓,

    太冥令一出,号令四方元气。

    下一刻,

    黑水渊上,惊人的长虹贯空,倏尔一折,化为宝珠,大若圆盘,幽幽深深,千百深色浮在水花上,滴溜溜转动。

    轰隆隆,

    得到太冥宫护宗大阵的加持,太冥真水的力量暴涨,层波起浪,鼓动向前,悍然冲向雷霆中央的快板法宝虚影。

    这一下,颠倒乾坤,纵横无敌。

    真仙力量虽强,真仙之宝虽伟力浩瀚,但经过天水界天地胎膜减弱,再遇到陈岩以太冥宫地利相助,终于还是强龙不压地头蛇,烟消云散。

    陈岩微微抬起头,看着祭台上空袅袅散去的气机,目光沉沉,他知道,此事并没有完。

    外面依然下着雨。

    声声敲打在白石上,和水光竹色交映成趣。

    三两只白鹿从远处蹦蹦跳跳过来,欢快的样子,根本不知道刚才洞府中惊心动魄的交锋。

    这个时候,半空之中,突然传来一声清亮的鹤唳,然后雨幕一开,一个粉雕玉琢的女童骑着仙鹤过来,纯白如雪,神骏非常,用脆生生的语气道,“陈真人,叶长老请你去殿中一趟。”

    陈岩没有意外,踱步出来,点点头,道,“我这就去。”

    “那我回去交法旨了。”

    女童一拨仙鹤,调转方向,按原路返回,咯咯的清脆笑声,在雨幕中依然是清脆无邪。

    这样的小童,是用无上法力直接点化而生出灵智,所以先天所限,智商不高,但胜在是异种,寿命悠长,心思纯净,在仙门中是不可或缺的。

    陈岩笑了笑,纵起一道剑光,上了半空中,辨明方向后,飞遁而去。

    少顷,陈岩到了殿前,整理了下衣冠,踱步进去。

    叶初夏坐在莲花宝座上,下面是方池半亩,里面盛开桃花,红艳艳的,花大瓣密,不计其数的篆文自其中生出,然后坠入水中。

    往往来来,循环往复,周而不休。

    见其形,听其音,心思透明。

    陈岩行了一礼,在下面坐下,看着池中的桃花,似乎时空之力在运转不停。

    叶初夏睁开眼,神情平和,开口问道,“刚才的气机是真仙?”

    “是。”

    这没有什么可隐瞒的,陈岩将整个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然后取出宝匣,四四方方的祭台在其中若隐若现,宝光沉浮。

    叶初夏点点头,用手一抓,一缕宝气被他捏在手中,仔细感应了下,才开口道,“是上清玉胎三全气,再结合你所说的法宝之形,应该是大名鼎鼎的八仙中的蓝真仙了。”

    “咄。”

    叶初夏说完之后,捏了个道诀,万千的篆文从桃花上飞起,形成一道似是锁链状的禁制,束缚住祭台,时空隔绝,道,“我已经封住此通道,此后他肯定无法再通过这一通道对你出手,不过你和这位蓝真仙结下了因果,以对方的性子,不会善罢甘休。”

    这个话,他说的斩钉截铁。

    那位蓝真仙据说修炼的是破迷正道十二玄玄,化身千万入轮回,然后各种际遇归于自身,气运鼎沸。

    从刚才的话语中,他能够听出,陈岩不光是灭杀了这位蓝真仙的一个化身,还机缘巧合下收取了对方好不容易炼制而成的上清玉胎三全气,这是结结实实的因果,没有仙人会视而不见。

    陈岩听了,不卑不亢地道,“车到山前必有路。”

    “你也不用太担心。”

    叶初夏当然知道蓝真仙不好惹,八仙同气连枝更是鼎鼎大名,更不用提他们背后的遮天势力,可是太冥宫同样威震诸天,没有人敢小觑,他沉声道,“仙人行事,自有法度,我们太冥宫也不会允许有人以大欺小。”

    “是。”

    陈岩点点头,要是以前,他还不知道仙人手段,可是来到太冥宫中,阅读各种典籍经书,已经有了了解。

    仙人贯通时空,参悟过去,现在,未来之事,他们或许不用直接出手,而经过蒙蔽气机,削人气运,从而让未来发生变化,好的变坏的。

    他们只是微微一引,就让未来转了个弯。

    叶初夏身为仙人,同样明白这个道理,因势利导,颠倒未来,仙人的手段固然可以刚烈到毁天灭地,但更多的时候是无声无息,潜移默化,不过他同样知道最近鼎鼎大名的八仙的行程,笑着道,“最近这位蓝真仙可是忙的很,无暇分身他顾的。”

    仙府中。

    紫云铺地,辉光层叠。

    星辰摇金水,龙凤齐鸣时。

    琪花瑶草,千年不败,郁郁香气,弥漫上下。

    叶初夏口中的蓝真仙坐下银树下,枝枝丫丫,横斜左右,下照冷水。

    池中里面,白沙细石,锦鳞吐泡。

    烟光,树色,寒池。

    三种光芒映照,可以看到他眉宇间有愤怒的风暴在酝酿,随时都会引起天翻地覆。

    仙人,可不是都喜怒不形于色。

    参悟时空,见得真我,仙人之姿,才是无拘无束,不用刻意压抑自己的表现,想笑就笑,想怒就怒。

    “这个蝼蚁般的家伙修炼成了元神?”

    蓝真仙真要大发雷霆,不光是因为这次出手又无疾而终,而是他总觉得,那个可恶的小子是盗取了自己的上清玉胎三全气后才能顺利晋升。

    任何人都不愿意有人踩着自己上位,何况是仙人?

    “这个小子已经离开了当时的世界。”

    不多时,蓝真仙恢复平静,开始思考该如何行动,刚才的出手虽然没有擒杀对方,但已经让他得到不少的消息。

    想到这,蓝真仙屈指一弹,打在丹炉上,声音冷冽,道,“让我看一看,他到底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