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四十二章 青牛下界起风浪 太冥宫下有玄机
    ps:求下订阅!

    仙府中。

    丹晖连云,紫光照庭。

    瑞瑞七宝花,妙妙真灵音。

    还有日月照影,银树金花,风一吹,叶子翩翩,凤鸟栖于其上。

    蓝真仙扶了扶头上法冠,用手一指,自指尖射出三尺白光,凝若霜雪,向下一垂,状似宝灯,照耀时空。

    宝光一起,沿着丹炉后的时空通道向下,然后倏尔散开,垂钓一般,抓到各种各样的气机,自然生成信息内容。

    咔嚓,

    可是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发出一声碰撞声,似乎下面出现金铁,坚固如铁板一块,根本无法继续下探。

    “这是?”

    蓝真仙先是一愣,随即面沉如水。

    他力量一起,宝光生出变化,一种锋锐之气击下,不可阻挡。

    噼里啪啦,

    雷霆衍生,毁灭时空。

    哗啦啦,

    在雷霆落下的同时,万万千千的篆文凭空出现,交织如花,垂光带珞,细细密密流转之间,玄音清越。

    两种力量碰撞,无声无息,最后归于平静。

    “好,好,好的很。”

    蓝真仙怒极而笑,目中的冷意简直可以贯通时空,道,“居然有真仙出手,果然是好的很。”

    能够封印通道,让自己无能为力的,只能是同境界的仙人。

    对方占据地利,有世界的天地胎膜相助,自己根本无能为力。

    蓝真仙哼了一声,大袖一摆,自银树下起身,踱步来到窗前,见外面金风飘飘,化为车马,在来回游弋,目光沉沉,喃喃道,“是玄元上景天。”

    刚才的动作虽然被打断,无法真正定位确切位置,但由于因果牵连,他还是能够确定对方是在玄元上景天。

    只是玄元上景天局势复杂,即使是他想到,都得皱眉头。

    “可惜,”

    要不是得准备蟠桃园上的献礼,蓝真仙真想亲自去玄元上景天走一趟,可是现在要事在身,根本无法擅自离开。

    想了想,他屈指一绕,篆文结符,长有三尺,上面有银白指针,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然后唤来座下童子,吩咐道,“将此符交给青牛,让他速速去办。”

    “是。”

    童子答应一声,收好符箓,继而出了仙府,纵起遁光,迅速离开。

    两天后。

    道童来到金角山,徐徐落下。

    抬目看去,石如飞来,峰起莲花。

    幽谷藏玄鹤,深涧水筛金。

    一种嶙峋陡峭之意勃发,森森然刺人。

    “真是个鬼地方。”

    道童只觉得身上发冷,嘟囔一句,然后一拍座下的青鸟,喝道,“青牛,快出来。”

    吱呀,

    洞府门户一开,自里面走出一个青年人,面有横纹,额头上尖尖的青角,阴沉沉的眸光让人发颤。

    要是胆小的人见到这种目光,非得半夜睡不着觉。

    “青牛。”

    道童心中也是发毛,用最快的语速说了一遍,嘱咐道,“老爷让你尽快去办。”

    “知道了。”

    杜青牛接过符箓,收到袖中,哈哈大笑几声,道,“老爷终于放我出去转转了,这一次,非要吃个痛快。”

    “哈哈。”

    在杜青牛的大笑中,他连洞府都没回,直接卷起一道黑风,轰隆一声,裂开天穹,转瞬消失不见。

    “这个家伙,”

    道童看得心惊胆战,他可是知道这头青牛是杀人不眨眼,要不是自家老爷勒令他不得外出,不然的话,早就不知道掀起多少腥风血雨了。

    这次奉命出去,肯定要有人倒霉。

    黑水渊,太冥宫。

    殿中桃花映红,横斜水上,于翠叶之间,别有风姿。

    陡然之间,有霜风乍起,花叶飘飘。

    叶初夏看了一眼,目光落在祭台上,似乎看到了从上面垂下的白光,笑道,“刚才这位蓝真仙还想锁定你的身份位置,幸好我出手够早。”

    陈岩行了一礼,肃容地道,“多谢叶长老。”

    “你是宗门真传,我自然不会信手旁观。”

    叶初夏摆摆手,念头一起,祭台隐去,宝匣重新回到陈岩的手中,道,“此事暂时告一段落,以后你多注意就行。”

    顿了顿,叶长老继续道,“最近的日子,相信你也翻阅门中的典籍经书,对自己以后要走的路子,还有我们天水界的形势有了了解。”

    陈岩收好宝匣,有真仙全力封印,应该没了后顾之忧,谨慎答道,“只是走马观花地看了一遍。”

    “要仔仔细细的看,”

    叶初夏身后玄气升腾,烟霞缭绕,叮嘱道,“我要坐镇门中,而且以我的身份,也不便走动,接下来门中的主要事情需要你全权负责。”

    “我们太冥宫虽然在天水界势力不大,但我这么多年也收了不少记名弟子,你多熟悉熟悉,以后都是你的帮手。”

    “玄元上景天位置很重要,我们太冥宫不会一直这么沉寂不动。”

    话到此,意味深长。

    陈岩精神一振,若有所思。

    以太冥宫掌握的势力,真要发力,肯定是摧拉枯朽,不可抵挡,只是限于其他原因,无法过多投入力量。

    而自己这个新晋的真传弟子,很多时候就要充当先行官先锋官,打开局面。

    这个任务不简单,但要是成功,则能够在宗内地位扶摇而上。

    机遇和挑战并存啊。

    陈岩心中有数,非常沉稳,他从来不缺担当的勇气和信心。

    两人又聊了几句,陈岩告辞离开。

    殿中安静下来。

    桃色依然,殷红成片。

    郁郁香气弥漫上下,如烟似霞,若有若无。

    叶初夏笑了笑,用手一抹,案上的铜镜光华晕开,不多时,一个道人的人影浮现,身姿挺拔,目光锐利,咄咄逼人。

    对面之人的长眉如火,几乎要焚烧整个世界。

    “金师兄,”

    叶初夏打了个稽首,神情从容。

    金完人红眉一挑,声音传出,有少许意外,道,“叶师弟已经认可陈岩了?”

    “不错。”

    叶初夏简单地说了几句,对陈岩毫不吝啬夸奖,道,“沉稳,厚重,不惊不惧,能担当重任。”

    “既然叶师弟认可,那就没问题了。”

    金完人说话和他做事的风格一样,干脆利索,道,“从现在开始,我这边就开始准备,我们太冥宫在玄元上景天沉寂许久,很多人恐怕都要忘记我们当年的威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