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四十七章 鹤童送礼取人心 大幕将开风云激
    金霞岛。

    空谷青翠,皎洁崖幽。

    石色入阶绿,花光浸人衣。

    正是日影西移,夕光绵长,照在半亩竿竿青竹上,溪水绕过,水珠玉润,时而有小鱼穿梭于其中,晕开涟漪。

    杨子昌坐在高台上,手持拂尘,目光沉稳。

    下方是二三十个莲座,晶莹生辉,放着明光,上面有弟子端坐,或男或女,聚精会神。

    “天之道……,”

    杨子昌口吐真言,宣讲道理,深入浅出,字字珠玑。

    叮当,叮当,叮当,

    玄音如金石坠谷,清脆悦耳,落入水中,金灿灿光明。

    像含苞未放的莲花,郁郁香气。

    有一种玄理莲香的空灵。

    不提座下弟子,就是竹林溪水中的小鱼儿都被引过来,凑到一块,何止千百,团团簇簇,像是扇形铺开。

    天光下澈,寸寸入水,经过霜石折射,映出鱼儿背上殷红如晚霞的光彩。

    真的是美丽如画卷!

    不知多久,杨子昌停下讲道。

    下面的众弟子们也一个个醒来,然后行礼,开始将自己修行中遇到的问题一一提出。

    杨子昌很有耐心,认真解答。

    又过了两个多时辰,众弟子才心满意足,齐声道,“多谢师尊教诲。”

    杨子昌没有说话,摆了摆拂尘。

    他眸子映着天上的冷光,满满的霜色,扫过在场的众弟子,面上露出少许满意之色。

    大多数弟子已经凝结金丹,很是不错。

    “希望所有人都能够成长起来。”

    杨子昌心中默默想着,他在太冥宫只是普通弟子,加上宗门刻意低调,得到的资源肯定不足以再让他更上一步,于是他才花费心思培养弟子们。

    要是他们成长起来,自然是气运相连,让自己顺风顺水。

    不多时,弟子们相继离开。

    整个竹林中,只剩下一个人。

    花竹交映,水音叮咚。

    声音长短有序,韵韵生香。

    良久,杨子昌叹息一声,扶着高冠起身,看着竹光水光交映,青白相磨,面无表情。

    实际上,对他来讲,要教授这么多弟子是费心费力。

    要是有选择,他肯定不走这样的路子,而是得到真叱莲焰,融入自己的洞天中,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力量。

    可惜的是,真叱莲焰太过珍贵,即使是他多方谋划,都没到手。

    叮当,

    正在这个时候,竹林上悬挂的紫铃铛响起,玄音阵阵。

    杨子昌蓦然抬头,眉头挑了挑,喃喃道,“陈岩派人来了?”

    想了想,没有头绪,他大袖一挥,一道光华飞出,接引在外面等候的仙鹤童子。

    时候不大,仙鹤童子来到竹林,行礼之后,奉上宝盒,脆生生地道,“杨岛主,这是我家老爷令小的送来的,请岛主大人一观。”

    “哦?”

    杨子昌微微一愕,然后不动声色的接过宝盒,稍一打开,就要烈焰灼灼,光华琼音。

    “这是?”

    杨子昌当时楞在原地,面上又是震惊,又是羡慕,又是挣扎,足足过了十几个呼吸才恢复平静,轻声道,“你回去禀告陈真人,以后我唯他马首是瞻。”

    “小童一定带到。”

    仙鹤童子答应一声,倒退几步,出了竹林,然后发出一声清啸,化出仙鹤之相,纵空离开。

    杨子昌坐在竹林里。

    静静的,只有月痕竹影,交错纵乱。

    倒影在水波上,无声无息。

    “嘿,”

    杨子昌发出一个古怪的音节,不知道要表达什么感情,他再次打开宝盒,里面莲上生焰,熊熊燃烧,光明浩瀚。

    这种光,这种热,这种形态,无数次在经书上见过,在梦中梦到过,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真叱莲焰。

    本来自己千辛万苦,不断谋划,却总是咫尺天涯,可现在就摆在眼前,触手可及。

    其中的落差,心情的复杂,真的一时之间难以用言语表述。

    “真传弟子,真是不一样啊。”

    杨子昌满口的苦涩,他真没有想到,自己费尽心力而寻找的宝物就在山门中,却无法得到,而真传弟子一来,就能将之堂而皇之地送入。

    不同的待遇,完全两个不一样的层次和世界。

    前所未有的冷酷,摆在面前。

    “咄。”

    杨子昌似乎感应到心神摇曳,灵台中出现魔音,连忙掐了个道诀,平心静气,压下心中蠢蠢欲动的负面情绪。

    “斩。”

    杨子昌目光一动,似乎有一道白光一闪而逝,慧剑斩魔念,根本不动。

    “人和人不一样。”

    杨子昌想到自己曾经和上官云说过的话,淡淡一笑,不同的路,不同的走法。

    轰隆,

    杨子昌彻底放下心思,开始祭炼真叱莲焰,自己的路,要自己走。

    青翼岛。

    云绕亭下,坐观烟长。

    水照霜月冷,风吹竹涛寒。

    陈岩坐在宝座上,听完仙鹤童子带回来的话语,笑了笑,摆手让他退下。

    “看样子是无忧了。”

    陈岩目光深邃,他知道,杨子昌入门最早,虽然不是真传弟子,但在宗门中很有人望,而且还很有能力,收服此人,以后行事会顺利很多。

    当然,以他真传弟子的身份,也可以直接发号施令,相信对方是聪明人不会不听,但一个是被迫做事,一个是主动做事,效果大不一样。

    有真传弟子的身份主持太冥宫事务是名正言顺,再加上杨子昌全力支持,上下一心,肯定欣欣向荣。

    至于送出去的真叱莲焰,陈岩倒不是太过在意,此宝虽然难得,但关键时候要分得清轻重缓急。

    叮当,

    正在陈岩念头百转,思考以后在太冥宫行事之时,突然一点明光浮现,倏尔化为光晕,自里面飞出符箓,叶长老的声音传出。

    陈岩坐直身子,伸出手,取过符箓,展开一看,良久之后,面上显出振奋之色,道,“计划要开始了?”

    “真是期待啊。”

    陈岩目光炯炯,自家的宗门的最终目标肯定是要恢复太冥宫在玄元上景天的荣光,现在的一小步,将来的一大步啊。

    自己能够充当先锋,也是不错。

    在同时,一艘云舟出了灵隐湖,两侧有力士护佑,玉女捧灯,浩浩荡荡,往北方赶去。